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先锋队队长宋阳提前发问,“怎么将军还没过来?”

其他的五个人也都把目光投向了前面的何山,“将军在哪?”

城外是强敌扑袭而来,他们几个人的意见也都不一样,有人说上去跟他们干也有人说不能打,何山也只好都跟人坦白清楚了。

“昨晚有刺客夜袭将军,现在将军受伤昏迷,如今还没有醒来,不过你们不要担心,将军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昨天晚上居然会有刺客刺杀将军?将军昏迷不醒该怎么办才好啊?”一对队长张长青思考了一会儿。

“不会有生命危险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三队队长何越问了一句,眼睛忍不住看向了上头的大哥何山。二队的白天宇和四队的胡子涵还有先锋队的宋阳都忍不住用巡视的眼光看向了何山。

“神医说将军有些操劳过度了,营养也不足。我再去看看将军,你们等着别乱。”何山转头便向外走去。

“我们都一起也去看看吧!”就这么的,李平阳的六大首将一起往李平阳的房间赶了过去。

李平阳从昨天夜里白芷给她包扎换了药之后,还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之中不曾醒过来。若不是她的呼吸正常,脉象平稳,白芷也要有些许担心了。但是之后一想,才知道她这是太过于操劳了!不再关心外头的俗世,就这么的安安稳稳的歇息一会儿,也是在好不过的事情了。

事实上,李平阳也确实是太过于劳累了,一直就这么睡在床上,好像是要把这些时间里面失去的睡眠都给补回来一般。

在军队里的六大首将在看到那安稳的躺在床上深睡的人影的时候,却一个个的又独自的离开了。

“将军现在昏迷不醒,我们还是不要太轻举妄动了吧!现在出去迎战不是好的事情。”二队的白天宇忍不住提议道。

“大伙儿都已经知晓将军是受伤昏迷了,再不趁机出战的话士气更加低落,到时候只能等到将军醒来了,否则就不会有更好的方法了。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出战,即便是将军不领导我们,我们也是可以打败他们的。”一队的张长青说出了他自己的想法。

“我和一队长的建议是一致的。我可以亲自领兵前去,你们觉得如何?”何山的目光向其他五个人看了过去,等着他们的想法。

“我觉得可以,我与你一同前去。”何越完全相信大哥。

“我们就都一起吧。”余下的几个人也不好再做反驳,因为如今确实是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将军不在的时候,何山就是可以带领他们的人。

就如此,何山便领着先锋队一队二队四队的人出城去应敌了,而三队的人留在城中防守。

由于昨天的黑巾护卫重伤了李平阳,成王这边的士气已然高涨,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李平阳的军队。

成王昨儿个让自己的护卫与李平阳有了一次单独作战的机会,也不过是为了试一试玉门城的底子。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今天就直接带领了众将士强打了过来。

成王是先帝最小的儿子,赵寅登基之后为了显示皇恩浩荡便不得不将他放回封地成州。成王回来成州之后,最先着确实是比较听话的,但是由于后面觉得自己的封地太过于贫穷,所上交的财物完全不够他挥霍玩乐。他的雄心才慢慢开始变得大壮大了起来。

他也是先帝的亲生儿子,怎么和他一样都是庶出的哥哥可以当皇帝,他却只能在一个自己都养不活的地方做一个闲散的王爷。成王完完全全不想安于现状,逐渐扩大了自己的翅膀并笼络了一些武林高手。此次为了显示他自己的厉害之处,把自己所有的兵力都给领了出来。而现在有了这些高手的参与,成王手中的实力是大大增加,何山再怎么的厉害也不过只是个知道在战场上潇洒的人,个人的武功却不是很出彩,在这种情况之下,何山完完全全的处于劣势状态之下!

一个时辰不到,何山见着自己身边的手下多数都是受伤的状况了,还有些人更加是重伤不止,百般无奈的情况之下,他只好让大部队先撤退回城去。

沉柯昨天歇息的不错,本来就是体质不错的,在吃了药之后就恢复的很快了。他前去看望李平阳的路上,却听见了何山出战败退的情况。

缓缓的将木门推开来,沉柯看见那躺在床上的人,想到了他患病之时李平阳的贴身关顾,缓缓的沉思了起来。

她肯定是太过于劳累,而且加上受了重伤,她身上背负东西实在是太重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是一直不苏醒过来呢?只会是太过于劳累了,再也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才会变成这样而乖乖的睡在这里歇息吧?

李平阳此时睡着是如此的安静,那样的温和,却不晓得此刻沉柯心中是万般思绪徐徐。

“你且好好歇息着吧,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余下的你只管交给我来办!”沉柯留下这句话之后,就大步出了门。一个小小的想法在他的心里面慢慢长大,只不过还是需要借助一些外力的驱使才好。

“白芷姑娘,你通晓易容这种医术的吧?”沉柯直接开口问着。

“没错,我的确略懂,怎么了?”白芷稍稍一愣,充满诧异的眼睛紧盯着沉柯。这个病人丝毫都不打算配合他,不仅身患瘟疫还四处乱走,难不成他不知道瘟疫这个病是十分危险的吗?

“敌人已经打过来了,我们伤亡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我想着易容成为李平阳的样貌,去将他们击败。”沉柯的眼中迸发楚出决绝的目光。

“不可以。你不知道你是病人吗?快回去歇着吧。”白芷是怎么说都不会让自己的病人随意到处跑的。

“要是我再不去的话,李平阳苏醒过来看见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们都无辜死在战场之上,会这么想呢?”沉柯看见了白芷眼神之中转瞬即逝的犹豫,晓得应该在努力一把。

“要是我不去的话,那么这城里受伤甚至死亡的士兵会越来越多。你的病人会越来越多,你也救不了这么多的人,这却是你导致的。那你之后,还可以安心的吗?这会是你想要看见的场面吗?”沉柯知道医者救死扶伤,断然不会放弃这么多人的生命的,白芷这样理解的话,她可能更愿意同意他的方做法。

“这……死伤这么多的人我却是不希望看到的。但是,你的病情也才好了一大半,现在动手的话对你的身体来说根本就吃不消。”白芷不想看到死亡这么多的人,也不想让沉柯这个刚刚才好了一些的病人上战场去,心中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可以选择一个,白芷姑娘,你只可以有一个选的。要是你的良心过的去的话,你可以不用给我易容。那我就这样去上战场,不过是战争场上会更加的激烈而已。”

“你是一定要去的吗?就不怕留下什么后患吗?”白芷还试图劝说着这个坚持前去的男人。这可不是小事情。

沉柯此时也知道白芷是有些松动了的,所以连忙继续劝说着。

“对,大丈夫当为国为民奉献血躯,我自己的后果我自己来承担,不需要神医烦心。”

白芷实在是抵挡不住沉柯百般的劝说,又想着那还在沉睡的李平阳,如果他的将士们死伤严重的话,平阳姐姐苏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会责怪他的吧?因为他还是可以帮助她的!

“好,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你自己承担。”

白芷的医术高明,易容术却不是十分的上手,不过在穿上了厚重的战甲和军盔之后,这稍稍的缺陷也被掩盖住了。

一刻钟不到的时候,当沉柯身着了李平阳的战甲走了出来的时候,看见了镜子里头那张与李平阳有八分相像的五官之时,心中有泛起了一丝的恍惚之意。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恋绝尘:花都倾恋绝尘:花都纤玥|古言世纪金牌女杀手一次失误遭人陷害,不惜杀光所有人后,自己也其丧命。无意间重生于古代丞相府的虚弱无能的少爷身上,而自身灵魂的强势抵御了身体的柔弱。一次偶然,竟救了当朝凌国帝王,成了王爷,也可随意进出皇宫。从此,皇宫也开始闹集市了……
  • 寒水临枫寒水临枫莫及及|古言顾临枫被召回了临安,却发现自己被卷入了阴谋之中。计划脱身时,无意间发现体弱多病的庄亲王次女不简单,于是他算计着嫁给了她,解了自己的困局。 但他没料到,这人似乎有许多秘密,貌似还有许多仇家。所以,自己这是上了另一条贼船了?
  • 窃心释缘窃心释缘Dark婳|古言万万没有想到把自己从灵吟鬼鸣的古战壕中拉起的人是那鬼门门主,抚摸着她残缺的冰颜,看着她腐烂的身体,欣然地望着她眸中犹如翻江倒海的仇恨在泛滥,口中呢喃着,于是她变成了他的门士,代号“明鬼”,一个江湖处子闻风丧胆的食心魔,即使成为鬼又如何,身为北语婳族大族女,至上的尊贵,却被亲生姐姐陷害流放中原,同胞又如何,害了她,那么就要付出代价。于是为了强势回归她开始了自己的窃心生涯,从此就惹上自己终身的宿敌——所谓的江南神捕,然而命运并非对她如此眷恋,更多的不幸还在等着她,只是不曾想到她窃的第一百零一颗心是他的,他才是自己命中真正的浩劫,一个冰渊里的心也被消磨。不过,明鬼,明鬼,既鬼何来明?不明何以倾许?
  • 农家福妻养包子农家福妻养包子陌南枝|古言林羡重生成三个孩子的后娘,还没拜堂丈夫就已经战死沙场。 大儿子说:“娘,今天我有去拾柴,晚上我们可以烧火了。” 二儿子说:“娘,这是我给你藏的红薯。” 小儿子说:“娘脖子疼,三毛帮你吹。” 准备逃婚的林羡被后儿子从村尾一路跟到村口,看着身后排排站的萝卜头,林羡终究没走成,干脆撸起袖子,带着仨熊孩发家致富。 沈大毛:“后娘好,后娘给饭吃!” 沈二毛:“后娘还给做衣服!” 沈三毛:“不好了!沈晏从坟里爬出来抢后娘了!快把他埋回去!” 沈某人:“……?!” —— 沈晏:从此金戈铁马,只为你一人战天下。 【阅读指南】 *1V1SC,孩子身世有待揭晓。 *种田养娃搞事一锅炖。 *背景架得很空,谢绝考究。
  • 绵绵雨润杏花村绵绵雨润杏花村杯上写芙蓉|古言柳杏曾经觉得,自己就是公主。长达五年的婚姻生活,却让她彻底死心。她与谢恒之间的距离,犹如银河那般远。
  • 倾城冷颜倾城冷颜孤寒凌稀|古言她犹如彼岸花般冷艳,盛开在黄泉路上穿越、修炼,看女主如何从废材逆袭成天才!
  • 天下棋谋天下棋谋世长卿|古言一场以天下为盘,五国为棋的惊天豪赌。 数桩以府邸为坟,人命为引的神秘冤案。 几个以热血为魂,不屈为念的断案神探。 一段以爱情为谱,信仰为曲的传奇故事。 且看他们如何颠覆这天下,蔑视腐朽不堪的旧制度,不顾世俗奇怪的眼光和偏见,用智慧,胆识,友情,热血与信念,谱写出一曲荡气回肠的乱世传奇! 【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非虐恋,无误会,全甜宠。欢迎各位有兴趣的小可爱们入坑哦~】
  • 清兰记事清兰记事七月七日生|古言五岁时,兰溪语从山上差点摔下,被某人所救 九岁时,兰溪语上山采药,救了某人 十二岁,兰溪语进京寻亲,谁曾想刚进京都就被某人缠上。 原清河:小丫头你居然敢忘了我? 兰溪语:你每次出现都戴不一样的面具,你真当我是AI人脸识别啊。
  • 流月清寒流月清寒清风挽|古言他风度翩翩白衣俏儿郎,可是一遇到感情就变白痴。她侠骨柔肠红衣战四方,无奈一遇到感情就想退缩。傲娇情感白痴症碰上情感恐惧症,寒大人的追妻之路注定要悲剧。同生共死死皮赖脸,寒大人真是什么都用上了,奈何感情还是一路坎坷,还有一群狼崽子虎视眈眈的盯着,寒大人表示很忧桑。什么?白慕尘这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个小奶娃叫她娘亲?真是叔可忍婶都不能忍了,都让开,小爷要开挂了!
  • 梦起云霄处梦起云霄处慕容夏萱|古言她,是天边最美的云彩,却只为他一人绽放;他,是玩世不恭的王爷,遇见她时,她变成了他的劫......最新唯美人仙恋,到底他们能不能再续前缘呢?读者群没有建,加QQ:3433776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