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山上有一宗 名为落日

仙古初年,混沌纪元结束,仙魔大战随之而落幕。

但伴随这大战的落幕,却是混沌大陆被打成了三块,分成人界、仙界、冥界。

而三界中,只有人界在这场大战中伤亡最为惨重,人间,百废待兴。

一时间,人界修真门派林立,无数宗派以未央山的落日仙宗为首,在人间广招门徒。

这一日,未央山落日仙宗又在人间新招记名弟子三百余名,数百张新面孔随之出现那些老弟子眼前。

“唉…又有三百多个!”

一处山坡上,一名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少年,他坐在草坪上,望住下方那些新弟子,长叹了一口气。

这名少年叫雷泉,进入落日宗快有三个月了。

“这三百多人将有多少是我的敌人?”

雷泉轻轻摇头,收回了目光,不再看那些新弟子,从旁边摘下一根草叶,放在嘴中一吹,低韵的旋律随之响起了,跌宕起伏,有着流水般的细意。

生在乱世,无论任何时期都是不幸的,但也让雷泉有着跟同年人不符的心智,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从他的忠厚外表下看出,他踏入修行一途是为了海深般的血仇。

“世间不能有人再称仙。”

这是雷泉立下的誓言,很霸气,也很狂妄,如果让人知道,肯定会耻笑他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对于这点,雷泉本身也明白,但为那海深般的血仇,纵然前路会很艰辛,会万劫不复,他也会去做。

铛!

突然,雷泉的旋律被一声钟响打断了,这钟声很响,荡气回肠,响彻了整座落日宗。

“终于吃饭了!”

听到这钟声,无数弟子动身了,向那食堂走去。

雷泉也是这样。

“又过了三日!今日应该可以吃到那强骨草了!”

周围弟子都是三五成群的,他们有欢声,有笑语,边走边笑,只有雷泉孤单一人。

“今日又要吃那臭草吗?”听见众人话语,雷泉闪过了一丝厌恶。

他走进了食堂。

食堂很大,足以容纳数千人。数十排长方型桌子整齐的摆放着,每排足以容纳下百人。

当雷泉走进来后,周围已坐满人,一股异味,从周围人群碗中传开。

“臭草不愧是臭草。”闻到这些异味,雷泉随即鼻子一酸,这些异味太强烈了,让他一阵反胃。

谁??

突然,雷泉感觉到身后一痛,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中了!

他转身望去,只见身后有一只男靴,此时,有一股异味从里面传开,比那些药味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久后,一股略带嘲讽的声音亦传到他耳中,“还说是天才?怎会连只靴也躲不开?”

听到这声音,雷泉转头望了过去,目光锁定在不远处一个弟子身上,这时,那人手中有另外一只男靴,但他却没有光脚,也不知他那只靴从哪里来的。

“陈龙。”

见到这个人,雷泉的神色逐渐冰冷下來,因为这人他很熟悉,名叫陈龙,和他一样,是上一批的弟子,除了雷泉外,他的资质最好,一直跟雷泉不愉快。

这时,陈龙嘴中叼着一根长长的竹签,高高扬起,周围不少弟子见是他,就像见到瘟神般,纷纷避开。

“这个陈龙又要惹事,我们快离开吧。”

一些跟雷泉年纪相仿的弟子,他们一见陈龙,就选择了远离,一副生怕被牵连的样子。

“有意思,有意思,这两个人是要打起来吗?”

也有人饶有兴致的凑过来,都是些比雷泉大两三年的弟子。

很快,雷泉周边就站了不少人

“都说你的资质比我好,但我看来也不过如此,连只臭靴也躲不开,哈哈……”

就在这时,陈龙笑了,那笑容充满了讥讽,很是挑衅的望住雷泉。

“没事只会乱吠的狗。”雷泉也笑了,跟陈龙相同的笑容。

“这真是要打起来的节奏!?”

见到二人的笑容,很多弟子都震惊了,脸上带着笑意,一副期待二人好戏上演的样子。

“还等什么,看对方不顺眼,就直接干他就是。”

有心急的弟子就不耐烦了,在旁边煽风点火,指手画脚的,想两人尽快打起来。

“我看多半打不成,宗门的规矩可是摆在眼前。”亦有弟子摇头,不相信他们会在这里打起来,因为落日宗有明规,严禁弟子私斗,一旦触犯,必然受到重罚。

“要是我在你背后放一箭,怕是你连看见我的机会也没有,就会一箭穿心!”

果然,雷泉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冷哼了一声,便转过身,向食堂窗口走去。

嘘!

嘘声一大片,周围弟子纷纷低笑,有人笑雷泉胆小,亦有人笑他懦弱,各色各样,不尽相同。

“胆小?懦弱?”

面对众人嘲笑,雷泉一丝波澜也没有,他不动手,的确有落日宗规矩的原因在,但更多还是不屑。

对于敌人,他一向也是不动手则而,一旦动手,不是敌死就是他亡,即使不死,也必须有一方残废,像这种即使打起来,也是小打小闹的争斗,他自然不感兴趣。

当然,雷泉之所以如此凶残,并不是因为陈龙向他扔靴,这举动虽然可恨,但还不足以至死。

而这一切,是因为这陈龙踏入了修行一途,但凡修仙者,他亦不会放过,哪怕刚修仙的修行者也不能。

很快,雷泉就走到了食堂的窗口。

陈龙望住他的背影,神色逐渐阴冷了下来,冷声道: “两天后,宗门正式弟子的选拔赛,老子看你还能怎样避战。”

陈龙与雷泉不同,背后的人让他不是太过畏惧宗门的规矩,不过大庭广众下,他也不能做得太过,吐出了那叼在嘴里的竹签,向雷泉的方向呸了一声,就离开了食堂。

而雷泉则在窗口处排起队, 他前边有不少人,这些人排起了一条一字长龙。

雷泉在长龙队伍中,等了十多分钟,才从窗口拿到了食物。

一碗白饭,一些普通的肉类,还有一根黑草。

那黑草,幽黑如墨,散发着强烈的异味,正是强骨草。

雷泉拿着这些食物走到一个空位坐下,厌恶道:“三日吃一次这臭草,落日宗烦不烦?”

“这人是谁啊?……”

雷泉说话的声音不小,顿时引得很多人看了过来,周围也变得安静了些,但很快窃窃私语声就响起了。

“这人傻了吧?这是强骨草,别的宗门一个月也吃不上一次,只有落日宗这样的修仙大宗,才有这种豪气,他还嫌弃?”

“不错,这强骨草可是能帮我们强骨建筋,他还不想吃,真是傻得可以!”

周围的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雷泉,有的人更是恨不得把他的强骨草抢过来!

“哼!”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雷泉额头上升起了一条的黑线,抬头与众人对视,所有议论声嘎然而止。

“这……”这一刻,雷泉望住他们的眼神就像凶兽般,顿时让得他们脸色一变,生出了惧意。

哼!

雷泉再次哼了声,便不再理会这些人,因为仇恨,他对修仙的人一点好感也没有,低下头,把那强骨草从碗里挑到一旁。

就在这时,他身前传却来了一道女声,道:“哎……你不想吃这强骨草吗?”

这声音很甜,宛如银铃般,而且还带着稚气。

雷泉抬头望了过去,只见说话的是一名少女。年约十三四,娇嫩的肌肤白里透红,就像羊脂白玉,精致的五官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女孩站在他的对面,虽然手中也拿着强骨草,但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少女香,却把强骨草的异味也

掩盖了过去。

“好漂亮的一个妮子!”雷泉被这个女孩惊艳到了,一口饭也忘了咽下去,暗自惊叹:“这羊脂白玉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如果让她继续成长,以后绝对是个红颜祸水。”

周围弟子的目光也是被女孩吸引了过来,不少人更是瞪大眼睛,嘴巴微张,同样被震惊到。

然而,雷泉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回过神来,低头吃饭,不想和她有交集。

因此,女孩眼睛一眨,闪动的全是错愕,雷泉太不近人情了,明明看到她,却完全不理。

“你这人怎么这样?没听见我在问你话吗?”

雷泉的举动,彻底引起女孩了的好奇,她进来落日宗已经好几个月了,身边所有人都宠着她,可以说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什么时候受过这样待遇。

这点,雷泉也可以猜出来,这种精致的女孩,无论在任何地方也会招人喜欢,但他依然没有理会这个女孩,他夹起了一块肉,放在嘴中咀嚼,嘴中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你不会是听不见吧……”女孩蹙起了眉,她还没有试过让人鸟也不鸟,让她不得不怀疑雷泉是不是聋?

“哎……我说你就是听不见,也应该能看见吧?”

女孩试了几种方法,最终,她得出一个结论,雷泉很可能又聋又哑。

可是,一个又聋又哑的还能修仙吗!?

在女孩百思不得其解时,雷泉突然抬起了头“我不但能看见,更是能听见。”

“你吓死我了!”女孩顿时被吓了一跳,宛如受惊的小鹿,俏脸也是被吓得微红。

好半响,女孩才从惊吓中缓过来,却是发现雷泉再次扳起脸,仿若全世界都欠他银子般。

这就让女孩很尴尬了,她天资聪颖,更有特殊体质,可以说懂事来还没受过这种冰冷待遇。

“我好像没欠你银子,应该也没有得罪过你吧。”女孩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着雷泉。

“确实没有。”

看着女孩的样子,雷泉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因为他眼前的女孩实在太搞笑了,要是其他人让他这般待遇,早就溜了,她倒好,一直在纠缠,这是傻,还是无知?

雷泉并不知道,这才是孩子该有的表现,天真,可爱,并不是每个人也像他,有血海深仇,直接跳过了这阶段。

“原来你还会笑?!”见到雷泉的笑容,女孩也笑了,重拾了信心,先前雷泉的完全不理会,可是让她大受打击。这时径自的介绍道:“我叫紫云,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是紫云?”

“你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你,太虚神体,四个月前被落日宗收为正式弟子!”

“这事情你怎么知道的?”听见雷泉这么清楚自己,女孩变得无比惊讶了,震惊的盯着他。

她身为太虚神体的事情,除了她师傅,就只有落日宗掌门知道,但眼前的雷泉为什么能够说出来?

对此,雷泉没有作任何解释,问道:“你踏入修行一途,是想成为仙人吗?”

“修行的人踏入修行不是都这么想吗……”紫云想也不想便回道,但话还没有说完却让雷泉打断了。

“好,我知道了,你不过想要这强骨草,我可以把它给你。”打断了紫云的话,雷泉站起身,便向着食堂外走了出去。

“这……”

女孩一脸的懵逼,雷泉走到门口,她还没反应过来。

本来,女孩还想继续告诉雷泉自己并不想成为仙人,因为她踏入修行一途,是出于逼不得已。

“糟了!”

突然,紫云惊呼了一声,急忙追了出去,但四周已不见雷泉。

“这事情我要告诉掌门,让他告诉师傅才行,师傅说过我是太虚神体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找不到雷泉,紫云也走了,行色匆匆,显然是去找她口中的掌门。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茫琅茫琅夜雨新晨|仙侠仙游之路,修行途中,红颜憔悴,谁能与君执剑相拥,笑看红尘万丈渊。世人修仙以五大门派为首,五大门派中以清阳门为先,村落少年,命运安排,终将踏上一条仙游路。
  • 路人在修仙路人在修仙芳历|仙侠。。。。。。欢迎宝宝们来看我的书,第一次写书,希望宝宝们喜欢, 路人甲,听说,水仙子把,沧澜大陆第一门派灵剑宗的,天才陆天泽给强了!!! 水青雪:(胡说,明明是那家伙送上门的! 路人乙:听说,水仙子又把,玄机宗第一天才许南臣也给强了。 水青雪:呸,明明是那家伙占本仙子的便宜。
  • 猫猫不是妖猫猫不是妖禾为知之|仙侠你可知九命么?相传,曾犯十恶之罪的人如若有幸会被选中成为九命。九命,是罚,亦是恩。九命者,一世九命,却也比常人更易丧命,常尝死之苦痛,更者,需如此受十世人世生老病死、爱恨别离,世世悲惨,生生孤苦,此乃天罚。天恩者,十世之后天惩结束,可脱离苦海,如常人一般投胎转世,不受无尽炼狱折磨。
  • 未央仙途未央仙途大衍三千|仙侠一个开始于武林的故事,一段飘渺的仙途,一场属于未央的传奇。
  • 衍幻衍幻三心未了|仙侠世间之事,大衍于幻。少年误入神秘所在获得无上法宝,本无心修行,却卷入一场长生之祸,真佛预言,谁是世间第一稀有再来人?空的意义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定?如何成仙成佛?什么是断灭无明?一切就让这少年带你走入衍幻的世界。
  • 皎阳皎阳曲知意|仙侠这是一个狗血的故事…… “只要带着这个,我们就一定能再见”
  • 祸福续命祸福续命云源君|仙侠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虽然天天烧香祈祷,但我生下来就能见鬼的事也没什么变化。天雷骤降,白光一闪,我家阳台上多了一只白狐狸?三官保佑,我真想做个平凡人。
  • 灭魔记灭魔记小五本传说|仙侠本书进宫修炼,等大功告成时再更新!!!!请大家谅解。
  • 红衣女修红衣女修一月二十酒|仙侠简介该怎么写,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我要向你展示一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真假难辨,人心向恶,俗成修仙界。 界中,有一女修,爱穿红衣,心性天真且顽固。 终有一日,她离开了宗门,孤身一人踏上了陌途。 经历浮华,她藏起了伤。渡过岁月,她心冷似冰霜。 风动时,一袭红衣的她,会擦拭着手中的长枪。 危险来临时,她会说着:“风雨欲来,且由它!” ………… 从此,她再未回头,即使苦海已无涯。
  • 仙妃嫁到:腹黑神君心尖宠仙妃嫁到:腹黑神君心尖宠悦嫄|仙侠一个劫难让她来到了低层大陆,莫名其妙惹了一个妖孽,却不知不觉动了心。为了不连累他,她忍痛让他一次次误会,只为让他一点点死心。然而他的骄傲让他忍不了他看上的女人与别的男人“朝夕相处”,于是他强势夺取她的心却次次让她伤心。几句绝情话割断了他们所以的联系。不曾想缘分弄人,为了天下她与他一夜疯狂……“爹地,我和妹妹什么时候能见到妈咪?”“等你们突破天师高境五阶我们就去找你们妈咪。某妖孽的双眸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你一个低层大陆的蝼蚁不配接近她,更不配与她在一起。”“低层大陆不代表就是蝼蚁,终有一日我会遨游第七大陆,与她携手共创第八大陆。”“呵,无知,创造大陆不是过家家。”“那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