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入仙途 镖局来客

丰国境内今年的大雪来的异于往年早了将近一旬的时光,天上的鹅毛大雪纷纷洒洒,仿佛老天爷是个养大鹅的老头一样。丰国北边的天气更是偏冷,路上行人的脚步也更是快了几分。

听北城本就是丰国北境的边陲小镇,姜家的旗云镖局靠着护送丰国与赵国的一些商品小物件得以在这边境上立足。

姜家的家主姜虎打拼了半辈子,手底下也算是有几个肯为旗云镖局卖命的汉子,在北境江湖上也算是小有些名气。路上遇见不管是落草为寇的还是官家子弟也都愿意卖给这旗云镖局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面子。

姜虎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不说是名利尽收吧,也算是过的比较安稳的,唯一令这位旗云镖局当家的说不出口的便是膝下无子女了,不管是夫人还是自己喝了数不清的方子,拿出了近百两的药钱,足足喝了五六年的草药也不尽人意。随着眼看半百的年纪也就渐渐的放弃了这件事。

好在是姜虎的哥哥姜龙留下了一个遗孤,姜虎在猎户哥哥姜龙去世后把孩子接到了听北城,想着也不至于老了没人送终,这份家业也不至于拱手送人。

虎脑袋便是这个孩子的小名,刚出生母亲便死于难产,父亲作为镇上数一数二的猎户在他小时候就记得家里的媒婆不断,父亲总是以虎脑袋为借口拒绝了好多大家闺秀。

父亲在一次跟随官府去抓捕大虫时将近有一个月时间都没回来,回来时是说是被进山砍柴的汉子发现的,八尺多的健壮汉子已经瘦的皮包骨头,浑身颤透着被抬回了家里。

当时孩子每天都站在镇子门楼底下等着父亲,镇上的老人都说被大虫吃了,但是孩子倔强的足足等了一个月。

当看见父亲时,年仅七岁的他哭的已经直不起腰了。父亲躺在床上死死不松开的手缓缓地放在他面前松开后便缓缓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手中是一块他从没见过的玉坠。

姜凌便是那个虎脑袋,二叔姜虎把他接到听北城后请镇上有名的教书匠为他起名为姜凌,为了这个名字二叔请教书匠喝了好几斤黄酒更是给了几两银子。

姜凌在来到听北城后,镖局里的镖师们很是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孩子,硬是把每个人的看家本事都要教给这孩子,姜虎对这种事也是喜闻乐见。姜虎夫妇对于姜凌的到来很是欢喜,可以说是把他培养成自己未来的接班人了。

几年时间过去,姜凌已经算的上孔武有力这四个字了。院子里呼呼喝喝的姜凌打着镖师赖师傅教的形意拳,拳拳生风很是有力,堂里面的姜虎喝着从江南运到听北城便寸两寸金的雨前毛尖与几位资历尚且的镖师谈着打点关系的银两多少。

赖师傅是镖局的大掌镖,行走江湖甚至比姜虎还要早上几年。赖师傅老气横秋的说道:“打点关系才能保证祸事减少,才能算是和气生财,多一点无妨无妨。”几位年轻的镖师面色虽然有些不忿,但还是压下了火气没有急于反驳。姜虎与赖师傅又开始商量各地打赏多少,毕竟官方与劫匪的胃口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这时,突然听见大门发出砰砰作响的声音,姜凌赶紧停下拳脚去开门,堂中众人也纷纷起身看向大门。姜凌开门瞬间便看见白头白衣白鞋一身白的一位年轻男子站在门口,甚至其脸色看起来也是雪白,仿佛这位公子是从这漫天雪中而来,这位公子第一眼看见姜凌时眼神微微一愣,但也就是片刻便回复清明。

男子清咳一声后边缓缓说道:“麻烦通报一声,我要走镖”,姜凌不敢拖沓赶紧奔向堂中说明情况。姜虎亲自去迎了这位很是奇怪的客人,仔细与客人商量着路程规划与走镖价格,姜虎眉头紧皱挥手不知道说着什么。

姜凌看在眼里,心里想着一定这次要跟着二叔出去见见世面,自从来到这听北城后七八年的光景没有出去过城里,感觉自己都快赶上未出嫁的姑娘了,姜凌心里的算盘默默的打着,只见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姜虎与那位秀气公子互相鞠躬。

看着那位公子走远后,姜凌赶紧凑到姜虎身边泼皮无赖般的喊着:“二叔这次镖是啥啊?危不危险啊?人手够不够啊?用不用我啊?“之类的话题。

姜虎看着这位和亲儿子无二的侄子笑道:”咋了,在家坐不住了,你要能说服你婶子二叔这次就破例带你一趟又何妨“姜虎笑着拍了拍姜凌的肩膀离开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姜凌看着对面的妇人,又是给夹菜又是给盛汤,好不殷勤,还不断给他二叔递眼色。

妇人好像是没有看见一般自顾自的吃着碗里的饭,姜虎有些坐不住说到:“这次的镖是人镖,把那公子送到丰国境内苍凉山脚下就行,不危险,锻炼锻炼也好,不然怎么接手这家业啊。”

姜凌赶紧凑着说“婶子就一次,我保证近几年就出去这一次”,妇人叹了口气:“都说女大不中留,这儿大也留不住,”姜凌听见这话赶紧过去搂着婶子叫了好几句娘,听的这妇人也笑了起来。

姜凌从小便被父亲打熬着身体,说着要让他成为方圆几百里的大猎户,到了听北城后更是没有懒惰过,几位镖师的功夫也是取长补短每天练习,十五六岁的孩子看着像是及冠的成年人,身体素质可以说是比镖里的一些镖师还要强上些许,这也是姜虎为什么敢带着姜凌去走走江湖的原因。想着以后越来越老总要让年轻人走出家门的。

殊不知这一趟的走镖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宗门的兴衰,一个国家的灭亡,更是改变了几万年的时代更迭!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道箫九道箫元晨天念|仙侠相传,道源大能帝千灵消失后,遗留一支九道箫。一鸣天崩,二鸣地裂,三鸣破万法,四鸣唤九幽,五鸣灭万魂,六鸣开混沌,七鸣创万物,八鸣毁万道,九鸣道归一。
  • 永眠花不开永眠花不开绣浅菊|仙侠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我白玉蝉不过是在坊市上买了根冰糖葫芦,竟惨遭杀祸。 但是……为什么我变成了一株莲花?
  • 龙鱼传龙鱼传千山缈音|仙侠【小日常-梦想】 幼儿园老师妙华:小朋友们,跟老师说说你们以后的梦想好不好? 大孩子弘旻:我想当神帝,统领千军万马! 小孩子勉巳:那……那我就当比神帝还要厉害的那个人! 只有夹在中间那个孩子珩桢,安安静静:我希望能跟老师一直在一起。 妙华老师:这孩子一个比一个野心大……
  • 仙殇途仙殇途浮云遮望眼|仙侠带天器《天刃》穿越到一个广袤的修真世界,况天怎样书写自己的精彩,与人挣,与天抗,他的出现,究竟是仙的开始还是终结,,无尽精彩尽在《殇仙途》
  • 浮生若梦之半生倾覆浮生若梦之半生倾覆替我爱她吖|仙侠“长安启云庄---慕云!”“我,不敢说,其实,我喜欢你!”“不,你们骗我,你们骗我,他不会抛下我不管的!”“花落意,今日我就要让你血债血偿,以慰十八在天之灵!”“等着我,你说的红尘万丈,许我一生相守,我要讨回来。你欠我的,你不能不给!”
  • 女尊异世孤怪录女尊异世孤怪录懒人挑重担|仙侠单鸣是个孤儿,她的一生都在被人捡。七岁前被一对年轻夫妇收养,七岁的时候被一对老夫妇收养,十九岁误入异世被山贼带走,第一次打劫遇到万悦门的小公子周免,同伙跑了,她被反捕,周免在她身上下了一只蛊虫。 冰凉的刀子在她腕上划开一道口子,胖软冰凉的蛊虫从伤口处钻进了皮肉里,发作时钻心蚀骨的疼,周小公子说只有她进了万悦门,才会给她解除。 因为她体内有周免娘亲的内丹,潜藏巨大力量,不可放任在外与歹人为伍作祟,胡作非为,必须生活在他能够监管的范围内。 所以,她这是又被捡了。 缘分悄然而至,面对周免炙热的情感,她给不了回应,害怕被灼伤,习惯性地逃避远离。 在这个鬼怪异世,她见证了许多孤寂的情感,世界对有些人来说,就是五彩斑斓的黑。 只有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
  • 星空战神星空战神草根|仙侠浩瀚无垠的星空,永无尽头的星路,这是一个神秘而玫丽的世界,星府林立,万族争辉,天骄人杰层出不穷,霸主雄主睥睨天下。一个绝世仙缘,一部堪称仙界最变态的功法,让被甩屌丝叶啸宇从此拥有了不一样的人生,热血、精彩、香艳,踏星空古路,战天骄人杰,成一代战神。这是一个被甩屌丝的逆天成神之旅。
  • 重生要修仙重生要修仙密脉|仙侠一代天骄龙封在渡劫升仙的时候遭恶人暗算,魂魄在虚无的星空之中飘荡数百年,终于在机缘巧合之下重生在了一个名叫地球的星球上,开始了新生活……【每周二周四更新】
  • 千隐星劫千隐星劫亦往兮|仙侠天分阴阳,人有性命。混沌万象,大道三千。 若论自然,魔法无边。歌咏诸天,神祗来见。 宇宙洪荒,悟者几何?苍茫星海,谁主沉浮? 天章传奇,浩若繁星。书以记之,却也惘然。
  • 傲视双雄之三足鼎立傲视双雄之三足鼎立小生企鹅林|仙侠一名孤独寂寞的少年;一名爱恨矛盾的杀手。傲视双雄,双雄傲视。在虚妄的世界里,看他们如何问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