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全军覆没

一队武士于林中穿梭,带队之人牵着一条狼狗,看它左闻闻右嗅嗅,突然停了脚步坐在原地,带队的武士拽了拽手中绳子,看狼狗如何都不动弹,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所有武士都立刻戒备起来,俯低身子紧盯周围。

半响,周围依旧没有动静,正是众人准备继续搜寻黄般老巢时,头顶突然落下一人,刷的一声,一圈武士齐齐倒地,颈间喷出的鲜血,将中心站立的黄般染红,不给其余人思考的机会,黄般再次抬手,一手抵挡武士,一手挥刀,一刀一个,武士们根本无力还击。

看着武士在眼前接连倒地,外围几个瞳孔地震,双腿颤抖不能往前,看银光眨眼来到身前,连逃的步子都未迈开,大瞪着眼眸瘫倒在地,狼狗聪明着,脖上绳子松了下来,立刻跑开,叫都未曾叫一声。

黄眸环视着周围,一把甩了刀上鲜血,悠然离开了此处。

蔡雯奚从床上坐起,此次入梦又是先在眼前闪过了一波记忆,她这次可以肯定了,今后未入梦时的记忆应是都会如此出现,可是给她省了不少麻烦,听外头武士训练的声音,透过窗缝向外看。

看师南与队中武士都在,看来山主这次派了其他队伍去搜捕黄般,回了床上躺下,想着师南让她好好养伤不必一同训练,如此好意怎能拒绝,可是给她时间盘算如何将他拽下来,自己站到山主身边,眼前慢慢模糊,眼皮总是往下掉,终于把眼珠子盖死,她在“梦”中睡了一觉。

再睁眼,屋内漆黑一片,蔡雯奚仔细辨别着头顶帷幔,确定自己还在梦中,坐起伸了个懒腰,将伤口扯痛,身子缩了缩,感叹自己在梦中睡了一觉,但想着从江北哪里听来的话,若是真的,这里便不再是梦了吧。

肚子咕噜一声,按她真的活在这个世上来算,她一天未吃东西了,可别将自己搞死了,套了衣裳去了饭堂,看屋里漆黑一片,不太抱希望,掀开饭缸的盖子往里瞧,微惊,这里头竟还剩半缸的米饭,再看一旁菜桶,也剩不少,虽不明白今儿个怎剩了这么多,但还是先拿了碗筷盛饭吃菜。

正吃着,对面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蔡雯奚抬眼来看是谁也饿了,没想到是江北,收了眼神,继续吃。

江北看蔡雯奚在此处,明显一愣,合上房门,慢步走来,一屁股坐在了蔡雯奚对面,蔡雯奚不理他,依旧吃自己的,将饭菜吃的一粒不剩,这才停下。

“你食欲竟还如此好,不知是没心没肺,还是冷面冷心。”

蔡雯奚冷冷看了江北一眼,那张脸整个在黑暗之中,她只能看个轮廓,起身将碗筷送去刷了,回身看江北还坐在那里,抱胸开口。

“我食欲好不好也要叫你管了,你若是闲,便训练去,坐这看我吃饭,我未闲烦已是十分宽容了。”

说完欲走,听江北声音冷酷。

“今日去追捕的武士皆被黄般杀死,众武士无一个不为他们哀悼的,见你此状,我自当管一管。”

蔡雯奚脚步顿住,脑中最先出现的不是惊讶,而是担心,担心山主与其他武士将他们被黄般杀死的事情埋怨到她身上,毕竟是她出的主意,但,她也向山主提议过隐蔽行事了,这应算他们的命数了吧。

“你说了我才得知此事,不知者无罪,再者,哀悼有何用,人死不能复生,倒不如将此化为力量,日后让黄般血债血偿。”

冷冷扔下一句话,推门离开,寒风透过大开的房门刮在江北脸上,他低着头,捏着拳,咬着牙,喘息的声音有些大,他在哭吗。

—— ——

蔡雯信今儿个休息不当职,一早便得了父亲的话,说是一同去蔡府看望蔡氏族人,上了马车,将心中疑问说出。

“父亲今日怎想着回蔡府看看,可是出了什么事?”

蔡建忠听自己的儿子问出这番话,更觉雯奚的疑虑是对的,不过是往自己的兄弟那里走一遭,竟要有事才去,可见已多久未来往了。

板了脸,沉声开口。

“怎么,无事便不能回去看看啦?那不都是你的大伯叔叔们吗,为父这段时间是疏忽了,与族中走动少了,你可记着些,莫与族中生分了。”

蔡雯信点头应下,父子二人皆坐的板正,打眼一瞧气质长相都相像,当真是亲父子。

蔡建忠两人刚出府,常世漪也动了起来,叫丫鬟拿了鲜于斐之前带来的蝎子干,信步去了朱侧夫人的院子。

“妹妹可起了?这几日都未一同说话,姐姐可念着。”

常世漪进了院门,透过大开的房门远远瞧着朱侧夫人在房中,直接奔去了,跨过门槛向里探着头,见其正刺绣,稍失望,本还想着能正撞上她与朱府通信。

朱侧夫人放下手中短衣,见了常世漪扬起明亮笑容,叫下人取茶点来,迎着常世漪坐下,单瞧这面目可是半分异样也无。

常世漪微笑,听其说着这几日身子不爽,便未到处走动,闲来无事,日日刺绣来着,接过侧夫人手中的短衣拿在手中端详,夸赞到。

“哎呦,妹妹心灵手巧,这短衣可是给圆儿做的?这春花绣的紧漂亮了。”

侧夫人还是笑,一双眼睛有意无意闪着精明。

“姐姐说的是,圆儿近来长身体,这衣裳穿一穿便小了,老请了成衣师傅来做花销也太大些,反正无事,便做了几件短衣。”

常世漪将短衣还了回去,双眼偷往书案上瞟,端茶来喝。

“可是了,日日待在府中闲的紧,可要找些事来做,奚儿几个还小时,姐姐也忙着做,不过妹妹仔细着眼睛,入了夜便别做了,姐姐这眼神便是那时累伤了,现在那些细致的绣活都做不了了。”

侧夫人谢了常世漪提点,唠了几句闲话,终将这话头引到了朱氏身上。

“姐姐前些日子见了涵潇,可是感叹时光匆匆,一晃我们便老了,也想起久未与常氏中人来往了,妹妹近来可有与族人来往?可别生分了。”

常世漪紧盯着侧夫人双眸,没有错过那一分迟疑。

“姐姐不提,妹妹也是忘了,应是好些日子未与朱家兄弟姐妹通信了,改日便通信聊聊。”

两个女人都笑着,可除了那张脸,内外都找不出笑意,常世漪心中冷了下来,看来今儿个套不出什么话了,即选了统统瞒下,也别怪她换了手段,便先警告一番以查后状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的漂亮女友是巫师我的漂亮女友是巫师峰间白月|古言女巫师有个漂亮美丽的孙女阿双,一次她和丈夫外出路过一个乱坟岗,丈夫遭遇了凶灵的攻击,为了医治丈夫保住胎儿,年轻的妻子阿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 情敌是女配情敌是女配喵有小鱼干|古言药无医打小就有一情敌。 此人身在高位,性格闷骚,甚爱装逼。 每天不是哀叹自个儿美得倾国倾城导致没人配得上,就是气愤世人光看她脸不看她还有权有钱。 真穷?假土豪药无医表示,就为这,怎么着也得把这情敌给送上西天去。然后顺带再榨干她钱,夺走她貌,把她从小就拿走他的白月光给抢回来。 谁知道,自己空有和情敌干架的想法,还未来得及实践,便被她给坑到了年幼时。 那时候,情敌乖巧可人,还是个逢人只会嘤嘤嘤哭的小泪包儿,和日后的铁血女将军还打不着半点关系。 药无医仰天大笑,真是老天助我,朕终于有一天可以打脸情敌啦! 却不想,情敌却顶着他皮囊抱着他的白月光对他粲然一笑 “卿卿,莫闹!” …… 狗比高舒夜!你还我身体!
  • 天赐奇缘凤羽红线牵天赐奇缘凤羽红线牵苏家妖精|古言此文腐,夹带无良、普及各种知识、卖萌卖肉卖节操、无营养小白文……结局大概没准可能会11,各种男人各种女人,不喜勿入……
  • 逆天凤女之反派夫人驾到逆天凤女之反派夫人驾到白茶茶|古言这是她最后一次执行的任务。“砰”一发子弹准确无疑地洞穿沈零音的心脏。晚风吹起,她转过头,发丝飞扬。泪眼婆娑中,看到那个她最信任的他暗算了她。暗夜下,她倒在血泊中,悲恨到极致。阴差阳错和跨世纪杀手苏千落交易。霸气重生,大开杀戒,继续苏千落的使命。借婚约之名,想一探秦九裔底细的沈零音,竟和只手遮天的秦九裔相爱?!这场爱恨交织的戏,谁先认真,谁就输......
  • 浮生梦华皆为你浮生梦华皆为你鲲鱼儿|古言她,母仪天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为了身着皇袍的那个男人众叛亲离,由曾经的无邪明媚一步步走远。可她忘了帝家薄情寡义,原以为是幸福生活的开始,只可惜她不过是他称帝的一枚棋子,满门抄斩,尚在腹中的孩儿无缘出世。他的残忍背叛彻底撕裂了她的心,她含恨而终。待重生卷土重来,她以为这一生不会再有心动的感觉,却不料又遇到了尊贵无双的国师。 他,贵为一国国师,明眸皓齿,冷漠决绝,看破苍穹。华丽尊贵的光环下是背后无尽的寂寞与沧桑,惊鸿一瞥,被重生而来的她迷了眼,在不知不觉中失了心。于是尽尽所能只为了帮她报仇雪恨,却忘了自己的本职应该是保护皇椅上的那个人。因为重生而来的情缘,各怀心思的情意,是否能走到最后?
  • 第一女军师第一女军师风长吟|古言白自行前世是一个军师,今世虽然是个小瘸子,但幸好有爹疼有娘爱,只可惜这个朝代动荡不安,七王争位,没办法,只好重拾老本行,又干回了算计别人的事情,且看她如何与某人将劣势化为优势,在斗争之中成为王者,在战场上如何翻云覆雨,扭转乾坤。
  • 春无价春无价今出岫|古言她以为她的生命该停留在九岁,还是绥国最骄傲的长宣公主辛湄。 但她大难不死,从绥宫大火中侥幸脱身,从此与月氏王女颜知洲一起,在清河崔府做舞伎。 八年后已是冉猊香的辛湄再度回到长安,她要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她步步为营,她说她要做权力背后的那只翻云覆雨手,寻回本就是属于她的江山如画。 不是重生,有点小虐,第一次写文多多支持啊,陪伴辛湄手刃仇敌,睥睨天下。
  • 重生之空间王妃重生之空间王妃落花无情u|古言穿越小说,女主超强,男主更强的小说,所谓强强联手吗
  • 开国王妃开国王妃水淼渺12|古言灵越从小便喜欢她的邻家哥哥,岂料,邻家哥哥为了权势,选择与权贵的孙女成亲,所幸,有人陪她度过了那段时间,在那段时间,灵越不知不觉喜欢上了他。他要称霸中原,灵越便陪他踏平称霸途中的一切阻碍!
  • 绝宠小娇妃绝宠小娇妃阿璃|古言同为穿越者,墨染馨的遭遇验证了一个真理:没有最悲催,只有更悲催!一睁眼,从帅气大姐大变成了温婉小白兔王妃,重点是杠上了最大金主,本尊夫君,也是没谁了。在这个被夫君嫌弃,小三横行的古代,且看墨染馨嚣张反攻,笑看傻逼作死,斗智斗勇玩转天下,书写属于她的锦绣篇章。某王爷深情款款的将女子压倒在墙上,强势壁咚:“王妃,本王记得还欠你一个洞房……”墨染馨笑的温柔,顺手将某王爷拉到一众美男面前:“他们也这么说,夫君还是排队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