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曾孙

没几分钟,韶母便已经躺在软乎乎的大床上睡着了,韶颜见状便和别样打了个招呼后,带着韶翊前往筑梦小区安置。

正好碰到了双休日在家的季锦轩,“颜颜,这是你弟弟?”

韶颜笑着点头,“是的,这是我弟弟韶翊,小翊这位是季锦轩。”

韶翊腼腆地喊了一声季大哥,看着十七八岁阳光的少年,这让季锦轩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拉回思绪,笑着问道:“一路辛苦了吧,快进去歇歇。”

韶颜将门锁打开,拎着韶翊的行礼放进屋内,“屋里有浴室,你可以先洗个澡再休息,下午晚点我和妈妈再过来喊你一起出去。”

韶翊点头,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很整洁,姐姐连睡衣和梳洗用品都帮着准备好了,对他真的很贴心。

“姐,你回去吧,我能照顾好自己,你放心。”韶翊不想看着姐姐大烈日下跑来跑去地休息不好,便想催促着让韶颜早点儿回去。

最后,韶颜拜托了季锦轩照看一点自己的弟弟。

等韶颜回到住处的时候见韶母正睡得憨香,只是呼噜声太大了些,韶颜贴心地掩上房门,免得自己妈妈的呼噜声吵到别样,自己拿了个毯子躺在沙发上小睡一觉。

“嘟嘟······”韶颜迷迷糊糊间被电话声吵醒了,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来电显示是韶父打来的。

原来韶父送完韶翊上车后,回到家里没有看到韶母,问了邻居才得知是韶母一早就拎着行礼出去了。

韶父一猜就知道坏了,肯定是老婆子偷偷跟着韶翊去找韶颜去了。

怕老婆子给女儿添麻烦,匆匆将家里的老牛交给邻居照看两天,自己带了一套衣服背着韶翊以前用的书包去动车站,请工作人员帮忙操作买了动车票。

此刻,韶父正在海京的动车站,打点电话是问韶颜地址来着。

一听自己的父亲来了,韶颜一咕噜坐了起来,想要亲自去接韶父,却被韶父阻住了,只要了韶颜的电话打算自己打车来。

韶父坚持,韶颜无奈只得同意,便将地址告知了韶父,然后进屋将韶母喊醒。

韶母一听老头子竟然追过来了,顿时哆嗦了一下,不用想老头子肯定是来逮她回去的。

“颜颜啊,你能不能一会儿和你爸说说让妈多留两天?便说你舍不得我,好不好?”韶母恳求道。

“好,正好爸爸也难得来一趟,咱们一家人在海京到处逛逛吧。到时候你们和小翊一起回去。”想着爸妈年纪大了,以后出来的机会越来越少,韶颜就感慨不已,再说这些年她也没有本事将父亲接出来享福。

见韶颜这么说,韶母顿时放心了下来。

等着韶父到的时候,却是被出租车车费惊到了,动车站到颜颜的住处竟要180块,可是将老头子心疼坏了,庄稼汉一天地里刨食还不定能赚一百呢。

为了不给韶颜添麻烦,韶父咬咬牙自己把车费付了,回去后只能多吃点蔬菜把钱节约回来。

见到韶母后,韶父狠狠数落了一顿韶母这才作罢。

韶颜想着带父母和弟弟一起出去逛逛,韶父一听立马拒绝了,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带韶母回去,怎么还能跟着韶母一起瞎胡闹,给颜颜添麻烦就不好了,颜颜一个月也没多少工资。

最后还是别样站出来劝道:“伯父和伯母应该还没来过海京市吧,我觉得伯父伯母应该看一看颜颜工作的城市,伯母可以和颜颜住,伯父可以和小翊住,咱们也不用去住酒店,住的费用也不用花,吃的嘛,咱们自己买菜做饭也吃不了多少钱。”

听别样这么一劝,韶父多少有些犹豫,后来听着别样偷偷透露韶颜谈了一个男朋友,这才让韶父决定留下来,他要见见这个让他家颜颜喜欢的男孩子,不然他真的不放心。

后来再韶父的要求下,韶颜只好将宿白带到了家人的面前。

经过韶父的考察,对于宿白的初步印象还算是不错的,只是让韶父忧心的是宿白的家境太好了,而自家则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样的家境,韶父担忧宿白的家人瞧不上自己的女儿。

宿白当即表示:“伯父,不瞒你说,之前我爷爷对小颜有点意见,不过,我已经做通了爷爷的思想工作,爷爷也已经答应我会试着接受小颜的。”

想起自己回祖屋见爷爷时的情景,宿白不禁耳朵通红,他告诉爷爷小颜已经有了他的孩子,要是爷爷再拆散自己和小颜,自己就要去韶家做上门女婿,谭老爷子当时一听就怔住了,怔住的不是宿白要去当上门女婿,而是他有曾孙了,谭老爷子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抱到曾孙,这是不曾想到的,这让谭老爷子一颗心都软化了下来。

谭老爷子决定试着接受那小姑娘做自己的孙媳妇,也因此将公司百分八十的股票转到了宿白的名下,只给谭筠留了百分二十股份,其他再多的便不是谭筠能够肖想的。

而听到宿白这话的韶父终于是放下了心,如此,他倒也能放心下来。

不过,这件事韶父还是决定先忙着韶母,不想让韶母给韶颜添麻烦,依照韶母的脾气若知道女婿家如此有钱,只怕是要生出一些事情来。

得到韶父肯定的宿白,在送走韶父韶母后,当晚就赖在韶颜的住处,至于别样,则被宿白打发出去看演唱会去了,宿白买了别样最喜欢的明星演唱会门票,想来别样没有天亮是回不来了。

“小颜,爷爷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让我找个机会将你带回谭家给爷爷看看孙媳妇。”宿白搂着韶颜的腰肢道。

韶颜十分的出乎意料,吃惊地看向宿白,“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之前老爷子似乎还对我有偏见,怎么会这么快同意?”

宿白坏坏一笑,倾身在韶颜耳边一阵低语,听完宿白的话后,韶颜直接涨红了脸,娇嗔道:“你这么能这么说?到时候老爷子要是知道我没有·······岂不是很失望?”

“所以啊,今晚我把别样打发出去了,难道你还想赶我出去吗?”宿白低低一笑道。

韶颜蓦然就明白了宿白的意思,宿白这是想把假的变成真的。

韶颜摇了摇头,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阿宿。”

宿白将怀里的人抱紧,抚摸着韶颜清秀的脸颊,“别怕,为了我们能在一起,也为了爷爷同意,这是最好的办法。”说完温热的吻便落在韶颜的唇瓣上,既而加深这个吻······

这一夜,也让韶颜成功怀上了谭家的曾孙,两个月后宿白带着韶颜见了谭老爷子,两家也很快定下了婚期。

得知这一切的亿神季锦轩只能选择默默祝福。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替身真爱:不恋薄心阔少替身真爱:不恋薄心阔少隐修者|现言一个尘埃般卑微的村姑小助理,一个高贵帅气的总裁,错位的开始,童话般的爱恋,灰姑娘的童话可是真的?平凡的她又该如何涅磐,谋取自己的幸福?何时预谋已经将她包围,一步步逼迫,她又该如何去反抗,青春散场的时候,她又将剩下什么?肆意潇洒后,爱情的结晶?还是支离破碎的心……
  • 大佬你弟弟我能带回家养嘛大佬你弟弟我能带回家养嘛笱丹|现言乔熙被绑架了,在又黑又冷的车库里,她与一个小弟弟度过了漫长的五天四夜,当小弟弟的哥哥救出他们时,她失去了握着画笔的右手。 而小弟弟为了弥补自己不能以身相许的愿望,将哥哥送给了乔熙。 从此以后…… 乔熙回家一看,沙发上坐着一大一小。 见乔熙回来了,小的那个立马起身,用依依不舍的眼神看着乔熙,跑出了房间,并且坐着哥哥的车回去了。 乔熙:……今天吃什么? 洛奕:……都行。 某大佬原本只是打算陪洛澈玩一玩,顺便蹭蹭饭,没想到…… 第n次被弟弟抛弃的洛奕大佬出现在乔熙家时。 乔熙:今天吃糖醋排骨吧,你上次提到过。 洛奕:不,今天,我想换一种。 乔熙:? 洛奕面无表情实则慌得一匹的向乔熙嘴上咬了过去。
  • 偏忘偏忘灯灯七|现言【温馨小甜文啦】 岑幽是个薄荷控。 遇到了薄荷音的闻人青时。 一跟头载下去从此加入了柠檬供应商。 第一次表白失败了,他沉默着咬碎了四根棒棒糖,撒下豪言:“行,老子要是再对你有心思我他妈就把你当祖宗供着!” 第二天,他来到闻人青时家门外蹲守,见到她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小祖宗?真不考虑跟我试试?” — 后来的岑幽有两大爱好:听青时弹琵琶;逗青时笑。 也有一大底线:青时的所有。 — 闻人青时拿到了最佳编剧奖,终于回答了粉丝们问她为什么会跟岑幽在一起的这个问题。 视频中的她轻声软语,嗓音微凉:“他那天跟我说——青青,孤独并不是永远的,在一起才是。所以,我想给你永远。” 就此沉沦。
  • 等我莫离我而去等我莫离我而去散鸥泡|现言“总裁,夫人。。。让你回家跪榴莲”安秘书撇了撇叶逸凡,慢吞吞的道 “完了,完了赶紧撤” 韦黎是韦家大小姐,因为自己杀了弟弟而进监狱。呆了整整十年才出狱。 从那以后韦黎发誓此生此世,一定要努力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绝不回韦家,绝不嫁人,绝不认输低头。如若违背必活不过35岁。 后因自己不干堕落,举目无亲,便白手起家,创立了默恒集团。途中与叶逸凡结识,两人日久生情,结了婚,生了子。可谁曾想。。。。
  • 明少的专属甜妻明少的专属甜妻初雨_040975355|现言三年前,她为了别的男人,当众解除和他的婚约,三年后,当她落魄不已,是他出现解救了她。他说,“唐欣,这辈子,上天入地,你都别想要逃开我。”他恨她,伤她至深,却又每每在她落入困境的时候出现解救了她,她千方百计的想要逃脱,他死死的抓在手上,“唐欣,除非我不要你,否则你永远也逃脱不出我的手掌心。”他说,“唐欣,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甜蜜订单:首席已签收甜蜜订单:首席已签收披着狼皮的咩|现言“戚城,不是说吃啥补啥么?我特意让人去菜市场给你买了猪脑子让你补一补,看我多贴心。”“戚城,你小时候都是怎么度过的?身材发育这么不良?是不是有人虐待你了,摸上去一点手感都没。”“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回来先换上居家服,洗完头之后要记得把头发吹干再睡觉,还要我说多少次?”是谁说的这人冷如冰山的?站出来!容等,商人眼里的财阀大亨,军人眼里的小霸王,少女眼中的国民男神,但他最稀罕的身份,是戚城的老公。戚城,设计系高材生,同学们眼中的学霸君,男生们心中的国民女神,世人眼中的设计鬼才,容等的宝贝疙瘩。当两人无意间的相遇,注定了其一生的纠缠。容等:“戚城,我会一直宠你,宠到你无法无天。”
  • 永远不远永远不远木子楠楠|现言有人问过赵伊,若是徐逸辰回来,她们会不会在一起。赵伊笑笑,言,他们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后来,我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回想这一路走来的坎坷。我渐渐相信了男女之间是存在普通这种关系的,而这种关系的默契点就是,心照不宣,两个人装傻到底。原来,这世上还有一种爱是不用明说的。藏在心底。自己知道。足矣。
  • 如寄不系舟如寄不系舟绾绾绾禾|现言“下辈子我不做医生,我们就普普通通的,平安的过一辈子好不好?” “我真的很想放弃自己,但是又想到肚子里的宝宝,我觉得我可以坚持下去。” “他真的很像你,像到有时候我觉得就是你。”
  • 风起云泣之时风起云泣之时云凉Rose|现言鬼知道爱情什么时候来?谁也不会知道自己会喜欢上那个自己没好感的人。白小兔发过三个大誓,不结婚不生孩子不爱男人,可是十八岁这年,结了婚,从此誓言作废。云起铭压根没时间谈恋爱,所以很难想象他会闪婚。风起的时候,白云遇上会飞的小白兔,会发生什么呢?
  • 婚久成殇婚久成殇七海明莲|现言当阳光丢失在乌云之后,别灰心,总有一阵和风帮你驱走黑暗。 保持微笑,你会发现幸福就在身边,从不曾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