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暖男

远处的小轿车里,白希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前面欢声笑语的两个人面色铁青。这么长时间钱小迷个没良心的都不知道联系自己,自己在杂志社外面等了这么久,结果就看到两个人成双成对的走出来,好啊原来是在外面有男人了。

看着两个人越发亲密的样子,白希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一脚将油门踩到底,飞驰而去。那边的两人聊得正起劲,浑然不知出了什么事。

白希气冲冲的回到了公司,整个前台的人都感觉到了老板身上的怒火,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人上了电梯,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呼!憋死我了,老板怎么会发这么大火。”

顶层,韩涵看着又折回来的老板一言不发的进了办公室,他用眼神示意了下各个小助理。老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都别往枪口上撞。女助理们都心神领会的低头默默工作。

韩涵在办公室门口前,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刚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白希就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句“给我立马去查那个男人是谁!”

韩涵一脸懵逼,查谁啊您倒是说清楚,咱也不敢问啊。

白希气得一口气好不容易接上来,“给我去查清楚今天下午和钱小迷一起从杂志社出来的男人是谁!”

原来是从钱小姐那受了气,切,不是说以后关于钱小迷的事都不要管吗?韩涵只敢自己在心里嘀咕着,脚底却像抹了油立马离开了办公室。将炸毛的白希独自留在了里面,生怕里面的怒火烧到了自己。

不一会韩涵拿着报告进了办公室,“说!”看着一触即发的老板,韩涵只能硬着头皮汇报了。

“张耀宸,星辰集团继承人,毕业于英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金融管理学与新闻传播学双学位博士,于昨日刚刚回国。”自己才说了一句就被打断了,“说重点!”

看着老板的脸色,他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出国前曾和钱小姐是大学校友,同门师兄妹,两人同时是校学生会成员。”

韩涵被白希刀子似的眼神吓得直吞口水,他又赶快转了话锋,“两天前,爱尚杂志社正式被星辰集团收购并交由张耀宸经营。”

白希一愣,“被收购?你怎么没和我说?”

韩涵一脸委屈的看着白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是你自己说不管人家的事!

“算了,算了,你看着点编辑部或宣传部哪里还缺人,不,要不直接安排到我身边吧,你说呢?”白希看着韩涵。

韩涵立马点头微笑,动作十分连贯。对对对,您说什么都对。那动作熟练的让人心疼

第二天,杂志社里老胡在和张耀宸做最后的对接,钱小迷也在整理最后的资料。“嗡嗡”钱小迷看着桌子上震动的手机,她犹豫了。

“喂,白总。”她还是拿起了电话。

白希听着钱小迷疏远的语气皱了皱眉头,“你今天有空吗,我有事找你。”

“没空,我很忙。”

“不吃饭吗?”白希紧锁眉头。

“有空自然会吃,白总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钱小迷是油盐不进,一点余地都不留,可谁知这白希从上午就在杂志社门外等着了。

中午,老胡走出了办公室发现钱小迷还在工作,“小迷啊,还没忙完啊,吃饭了没啊。”钱小迷看着一夜之间老了很多的老胡,“还没,等我忙完手上这点就去。”

“快点去吧,别饿着了。”她看着老胡想起了昨天学长的话。

“副主编,你为什么不留下来啊?”

老胡没有说话,他驮着肩挺着啤酒肚走在办公间里,扫视着四周像是要把每一帧印在记忆里。“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啦!”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钱小迷看着老胡失意的背影,她心里也像是打碎了五味瓶不是滋味,叹了口气,拿上了包离开了杂志社给老胡独处的空间。

刚走出杂志社,路边就有喇叭声响了起来,她抬头一看那车窗后的正是白希。“上车!”白希将车窗降下。

钱小迷对他那命令的语气很不舒服,理都没理他扭头就走。

白希开着车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快点,你不上车我就一直跟着你。”

钱小迷看着繁华的街道紧咬着嘴唇,知道这个无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硬着头皮飞快的坐在了后座位。

“你到底有什么事?”钱小迷只想快点听他说完。

白希却心情很好的样子,“不急,我们先去吃饭。”

“你不说我就下车了。”

“你想吃什么?”白希像是没听到一般。

钱小迷竟伸手试图打开车门,白希吓得一个急刹车,生气的朝后面吼道“你不要命了!幸亏我开得慢。”

还没等他说完,钱小迷已经下车离开了。“喂!钱小迷!”看着头也不回的钱小迷,白希只能紧跟在她的身后。

钱小迷知道白希还跟在身后,她直接去了自己经常去的快餐店,点了东西坐在店外的露天座位上。现在是饭点,店里有很多附近公司的员工在这里吃饭,她特意挑了人群中央的位置,白希不敢轻易在这里露面。

白希在车上看着大口吃三明治的钱小迷,气得是牙痒痒,突然有一男人坐在了钱小迷的对面挡住了他的视线,那后脑勺是越看越熟悉,白希心中大叫不好。

“小迷。”张耀宸在钱小迷的对面坐下。

钱小迷抬头一看,“学长,你怎么在这?”

张耀宸看着她笑着说,“我听老胡说你可能在这,正好我也饿了,就来找你了。”

突然旁边又多了一把椅子,“这里没人吧?”说完就自己一屁股坐下来了。钱小迷看着这个脸上就两个耳朵露在外面的人,不是白希是谁。

张耀宸看着钱小迷的表情,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认识。“小迷,你朋友?”

钱小迷朝着白希恶狠狠的咬了口手上的三明治,“不是。”

张耀宸心神领会,“你好,我叫张耀宸。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樱木花道。”钱小迷一口三明治差点喷出来。

张耀宸也不生气,打趣道:“您难道是湘北的?”

白希还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咳咳咳。”钱小迷还是成功的噎到了。两人连忙要去抓桌上的水杯,结果当然是牵手成功,偏偏谁也不松手,就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

最终还是钱小迷自己倒了水,一口气才顺了下去,她严重怀疑面前的两个男人是要害死自己。

张耀宸看着身旁的不名男子,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男人不简单。

“你到底想干什么?”钱小迷瞪着“见不得人”的白希。

“明天到我公司报道!”白希也不避讳张耀宸,摆出一副狂妄自大的样子。

“不去,我们的合作关系已经结束了。”杂志社已经不在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听命于他。

张耀宸挑了挑眉,这是当面要和自己抢人啊,对面以上来就是一个下马威。

“对了,哝,你旁边的就是我未来老板。”钱小迷看不惯白希那二百五的样子,故意要给他难堪。

张耀宸悄悄地坐直了身子,还朝白希点了点头示意。虽然白希的整张脸都被墨镜口罩遮挡着,钱小迷也能猜到他一脸的菜色,心情也好了起来,路旁树枝上的小鸟也开始蹦跶起来了。

谁也没有察觉到白希帽檐下的虚汗,眼看着那树枝上的小鸟越来越近,他身子不由得向身后躲去,很快椅背就让他无处可逃。在距离他最近的树枝上鸟儿突然向他飞来,“啊”,白希下意识的举起了双手挡在了面前。

钱小迷和张耀宸都被他突然一系列的反应吓到了,脱离了恐惧的白希尴尬的将手放了下来,他干咳了一声。头上的帽子正无辜的躺在了地上,漏出的额头都能看出他涨红了的脸。

“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的事你考虑一下。”白希弯身捡起了帽子就匆忙离开了。

钱小迷抬头看了看头上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小鸟,想起了自己做过的问卷调查,白希害怕的动物:所有尖嘴类动物。她终于是忍不住爆笑了起来,还没走远的白希听着身后的笑声脚下一顿立马加快了步伐离开了。

全程一头雾水的张耀宸,看着钱小迷笑得那么开心,心中的不安感更加强烈了,看来自己也要加快脚步了。

好不容易上了车的白希摘了口罩,看着反光镜里通红的帅脸,越想越丢脸还是在那个什么张耀宸面前,幸亏刚才没有自报家门不然老脸就丢干净了。

他拿起了手机拨通了莫修的电话,“老地方见。”这种时候当然是找莫修找回信心了。

你这样,人家莫修知道吗?

不一会,酒吧包厢的门被打开了,“小希希,你想我啦!”莫修朝白希走去。

“没。”

莫修拿起了桌上的酒瓶自己倒上了酒,“口是心非,那干嘛喊我出来喝酒。”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一旁的男人。

白希喝了口手里的酒,冒出来了一句“就你闲着。”莫修一时竟觉得无法反驳。

两兄弟默契的喝着酒,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你说为什么她不愿意来呢?”白希想起了下午的事自言自语着。

“你说什么?”一旁的莫修将耳朵凑了过来。

“爱尚被收购了,我想让她到我们公司,她拒绝了。”他苦笑着。

莫修算是明白了,感情这兄弟是被人家拒绝了找自己倒苦水来了。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到钱小迷一定会拒绝他,你这尊大佛人家请你走还来不及呢谁会自己贴上来。

“她为啥拒绝啊?”莫修还要装作很吃惊的样子,做人真难。

“星辰集团收购了爱尚,那继承人和她认识,返聘了她。”

“张耀宸?他回国了?”莫修皱着眉头,这张耀宸从小就是他们圈子里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出了名的温文尔雅,前几年听说出国了,这几年家里一直催着他回来结婚继承家族集团呢,没想到真回来了。

莫修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拍着白希肩膀,“那人是不是对钱小迷有意思?他爷爷一直催他回来结婚生子呢!”

“怎么可能?”白希嘴上否认着,脑海中却一直浮现着他和钱小迷谈笑风生打情骂俏的样子。

看来是有了,莫修看着白希。商场上他是雷厉风行的经商奇才,荧幕上他是演技精湛的影帝,爱情前他就是块不折不扣的大木头。

“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人家那种暖男,到时候有你后悔的呢。”莫修故意刺激着白希,白希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等白希回到公寓时已经是半夜了。空荡的房间里,白希独自一人坐在电脑面前,他陷入了沉思。黑暗中,电脑屏幕还在亮着保留着白希搜索的痕迹,“什么叫暖男?”

……

要是莫修在恐怕能被气得吐血。

“暖男,是指像煦日阳光那样,能给人温暖感觉的男子。他们通常细致体贴……”白希看着百度词条,想起了张耀宸的嘴脸,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月半女神之舌尖上的幸福月半女神之舌尖上的幸福君子肚|现言阴错阳差,霸道总裁顾忆城新结识了失婚肥婆季天爱。出于好奇和无聊,顾大少心血来潮决定亲自出马,势将这位重磅女性朋友改造成人人艳羡的女神陛下,交换条件是季天爱得负责他的一日三餐!可改造归改造,他却越来越霸道,不光霸占了季天爱的时间,还霸占了季天爱的所有精力,疲于应付的季天爱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披着“男闺蜜”的外衣,他顾大少的目标其实是她!闷骚腹黑的顾大少终是抱得美人归了么?
  • 影凌波黑兔|现言取自世界,用于世界,一个颓废主宰者的做法。关于影子的一生。旅途漫长,在对自己的未来不知去向时,能做的是寻找自由。这同样是一篇文章。
  • 纯白色恋曲纯白色恋曲沈云曦|现言慕容绮云,有着得天独厚的容貌,令人叹为观止的家世,她是慕容家的千金小姐。韩奕曦,温柔阳光的花美男,只爱她的一颦一笑,只要她幸福快乐。两人由于豪门之间的争斗而相识相知,他和她签订一份契约.....然而两人注定擦身而过.夺舞,为复仇而生的冷血杀手,爱上她是偶然中的必然,在她身旁默默的守护,此生足矣。她对他原本只是哥们般的感情,然而不知不觉中,她恋上他的安全感,他,习惯她的依赖,三人的情感陷入僵局......南钟,稚气的娃娃脸,清澈如水般的笑容,缜密如丝的心思,她的青梅竹马,为了得到她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然而在爱恨情仇中沦陷的他们偶然发现上一代慕容家,韩家,南家之间的恩怨情仇,原来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天意,爱情,早已注定......
  • 遇见自己遇见自己紫坠|现言自己好歹也是文学系毕业的高材生,毕业之后虽然没有想过会成为知名大作家,不过至少也可以出一两本自己的书吧。可如今,陌雨却是一名有时候忙的都忘记时间的漫画编辑,一切的变故,都源自那个自己告白失败的夏天,而这个夏天,在一场车祸中,陌雨失去了爸爸妈妈,不够勇敢的陌雨独自来到了陌生的A市,普通而忙碌的工作,也许只是陌雨麻痹自己的一种方式。可六年后的再一次相遇,他却问她,当初追了他那么久,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因为,我已经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了!”
  • 鹿晗啊,你是光鹿晗啊,你是光鹿小晗的媳妇|现言关于苏木熙和EXO的故事,苏木熙是否重生还是个未知数,这本书我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打我
  • 晚安!总裁大人晚安!总裁大人风冷星|现言陈小瓷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爱了整整三年的未婚夫付言竟然出轨了。于是为了报复,她跟踪了付言外遇对象的哥哥,沈辰谨。并且找了个机会,把堂堂陆氏集团的首席总裁给……弄上了床,又用腹中的孩子逼他娶她。陈小瓷觉得,既然做不成付言的妻子,那么做他的嫂子倒也不错。为了腹中的孩子,沈辰谨满怀恨意的娶了算计自己的女人。都说豪门婚姻不易,但实际情况又岂是不易两字儿可以简单概括的。背叛、仇恨、贪婪和谎言……交织成一场又一场尔虞我诈,刀光剑影的血腥算计。陆总裁的各路绯闻女友纷纷出马针对,付言时不时使个绊子,沈辰棠动不动耍个计谋……
  • 世界第一甜世界第一甜为你穿高跟鞋|现言重生前她被蒙了心,仗着他对她极致的宠爱,作天作地,一心离婚。重生后,她还是作天作地,一心想嫁他! 婚前他是贵不可犯的高冷男神;婚后人设崩塌,变成炫妻狂魔,坐实妻奴之名。 媒体:“向先生和向太太从未吵架的秘诀是什么?” 向修寒转头看慕心:“老婆,键盘和搓衣板跪哪个?” 媒体:“听说向太太很作!很嚣张?” 向修寒:“我宠的,有意见?” 我的女人,我都宠不过来,凭什么被你们欺负?
  • 清冷娇妃夫君别离开清冷娇妃夫君别离开甜甜的蜜桃糖|现言这是《网游之虐恋江湖》的第二部,总体来说作品总共分为4部,每部作品字数设定为25万-45万字,为各位读者迎来舒适的阅读体验。 —————我是有爱的分割线———————— 随着苏花浅(李思然)心思越发成熟细腻,杨玉衡也在害怕她的成长会给自己带来灾难,所以他总是喜爱将心爱的她圈禁起来,甚至很多时候给她带来困惑与孤独。 “杨玉衡,你可真恶心人!我算是看错你了!”她愤怒地指着杨玉衡吼道。 “我恶心?你就不恶心了吗?也不看看当初是谁先勾引我的!你这个贱货!”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说话太过于偏激与任性。 “呵呵~贱货?!那你肯定眼睛瞎了才看上我的吧?”她有些破罐子破摔。 “是!我不光眼睛瞎了,心也瞎了。”他突然有些颓废。 ————————我是有爱的分割线————— “云云,你恨我吗?”她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了。 “不恨!你只恨我为啥当初没有劝阻你和那个人在一起。”她竟然有些满不在乎,人生在世,仿佛就是一场旅行。 如果可以重来,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要发生该有多好?! ——-苏花浅(拓跋希)
  • 三情方程式三情方程式蔚祀祀|现言“若重来一次,我绝不会再选择你。”“我们互补,正好我喜欢你。”“上辈子我一定是你的情人!”“我宁愿自己是个孤儿!”“真心还是假意,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们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好吗?”……人生有三种避免不了的感情——爱情,亲情,友情。每一个情字,都有故事。其中有着世人一生都理不清的复杂心情……这是一个个跟感情生活息息相关的小故事。
  • 宠妻无度:娇妻很难追宠妻无度:娇妻很难追桥樨|现言他是天之骄子,她只是平凡的路人。原本不打一处的两人,却偏偏撞在一起。他是她的前任,却也是一个引线人…不知清深何取径,但愿今生不负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