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7章 完结(三)

“呼——”沉重的号角声响起,就像深渊沉睡的巨兽渐渐靠近,连绵不绝。

宿白从睡梦中惊醒,心不断地扑腾着。光有些刺眼,迷迷糊糊的可见床畔坐了个人,她迅速的抱着被子往床脚缩去。

等待缓和清楚,才看清原是尚卿然坐在床边,笑意正浓的望着自己,“陛下睡得好沉啊。”

她咽了咽口水,“你……你就算再厉害,也得顾及礼义尊卑吧,我都已经嫁人了,你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我的寝殿,你不知廉耻。”

她说这话时已经全然没有了意识,也根本没有考虑到这样一番话若是激怒了他会有怎样的结果。

见他神色稍稍黯然,她才有些后悔,“我……我是被吓到了,你到底来做什么的。”

“没什么。”他招了招手,几名侍女走近,手中都端着服饰珠宝,她也认不出形制,倒是挺庄重的。

她拍拍脑袋,怎么给忘了,今日是祭典大礼。

“臣见陛下睡得熟,想来这些日子劳苦,便自作主张让陛下多睡会儿,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吵醒了陛下,臣这就处理掉。”他温柔的说着这样残忍的事情,正欲起身。

“不必。”宿白对着他摆了摆手,“是我的错,你先下去吧,我换衣服了。”

坐在车辇之上,身后跟着来自四海的百官,同样的庄严肃穆,随着她一同进入幽深的陵寝之中。

其实她想不透,就是吧为什么要来这么个地方祭拜先祖,这不是叨扰他老人家休息么。

只是,到那地方的时候她忽而就不那么觉得了。

那地方分明是一个祭坛,走过跨立两岸的长桥,桥下漆黑不见底。偏她又是坐在最高的地方,总是不敢看两旁,生怕掉下去。

下面会不会有虫子有蛇啊……

她总觉得今天会有大事发生。

百名舞女身着赤色长跑,挥动着长袖,翩然起舞。低沉肃穆的乐曲缓缓飘出,在着空旷而又狭小的空间回荡。

百种异兽被运送至台阶之上,舞女退去,百兽柱围绕的平地顿时空旷。

尚云然一袭白衣,戴着一顶精致的银冠,冠上一刻罕见的宝石熠熠生光。脚上带着沉重的脚镣,从台阶之上缓缓而下,锁链滑坡石阶的声音格外的清脆。

他微微笑着,似乎全然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将是怎样的结局。

下了最后一阶台阶,他忽而面向了尚卿然的方向,笑得越加肆意,停顿片刻,继续向前走。

尚卿然将宿白带过来的极渊剑跪着呈给了她,她颤抖着手接过了长剑。

心在胸口剧烈的跳动着,一下又一下,在这百人围绕之中却这样的明显。

“陛下——不要误了时辰。”

宿白深吸了一口气,拖着剑缓缓的靠近了尚云然,百兽柱之间,只有他们二人。她低声道:“对不起我没有别的选择。”

他抬起头,透过那层白纱,空洞的眼眶里好像他的眼睛还存在一样,却好像将她的心看的一清二楚。

她手颤抖都越加厉害,迟迟不敢动手。

“请陛下行献祭品——”百官齐跪,余音不止。

“对不起。”宿白闭紧了双眼,握紧了长剑,一把飞刃飞过,打偏了她的剑刃。青衣卫即刻围到了宿白的身边,将她圈在其中。

尚卿然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面对着黑暗的长桥对面,“你终于来了,再不来,这具身体可损坏了。”

“没办法,你不是早料到我会先去其他地方吗?”释辰缓缓的从黑暗之中走出,脸上和衣衫上沾满了血渍,“你倒是有点机灵。”

“何止。”尚卿然手握着剑箫,翠绿色的剑柄转为赤色,发着令人望而生畏的寒光,“我终于见到你了。”

释辰看了一眼宿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该不会是我的人吧,把我需要的人都聚集在一个地方。”

“你想多了,有尚云然这一个诱饵,足矣。”语罢,他手一挥,四根百兽柱散发出赤色的神光,神光凝聚成一团暗红色的云,电光闪动,雷声轰鸣。

释辰抬头看了一眼,起咒,脚底生出厚厚的冰层,冰雪堆叠,形成一个罩子将他笼罩在其间,电光劈下,转瞬即逝。

百名臣子甚至不顾形象,往后缩挤,甚至不顾踩在了百兽的尸体上。

又是一道电光劈下,巨大的光柱刺目,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冰层碎裂,却又快速形成一道冰盾,底下的释辰毫发无伤。

尚卿然手指剑箫,不见踪影,已经飘至释辰身后,十几道剑光夹带着冰雪挥舞而出,齐像他击去。

冰盾碎裂,在空中化为千百兵刃,将那剑刃打开,又同时向着尚卿然袭去。即便他轻松的接下兵刃,手臂和脸颊也偶有被滑破之处。

兵刃实在太多,速度又快,百官密匝的围绕在一起,痛苦的哀嚎此起彼伏。

释辰的手中出现一把长剑,随着兵刃一齐击向了尚卿然,两把绝世神兵的交锋,只能看见电光火花,以及剑气留下的印痕。

宿白看的很是着急,却又无可奈何,她可是一个一点仙力都没有的废物啊。

说起来那个段闽呢,怎么始终没有出现啊,这时候当逃兵?

尚卿然处于下风,手被滑坡,剑箫掉落,他抚着胳膊上的伤,笨拙的躲避着。

只有此刻,她才希望他能快点赢。

一掌击中了他的胸口,他整个身子撞到了百兽柱,缓缓而下,鲜血溢出,宿白感受到了绝望。

释辰并不急着终结他,甚至也不废话。提着剑缓缓靠近了尚云然,手划过剑刃,剑上沾染着鲜血,又迅速的插入他的胸口。

尚云然微微勾起了嘴角,他神色大变,颤抖着手松开了剑柄。

却已经来不及,剑刃上的血就像魔鬼的出手牢牢的锁住他,又忽然燃气了鲜血,将他悉数吞噬。

他再如何厉害,沉睡亿万年,也不过是个残缺的灵魂。

尚云然也倒下了,随着他一齐消失不见,仿佛从未曾出现过。

尚侵染抹了一把鲜血,看着释辰连灰烬都未曾留下,肆意的笑了笑。

宿白呼了一口气,围着她的青衣卫退到了旁侧,她擦了擦汗,有几分劫后余生的快感“还好没事。”

“谁说的。”尚卿然站了起来,手握着剑箫一步一步逼近。

宿白记不清,只看见剑刃晃动,她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了,下意识的抬起手,可极渊长剑偏巧就插入了他的胸口。

他的脸上并无半点懊悔之色,反而流露出释然的笑容。

“阿白,我再也护不了你了,往后的路,多加小心。”这是他最后一句话,燃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说出,轻飘飘的几乎连空气都未曾颤动,却那样深刻的印在了她的胸口。

不知道为何,她竟然哭了。

“参见陛下——”百官齐跪,声音震耳欲聋。

她呆滞的扫视过群臣,亲手斩杀了奸相的她,可不就重夺龙帝的权柄了么。

多年之后,史书上也只有寥寥几笔。

尚卿然,西海尚氏三公子,暴戾专权,篡权夺位。为女帝宿白以极渊长剑亲斩于始帝陵墓前。此后,四海安定,龙族重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修真逆旅修真逆旅青光|仙侠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只为仰望星空的那份悸动,张旭踏上一条寻真问道之路。斗转星移,此心不悔。
  • 逍遥仙侠记逍遥仙侠记指尖涟漪|仙侠江山醉可枕,逍遥怎可得?乱世,红尘,佳人,终敌不过一场青春一场繁华。幽冥九天,瀚海星云,都是浮云。我只要一笑逍遥!
  • 玄女外传玄女外传绯留白|仙侠心中有一个女神,知道女神如何一步步登峰造极?你知道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是这样的。每个人的心路历程都是一部修仙曲。请看《玄女外传》
  • 仙武迷途仙武迷途漂流的小鱼|仙侠凡人百年,恩怨纠葛,沧桑历尽,大限一到尘归土;武者一生,与天争,与人争,与己争;仙人一世,波谲诡异,向天争命。异地醒来、身无长物,本只打算默默一生的紫陌身边却是意外连连、屡遭逼迫、身不由己,且看沉默寡言的他如何在沉默中发出属于自己的怒吼。
  • 师承何处师承何处鬼族王爷|仙侠一个少年,一次穿越。一把幽冥剑,一部残决功法。一段追寻师傅足迹的艰辛故事。成就了他的王者之路。
  • 妖踏仙妖踏仙元初冬寒|仙侠仙,上天入地,移山填海,无所不能,与天道命运抗争,视万千凡物为蝼蚁。万物皆可修炼,向往成仙长生,因此仙途一路,群仙汇集,妖仙,亦为其中之一……
  • 谜仇涯谜仇涯指尖化雪|仙侠付出了再多,也可能换不了他的一份心意。他并非无情,但却用在了非常道上,顺着他的爱人,一步步走向了不归路上。真心人的阻拦无能为力,假意的人却招揽一身。究竟什么才是正,什么才是反。
  • 重生修仙之极品Buff重生修仙之极品Buff爱吃胡辣汤|仙侠陈佳,因为意外重生到修仙世界,获得逆天Buff加成,看他如何在修真的世界一步步成为传奇。
  • 夜落笙歌夜落笙歌阳升夜落|仙侠佛缘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又缘落叶归根终须有,秉心离去莫强留。如是,三千大道,一道问鼎,你我皆是同袍。
  • 仙劫请走开仙劫请走开鬼才子|仙侠斩得三尸,即证金仙,这是一个胖子和仙劫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