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结局

半月前——

凡界最近频发事故,不少凡人被害,且这些凡人都有一个共同点,皆是上仙!

这些人死状各异,却都是被吸**魄而亡,这些仙人魂飞魄散,消失于世间,没有过往和以后。

驻地于凡界的绝对势力楼司头疼不已,不是没有头绪,而是懒得找幕后黑手,也没有一个人想接手。

这案子,看着就烦!

“不行,一定要有人管管才行,你们不是有人收徒了吗?把你们徒弟带出去历练历练,光养着有什么用?”愈之羽坐在会议桌的右边首位,他的视线扫过在场不出任务而总是在楼司待着的几人。

“你不是也收徒了吗?让你徒弟来不就好了吗?”愈之羽对面的水蒂镜开口道。

“需要帮手。”愈之羽懒散的靠在座椅上,歪着头枕着靠背,看着水蒂镜道。

话落,在愈之羽的注视下,水蒂镜只得闭了嘴。

反正他又没有收徒,关他什么事。

正说着呢,会议室里巨大的投影仪幕布上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白色猫耳,及腰长发,一身伤势的暮阿贝在急促的喘着气,见通讯已经被接通,暮阿贝连忙道:

“师傅,林若若吸食了大量的上仙精魄,实力比之前强了不少,林柔柔的灵魂再次被她控制,我们撑不住了师傅!”

愈之羽眉头微皱,他道:“堂玉魅呢?”

“师娘被林柔柔和林若若同时攻击,当时为了救我,直接重伤昏迷了!师傅你快来吧!”

暮阿贝最后一句话已经染上了哭腔,她第二次觉得,自己弱的一批!

这时,那盈满眼泪的幽绿竖瞳被猩红覆盖,身上的法力波动肉眼可见的变得强大,只是起伏不定,法力及其不稳定。

愈之羽当即起身,瞬间没有了影子。

暮阿贝心魔被放出,理智沦陷,堂玉魅重伤昏迷不醒,那强大的精魄要是被吃下,后果及其严重。

愈之羽来到现场,他对暮阿贝一挥手,暮阿贝便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正吸食着堂玉魅精魄的林若若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

那危险的不安感让林若若转身就想逃,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转过身,就被愈之羽拎住了后领子,随即被愈之羽一掌拍碎了脑袋。

林若若躯体被摧毁,她的灵魂犹如一道光影,飞速冲向林柔柔。

愈之羽伸手一握,林若若虚无缥缈的灵魂被愈之羽握入掌中,轻轻一捏,便像粉末一样,随风扬去。

林若若一死,林柔柔眼神恢复清明,却又在短短几秒之间晕了过去。

愈之羽走向堂玉魅,把人抱起,又来到暮阿贝跟前,暮阿贝昏倒在地,愈之羽却没有管,只是随手一挥,暮阿贝便消失了。

愈之羽抱着堂玉魅,去了一个堂玉魅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第一重天。

第一重天——

愈之羽把堂玉魅抱回了自己住的院子,院子里是一片梨花林,愈之羽从梨花林被落花铺满的小道一直快步走向深处。

林子的深处是一栋哥伦风格的两层小别墅,愈之羽一看到别墅便飞快的奔过去。

愈之羽怀里的堂玉魅动弹了一下,把愈之羽惊的脚下不稳,身体往前倾去。

眼见着就要摔下去,他怀里的堂玉魅瞬间消失,他直挺挺的往地上栽去,痛感没有袭来,反而感觉身下是一个床垫,趴着还挺舒服。

“疼吗?我身上没力气抱不起你,只能先你一步躺在地上给你当肉垫了……”

愈之羽一愣,被吸食过精魄的人都会失去一部分记忆,他没有想到,堂玉魅他会死死的把有他记忆的精魄留到了最后。

“你还记得什么?”愈之羽颤着声音,他问道。

“只记得你。”

暮阿贝和林柔柔醒来时,时间已经过去一周,离更位大典只剩短短三天时间。

原本是这样,只是因为林若若惹出的事情,硬是把三天后的更位大典又往后推迟了四天。

四天后,更位大典如期举行,这天也是九渊醒来的日子,刚清醒的九渊马不停蹄的赶来,却还是迟了。

殿上的九渊一身玄蓝朝服,长发束起,那熟悉的眉眼缺少了暮阿贝熟悉的温润,多了戾气。

暮阿贝想上前,却犹豫着迟迟不敢上前。

这半月来,暮阿贝早就听闻平渊元帅下凡一趟回来,就把凡界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暮阿贝怕的,就是这个。

她怕九渊不记得她了。

九渊行了礼,扫视一圈大殿,随即向林柔柔指定的位置走去,只是他那位置隔壁的女子让他眼熟。

看着对方盛装打扮后的模样,他的心竟是跳了起来,非常快。

他下意识的坐在了那女子的身边,即使他的位置就在隔壁。

九渊坐下的动作太过自然,以至于让整个大殿的喧闹瞬间消失,变得鸦雀无声,寂静得就是一根针落下都能听得见。

暮阿贝希冀又平静的看向九渊,九渊坐下的那一刻,暮阿贝心尖一颤,她忍不住的想,或许九渊并没有忘记她呢?

“看着我做什么?一品郡主?”九渊说着,执起酒盏对着暮阿贝仰了下手里的酒盏,当是碰杯,随即爽快的一口咽下。

“你……”暮阿贝错愕,刚刚那一刻她竟然觉得九渊还记得自己。

“我记得你,阿贝儿~”九渊侧趴在桌上,枕着自己的手,温柔的看着身侧的暮阿贝。

九渊的小指勾着暮阿贝的指弯,直到勾到了暮阿贝中指的指弯处,一点光亮围成圈,圈在暮阿贝的指骨处。

——本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无为寻道录无为寻道录三页欢|仙侠十数年的隐忍,数千个日夜里的坚持,万般的欺辱刁难,谁道不尽修仙梦?难道我所有努力和决心仅仅因为你想杀便杀,就可以画上句点,就可以终结的吗?!少年心有血,即使匍匐在地也要大吼道:“我此生必杀你!!【我的弟弟啊——】”一切从这里开始,少年带着决心。光怪陆离,洪荒遗存,烟绕浩瀚,万道争锋,无奇不有的大千世界将随着许方的一步步走来徐徐展开……然道途漫漫,修之不尽。天道不悟,圣道何存?众生谓道,何以我道?且看《无为寻道录》。
  • 再寻仙路再寻仙路星河落尘|仙侠绝世仙尊与魔界至尊生死决战,不想却落入他人彀中,双双陨灭,灵识转世,双方再续前世亦敌亦友的求道之路,强者归来,一雪前仇
  • 师父又逃学了师父又逃学了浅珍茜|仙侠任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在学校的课堂上。 早八百年就出了校门的的她一脸懵逼,更让她懵逼的是老师讲的那些课程她一个字都听不懂! 虽然她之前就一直是学渣,但也没到完全听不懂,语言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地步吧? 什么修士,什么剑修,体修,什么历劫,这都是些什么课程啊? 等等! 这些怎么像那些修仙小说里的词啊? 难道…… 没错,任杏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修仙的世界里。 可不同的是,别的修仙世界都是按门派来分的,为毛他们是按学校来分? 她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上学啊喂! 更让人郁闷的是,让别人羡慕不已的外挂,为毛到了自己这里,就被众人当成残疾人看待,还要夸她一句身残志坚? 唯一让她高兴的就是收了一个好厨子……呃,不对,好徒弟!
  • 蝶舞乾坤蝶舞乾坤白云小仙|仙侠一只仙蝶听了两位大仙斗嘴,触动了一线机缘偷下了凡尘。尘世间妖、魔兴风作浪,与人争权夺利,一时间风起云涌、杀机四起。传说中上古神器被扔下世间,一场至高无上的生存与权力的夺宝战在两姐妹间徐徐拉开,随着几段爱恋的错乱纠缠,魔与道的巅峰对决来临!
  • 这真的是修炼吗这真的是修炼吗就叫任盈盈|仙侠超脱三转之后,秦墨燃仰天长叹:“这……真的是修炼吗?”
  • 通天机要通天机要南冥有渔|仙侠在修真界里混,修为一旦有了一点成效,难道就要到处去装逼,直接怼天怼地怼空气? 然后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打不过又继续修炼,一旦有了一丝长进之后,又一脸牛逼哄哄的去报仇? 这样,才显得自己有多么的热血,多么的牛逼? 别闹了! 在“杨大扫把”的世界观里,趁你病要你命,打不过就背后甩闷棍,闷棍不成就跑,才是无往不胜的真理! 所以,做人要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本书QQ交流群,933815289,有兴趣的大佬可以进来相互交流一下哦!
  • 万劫不复相思入骨万劫不复相思入骨汸芜|仙侠他:你究竟要我如何说,如何说你才能明白。我不要你走,我想让你留下来,留在我身边。现在是,以后是,再远都是。 他: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我懂了。
  • 凡蜕仙凡蜕仙细木|仙侠楚国出凡人,凡人誓争仙,誓言显傲骨,成道终明悟,仙人亦如此。楚!凡!誓!成!仙!
  • 俊秀的脸不能让我恰饭俊秀的脸不能让我恰饭梅下狐恋雪|仙侠我,萧陌尘,问剑宗唯一一个没有师父的亲传弟子。 上天让我生了一副嫡仙般的容貌,怕麻烦的我原以为我可以靠脸吃饭,结果宗门里的富婆都不鸟我? 可恶啊!富婆康康我啊!! 什么?去捕杀灵兽什么的赚钱?赚钱是不可能赚钱的,这辈子生意又不会做,只有靠着混混亲传弟子的月俸才能维持的了生活。
  • 血仙曲血仙曲危乎高哉|仙侠明眸巧目倩影兮,辗转反侧求不得,对镜朱颜红胜血,寤寐求之,凤冠霞帔,待到金榜题名时。而来四千八百岁,不知佳人魂归处,千劫历尽血仙成,无敌三界,遍寻六道,可否再见子卿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