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腹黑皇子总撩我

作者:奶油桃子
人气(5)评论(0)字数(6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田小草自认为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后来穿到古代,那个皇子利用她的时候,问她:“好看吗?”田小草鼻血直流,气血沸腾,“好看!”然后中毒了!那个皇子诱惑说:“跟我在一起就是你的!”某皇子笑了,为了你练得腹肌,养的肌肤,你不喜欢那我不就只能把你绑起来,让你日日看,夜夜看,养成习惯,不看不行!总得来说,就是一个穿越小色女,碰上梦中男神被他撩的不行不行的故事!

最新章节

第36章 借钱开店(2021-11-20 21:07:49)

同类热门
  • 离人愁断离人愁断陌路妖妖|古言人生在世,总要有所图的。 有人图财,有人图利,有人图名。 有人图武功秘笈…… 你图我的命,我图你的情…… 天下最厉害的秘笈,是无情,无情便无敌! 南宫逸璃信了,他功夫卓绝,无牵无挂,天下间无人能敌! 他拒美女于千里,就是母鸡母狗母鸭,都在他的防备范围之内。 可是最后,他还是败在女人之手,丧于她的掌下……有江湖就有阴谋。 有人就有恩怨情仇。 离人不挽,愁肠断……
  • 弃夫大翻身弃夫大翻身酒小萌|古言“曾经你对我爱答不理,如今我叫你高攀不起!” 跪,“相公,人家错了,救救咱们的爹吧~~” -------------------------------------------------------- 男不情,女不愿,奈何指婚人的一句“天定姻缘”。 逃不掉,碰不了,乱世中找到了彼此心中的火光。 相府庶女任紫嫣,从小艰难负重的长大,遇到了同样人生不太顺遂的解丰,两人为着各自的人生而努力,到头来,尝遍了人间冷暖,唯有儿时的温暖和当下的救赎,成就了彼此这一世的风光与温情。 -------------------------------------------------------- 任紫嫣x解丰,1v1,sc。 女主性格慢热,学识丰富,善舞,从小被家族培养,使命感强。 男主天资聪颖,处事圆滑,混世不争,乱世不慌,擅长扮猪吃老虎。 原本想看两厌的一对,在经历了争权、战乱、清缴之后发现,再没有更适合彼此的人。
  • 宫廷群穿纪事:宫女要逆天宫廷群穿纪事:宫女要逆天方亦圆|古言好吧,穿越就算了,可是怎么就稀里糊涂进了宫!做的居然还是个宫女!要知道,宫廷不好活,秒杀分分钟!好吧,这也就算了,凭什么同是“被”穿越,他们都有金手指,就对姑娘我一个玩“特殊待遇”,不带这么坑的!什么,因为他们不是人?有没有搞错,人神妖怪通通穿,幕后主使竟是“他”。居然说是一时兴起,要不要这么搞笑!既然你玩姑娘我,那么……我受了……【出息!】去去去,什么出息不出息,姑娘这叫忍辱负重,且看最后玩坏谁!某无良男坏笑:“小娘子,爷饿了!”某女双手捂胸:“你你你,要吃什么,啊~~”喂喂,同是穿越党,相“煎”何太急!
  • 穿越异界之凤舞九天穿越异界之凤舞九天夜米Evem|古言同归于尽又何妨,死而复生才是王道。杀手穿越,浴火重生,修炼灵气,驾驭魔兽,炼器炼药。这才是她的世界。
  • 父恋兰父恋兰最后的爱|古言他欺骗她的感情,禁锢她的身子,夺走她所爱的男人,她发誓等再次相见之时,一定要用剑刺穿他的胸膛。神秘与世隔绝的村庄,奇怪一夜变蓝睛的丝雀,记忆中相似的他朝着月光,高举着纤长白皙手掌,只是一切已经晚了,当她握起寒剑的那一刻,她的心就死了。在那棵遍枝盛开粉花的大树之下,他目送着她缓缓离去。(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公主殿下你的脸呢公主殿下你的脸呢加贝王册|古言“爱?我怎么会爱上与我有血海深仇的人,我只不过要慢慢的折磨她”火海吞噬,痛了蓁蓁的眼。羽哥哥等我下一世好好保护你,所以重获新生的蓁蓁撒娇卖萌无所不用其极。
  • 机关算尽不如君机关算尽不如君嘎嘎猪|古言一朝醒来,苏璃玛发现自己竟成了皇后 不耍心眼悠然自得 却偏偏入了皇帝的眼 从客套到亲昵 从摆设到宠冠六宫 如果要问的话 苏璃玛会说“因为我比较佛系?” 机关算尽,才发现你是那单纯的美好 腹黑皇上x佛系皇后
  • 福田有喜:空间小农女福田有喜:空间小农女喵七大大i|古言【新书《腹黑王爷:溺宠嚣张妃》已发,希望大大们多多支持】一朝穿越!好吧!接受!可为什么?别人穿越,不是皇后就是宠妃!不是公主就是将门千金!最起码也是个大臣之女庶女什么的!再不行商贾之女也可啊!可眼前什么情况?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一贫如洗、家徒四壁!什么?有空间?好吧!那接受!俗话说:空间在手,天下我有!什么?不是俗话?哎呀,随口说说嘛!不要太认真!嘻嘻嘻~...咦?这人是谁?山上猎户?克父、克母、克妻、克子?好吧!我收了!且看她是如何带着一家人发家致富奔小康!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心若为城心若为城朴匣子|古言红颜消逝,天地不曾为谁留下一粒尘埃。如一位大师所言,她终究没能活过十七岁的那一年,家国倾覆,王朝更迭,一梦一夕,百年匆匆已过,寒冰的冷硬早已入骨,陌生的世界中她再不复鲜活,谁的阴谋,谁的天下,本以为自己终究是过客,兜兜转转,原来那是属于她的宿命。
  • 相思梅相思梅墨莹惜|古言她与他相识在最好的年华里,那年她正值青春大好年华,懵懵懂懂的少女心错付与人,奈于家族她被迫进宫,他与她终是隔着宫墙。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怎奈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