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冬歌

从古至今,历史上对于蜀山的描写层出不穷,诗圣杜甫的“蜀山水碧蜀山青”,引得君王都中了相思之疾,恨不得将帝都搬到蜀山就好。

诗圣老先生独自去了一趟还不够,后来又是拉着刚过门的妻子一起去,说什么“复作游西川”,那还不是被上司贬了,去蜀山散散心,其中悲愤之情,倒是大于游玩之乐。

宋代刘攽也曾去蜀山祈雨,当时说道是“箫鼓终椒奠,风霆起蛰龙”,到后来“洒濯埃尘绝,虚凉灏气逢”,一系列惊天纬地的动作之后,雨确实下了,还下得挺大,回去之后身边侍卫就四处宣传,说是蜀山神仙显灵,降了这场甘霖,殊不知他们上山的前一刻东边的云就聚集了起来,挥洒着毛毛细雨。

然而,这些人是否真的到过蜀山,没有人能确定。蜀山,一个并不浪漫的地理名词,为何引得无数人去追寻?其中是否有着惊天的秘密等待着人们探索?

元至正四年,元大都。顺帝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奏章,心情十分不好,先是黄河泛滥,河南江北行省大量汉人沦为难民;后来淮河沿岸又遭遇了严重瘟疫和旱灾,听说死了不少人。

汉人如驴,死便死了,他本不想多管,可是这个闲的不行的脱脱还在那喋喋不休,说什么“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类的荒谬话,这都是那些汉人整出来骗人的话,真正的王朝,还不是得靠最烈的马,最彪悍的男人一点点的打下来。

这脱脱又说到“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之类的废话,倒像是那帮全真派的臭道士说出来的,想到那帮道士,顺帝头更大了,天天唠唠叨叨,若不是念在先祖与他们有些渊源,早就将他们拖出去喂那些加比了。

不过烦归烦,今早听怯萨汇报说哈麻献上了几个汉族美女后,顺帝便有些急不可耐了,这汉族女人一个个水灵水灵的,细皮嫩肉一捏下去,简直比南阳玉还要光滑。

他最喜欢的还是让她们把脚架在自己脖子上,从脚趾一路摸到小腹,软软润润,恨不得将这些可人儿都吃下去,每夜睡在这些宝贝的肚皮上,听着她们的娇息声,顺帝感觉自己比那神仙还过的快活。只不过这汉族女人也太柔弱了些,每次醒来的时候,都会被自己压死一个两个,剩下的也都是气喘吁吁。这几日被太皇太后管着,自己早已憋了一肚子邪火想要发泄,现在她到那些全真道士那学长生去了,自己今晚可得好好玩玩。

还没到戌时,天就已经完全黑了,元大都里,大雪纷飞,每家每户的房顶,都堆着厚厚的一层雪,放眼望去,只见天地相连,迷迷蒙蒙的一片灰色。风很大,一辆大马车行驶在宽大的街道上,车帘被风吹得摇摆不定,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马车内坐着一个身穿淡紫长裙的妙龄女子。两边是整整齐齐的弯弓骑兵,甲声锵然,点缀着这寒夜的静寂。

车内烧着炭火,与外界仿佛是两个世界。女子蛾眉曼睩,眼角泪痕未干,便又有眼泪滴下来,装着火红煤炭的铜盆嗤嗤作响,冒出一阵阵轻烟,却仍是挡不住女子的眼泪。

一朵雪花从车外轻轻飘来,落在女子青葱般的指尖,不多时便化成冰水流落在指缝,女子心想,两年前,南方也下了场这么大的雪,那时候她六岁的弟弟总要拉着自己去堆雪狮子,弟弟玩了没几下就受不了寒冷,不想再堆了,可她却坚持着将雪狮堆完了,因为她知道,弟弟做梦都想堆一个属于自己的雪狮子。

那天,弟弟抱着她,开心地在她脸上亲了几口,她仿佛现在都能感受到弟弟当时小嘴上的温度,她深爱着她的弟弟。可是现在,她却踏上了一道永远回不了头的路,前方是地狱,是鬼神都不想触碰的地方,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因为,她深爱着她的弟弟。

突然,一双大手拉开了车帘,毫不犹豫的将她拖了出来,就像是拖着一条狗一般,她被带到了一张豪华的大床前,床上已经躺着三四名与她差不多大的姑娘,她们神色呆滞,身上衣服被撕扯得只剩几张布条,裸露着光滑、晶莹、但是留着几道鞭痕的玉体,在她们的一旁,是一个胡须稀疏,面目阔横的丑陋男人,他正在一名少女身上跳动,像是在骑着一匹马,此时却将目光看向了她。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这句诗若是再过些时候吟唱应当最合适不过了,而此时还是梅雪争春之际,大雪漫天,没有莺啼,也没有迎风招展的酒旗。

江南苏家旁,有一个面馆,一年四季都开放着,无论深夜还是清晨,它始终都不曾关闭过那只有一尺长、每次仅能通过一个人的木门。

它是那么的简朴,没有一丝修饰,与身旁的磅礴大气的苏府有着云泥之别。

几张桌子,几张椅子,再加上一口锅,一碗面,仿佛就是这个面馆的全部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小面馆,江南苏家的家主却十分中意。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苏护爱吃面,但只吃自家旁边那个小面馆里的面。

今天是大年三十,街上的人虽然不多,但也还是有的。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那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了,乞丐也会过年,而这小男孩似乎连乞丐都不如,他身边没有伙伴,没有亲人,只有几个衣着华丽的路人从他身边匆匆走过。

狂风呼啸,雪花夹杂着雨点砸在小男孩漆黑的脸上,连这天地好似也抛弃了他。

小男孩望着天空飘落着的,那白色的、有些冰凉的雪花,眼中泛起了泪光,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哭泣了。

旁边是个面馆,馆内飘出了阵阵香气,落在小男孩鼻尖。

小男孩有些享受的吸了吸几口,脸上散发出了短暂的惬意。

此时,面馆中走出一个男子,俊美绝伦,棱角分明。

男孩以为又是赶他走的面馆老板,他连忙向外走去。

可那名男子不知如何出现在他身前,并拦住了他,说道:“可怜的小家伙,进去吃碗面吧!”

男孩没有拒绝,他已经受够了寒冷,受够了饥饿,对他而言没有什么能比一碗面更具有诱惑力的了。

他狼吞虎咽的将面前的羊肉面吃下了肚中,羊肉保暖,吃了能御风寒。

他满意的揉了揉鼓起来的肚皮,抬头发现一个扎着双丫髻的小女孩正充满好奇的望着自己,双眼满是灵动与稚气。

女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男孩清澈的眼睛中透出了几分雾气,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不是不想说,他只是忘记了自己的名字。那场大雪下过之后,他便开始头痛了起来,每痛一次,他就会忘记一些事情。

不过他仍然记得他有一个姐姐,还有那永远忙碌的父母。

但是有天清晨他醒来之后,他们全部都不见了,家里的一切都是整整齐齐的,可是却又空空荡荡。

他大哭,可是哭也没用,因为肚子从来就不是用泪水填饱的。

女孩见他不说话,又双手托着腮,细细的打量着面前邋遢男孩。

男孩脸上虽然脏了些,却仍旧可以看出他漂亮的五官。

女孩心想,等会让柳姨帮他去好好的洗洗,然后自己就带他去放爆竹。一想到爆竹,她的心就乐了,那一串串燃起来的烟火,是她每年过年最喜欢的事物。

突然,一直沉默着的男子开口问道:“小兄弟,你家可是在西湖古塔之下?”

男孩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但又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男子见状,连忙拿起男孩和着泥土和灰尘的右手,往屋外走去。

扎着双丫髻的小女孩跟了上去,问道:“爹爹,你要带他去哪里?”

那名男子道:“你坐回去,我去给这小兄弟添一件衣裳。”

女孩开心的道:“好哇,好哇,那一定要添一件最好、最厚的衣裳,天这么冷,不要让小哥哥冻着了!”

面馆内还有一个正在下面的老头,他手中的一双长筷不断地在热锅内搅和。你若不细看,还真发现不了馆内还有这么一个老头子,他身材矮小,相貌质朴,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引人注目的地方。而你若要是呆久了,也说不定就会忘了馆内有着这么一个老头。

直到那名男子踏出门去,他才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家主走好。”

能被人在苏家府旁边称作“家主”的,出了当代的苏家家主苏护,应当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原来那人竟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江南神医苏护。

钱塘江水浩浩汤汤,日日夜夜无休无止的从一座古塔边绕过,东流入海。

其实流过古塔旁的,并非钱塘江水,而是西湖之水,可为何偏要说钱塘江水呢?

原来在很久以前,西湖还是钱塘江的一部分,由于泥沙淤积,在西湖南北两山——吴山和宝石山山麓逐渐形成沙嘴,此后两沙嘴逐渐靠拢,最终毗连在一起成为沙洲,在沙洲西侧形成了一个内湖,即为西湖。

所以说西湖的水和钱塘江的水,从本源上是不分你我的。

西湖绿水逶迤,云雾具鲜,即便是在严寒的冬天,也仍旧看得出它的美丽。

而矗立在西湖旁的这座古塔,已有相当久的历史了,虽也曾遭受过战乱的损坏,但历代以来的重修,建筑和陈设重现金碧辉煌,特别是黄昏时与落日相映生辉的景致,是西湖一带不可多得的景象。

可是如今它却显得有些垂暮,塔顶和塔身的金漆不断脱落,露出了内里的土色。

距离古塔大约二十里的路程,有一村落名曰“李家村”,村落并不大,坐落在村中的大多都是那种白墙绿瓦的房子,房顶堆满了积雪,却不见有人打扫。

李家村显得十分安静,没有犬吠,没有鸡鸣,更没有说话的人声。

当然,这样的村落只存在于画中,现实中若是出现这种村落,没人会觉得正常。

太过宁静的东西,总是容易让人紧张。

可是苏护却觉得一点也不意外,他甚至有些欣喜,因为那两个他一生的仇人很有可能永远消失在这世上。

此时,他松开了男孩的手,因为男孩已经开始试图挣脱他铁钳般的手掌。

他想,若是男孩跑进村落最中间那个残破的小酒馆,他便指尖刀片结果了那个小孩的性命。

江南神医苏护乐善好施,这是武林中人人都知道的,可没人见过这悬壶济世的名医杀起人来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像苏护这样的人,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他有威胁的存在。

大年三十,很少会出现这种四处流浪的小孩。

至于乞丐么,江南大大小小的乞丐,他全部都认识,因为从这些人口中,他总能得到比传闻更可靠的消息。如果说这小男孩是刚出道的乞丐,那么他不得不想到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么小的孩子要出来要饭。

然后他便又会想起前不久这件骇人听闻的灭村案。

他当然与这件案脱不了关系,因为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两个人,就在这座村的一个酒馆里。

而他也听说,那二人生有一男一女,这便更加令他怒火中烧。

但是依照那些人的性子,这一男一女几乎不可能活下来。

可是今天这突然出现的小男孩又让他十分不安,他越看越觉得像那两人。

他这一生不放过任何一个敌人,可也不会亲自滥杀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所以他才想确认一下这个男孩是否是那两人的骨肉。

但是这男孩每户人家都会停上一会,然后探着小脑袋往里边张望。

男孩似乎不会说话,问他的问题也从未回答过。

当他好不容易走到那个墙高数仞,门壁残破的酒馆时,苏护将指尖刀捏得紧了几分。

没有人会觉得在大年三十杀人是件好事情,而且还是杀这么小的孩子。

可是世事总是不如人意,男孩的左脚已经踏进了酒馆之中。

苏护暗自摇了摇头,将刀片送到了男孩的后颈大椎穴处,这是人的手足三阳及督脉之会,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这样一个乱世,想让一个生命就此消失是多么的容易,卑微弱小的生命往往如同蝼蚁,大人物们踩都不想踩。

忽然,村头传来了一阵悲恸的歌声,唱曰:

“花落未须悲。红蕊明年又满枝。惟有花间人别后,无期。水阔山长雁字迟。

今日最相思。记得攀条话别离。共说春来春去事,多时。一点愁心入翠眉。”

但听歌声,你是无法分辨歌唱之人是男是女,因为歌声明亮中带些阴柔,粗犷中带些娇怯,仿佛是有一男一女在合唱,但却偏偏混为一体,诡异至极。

苏护脸色有些发白,他知道唱这首词的人是谁,他甚至已经看到了那人的脸。

因为那人已经到他跟前了。

这样的轻功如果都不能说快,那你又要怎样形容?

冬天的风寒冽如刀,驰骋在这片天地中,两人之间,仿佛真的有无数的刀剑,在隐隐对峙着。

站在苏护面前的是一个和尚。

这和尚看上去很规矩,很老实,你实在无法将他和刚才唱词之人联系到一起。

男孩早已经跑进了酒馆之内,外面的风仍是呼啸不止。

和尚规规矩矩的站着,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脚很干净,很干净的脚上,穿着一双很破的草鞋。

苏护开口说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和尚仍是低着头,一言不语。

苏护又道:“你应该知道,在那些人手中,她必死无疑。”

和尚的双肩微微一抖,但随即又恢复平静。

江南神医苏护,今天竟然遇到了两个哑巴。

苏护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在杀人之前都会在那人面前低头默念经文。”,苏护手中不知不觉地多了十根银针,“你不会以为是我害的她吧?”

和尚突然抬头,白净无须的脸显得有些狰狞,他怒喝道:“这个世上,知道她行踪的就三个人,一个随她一起走了,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害她!”

和尚说到后面,声音已经越来越尖细。

苏护冷笑道:“你们永远都是这样,恨不得将天下坏事都揽在我身上!”

和尚突然挥拳,闪电般挥出一拳。

他今天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说话的。

可是有十根银针已经早他半分飞出,针针散发着寒光,劲气逼人。

但是和尚根本没有在意那些凌厉的银针,只见他原本刚劲有力的拳法忽然变得十分阴柔,身段如蛇,以一种极为扭曲的方式避开了所有的银针,而此时逼近苏护的拳头又变得虎虎生风。

高手争斗在于变化,在于细心,和尚的拳法变化之快,实在是匪夷所思。

苏护刹那回神,脚尖点地,身形一晃便到了五尺之外。

方才那一拳险之又险,他本以为自己的银针先发制人,和尚应当回身格挡,却不曾想和尚的拳法骤变,配合着那阴柔的身法,竟避开了所有的银针。

他鬓间渗出丝丝汗水,说道:“灵运,你的阴阳拳已练至臻境,我不是对手,但是我想走,你拦不住我。”

和尚嘴角撇了撇,道:“你不妨试试。”

苏护道:“我不用试,但我想你应该知道这酒馆之内还有一个人。”

和尚说道:“当然,这人呼吸虽微,也还瞒不过我的耳朵。你莫非以为你和那个人能打过我?”

“非也,非也,我只是想告诉你,那并不是我的人,那也不是什么高手。他只是一个孩子。”

“孩子?”

“那是她在这世间唯一的延续。”

苏护头也不回的往村外走去,正如他所想,和尚也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那个破酒馆。

酒馆一共有两层,那个窄小的木梯是通往二楼的唯一通道。

酒馆里面没有什么雕檐映日、画栋飞云的奢华装饰,正如它外表一样,朴素简单,虽有些破旧,却不失整洁。

整座村的人都消失了,可是这座村却仍旧保留着最美好的一面,没有一丝杂乱。

酒馆的楼下是接待酒客的地方,一个柜台,两三张桌椅,几个酒坛,便是这里的全部了。

而楼上却是主人生活的场所。除了那个刻有牡丹花纹的梳妆台,倒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男孩就坐在二楼的梳妆台下,台上胭脂粉黛样样俱全,并且整齐的摆在那里。

梳妆台后方的墙边挂着一幅画像,画中的女子坐在开满荷花的池边,华容婀娜,绰约多姿。

这样的女子若是从画中出来,定当倾国倾城。

可是画中的事物,本就是虚假的,没有生命的,像画中这样的女子,这世间是否存在着?

灵运和尚冲到酒馆二楼,看到了坐在梳妆台下的男孩,男孩双目茫然,嘴里小声嘀咕着:“不记得了,都不记得了······”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代刀客绝代刀客龙扬刀|武侠刀,一把短刀,刀出如闪电,来无影去无踪,江湖相传是为“无影刀”。
  • 黎明的刀剑黎明的刀剑笔下激情|武侠月光色女子香泪断剑情多长有多痛无字想忘了你孤单魂随风荡谁去想痴情郎这红尘的战场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过情关谁敢闯望明月心悲凉千古恨轮回尝眼一闭谁最狂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爱的人一生伤我很喜欢这首歌,我也很喜欢武侠。主角的名字:吴黎明他的兵器是刀剑。他的刀剑很奇特
  • 飞雪满江湖飞雪满江湖人小青|武侠飞雪满江湖,诸君暂驻足。小人位列侯,君子浪江湖。人生的转折往往就是人性的蜕变。治理天下不缺壮志豪情的草莽英雄,缺少的则是韬光养晦,雄才大略的智者。用剑开始的故事,必将用剑来结束。
  • 神话版武侠同人神话版武侠同人李小楼|武侠宅男项青一觉醒来,穿入神话版武侠!骨灰级读者,爱看各种小说,爱YY,然后还爱玩各种游戏,是当前最流行的一款游戏的职业玩家,刚失恋,各种颓废中……没有一丝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项青就这样穿越了。附体狄云,从飞檐走壁的《连城诀》,到移山填海的《天龙八部》,喜欢一人一刀把“南四奇”打得落花流水的血刀老祖这极品老妖孽,更惊艳于儒道至圣王语嫣的言出法随,绣口一张便是半个武林的神话传奇!
  • 恨欲狂恨欲狂纯素色天后|武侠身为天下第一杀手之徒,崇明背负尊师遗命出山闯荡江湖。 怎奈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付出真心却报以屠刀。 从此, “我心已冷,我恨欲狂,我要这江湖之恩怨,还与血偿!”
  • 秦时明月之焚书坑儒秦时明月之焚书坑儒槿璃翥|武侠航行数月的蜃楼归来,扶苏才知道,所谓的出航只是一个骗局<br/>阴阳家的触手正在蔓延,大秦帝国的秘密揭开了冰山一角<br/>天明能否见到月儿,虞姬又是谁?盖聂与端木蓉的情感又将会如何发展?<br/>小圣贤庄能否逃脱宿命?<br/>请看小槿版的焚书坑儒和始皇之死     
  • 侠步天下侠步天下路讯|武侠风流少侠廖十三,世人都恨他太风流。美男不说当年勇,当年他——只用一把杀猪刀,就从长城山海关砍到最后一关……睡如云美云,战如林高手。一把杀猪刀——独步武林。杀猪之王十三少,今日出战帖,试问天下群英、九州佳人,何人来战?
  • 荆天荆天穿着背心|武侠斗气、斗灵。气与心的结合。一部全新的东方玄幻小说。荆天带你一起纵横蚩尤大陆。
  • 江湖成长日记江湖成长日记萧巍巍|武侠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成长为江湖大侠的日记。
  • 海上的小屋海上的小屋落樱紫龙残|武侠海上禅音现死神挥血镰圣魔开血录落樱紫龙残古老的苍云天陆,流传着许多传奇故事。其中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就是海上那盏微亮的烛光,那首动人的歌谣。传说穿过北疆万里雪原,就会看到进入天岳山脉,而天岳山脉中最神奇的地方便是望月瀑布。望月山高耸入云,瀑布犹如从天上直坠而下,真有九天银河落凡尘之妙。更让此地享誉盛名的则是一个传说跟一件宝物,据传说上古时期,一条金龙曾路经此地,流连此地美景便以此作为自己的安身之所,千年之后它诞下一颗龙珠便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