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八万铁骑压汴京

仇圣站在二楼看着底下的那个女子,然后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道:“你怎么来了?”

洛浅笑着反问道:“我为什么不可以来,也不请我上去坐坐?”

仇圣点了点头道:“上来吧。”说完转身便离开,并没有等待她们。

梅三娘惊讶的看着眼前一幕,没想到二人竟然相互认识,朝下方摆了摆手,是以所有人都离开。

洛浅不紧不慢的上了楼,跟着梅三娘,走进了一个房间。

“仇先生!”说着敲了敲门。

“让她进来吧。”里面的声音传来,梅三娘冲着洛浅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开了。

洛浅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仇圣挥手示意她坐下。洛浅也不拘谨的直接坐了下来。

“师哥,最近还好吧?”洛浅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

“你师哥现在当然很好,只不过他被卷入了另外一场更大的漩涡当中。”仇圣不紧不慢的说道。

洛浅听到这话,不由焦急地询问道:“什么更大的漩涡,难道区区北剑门也能灭了我师哥?”

仇圣道:“真正的凶手,不是北剑门,是三大上宗之首,为了传说中的六御旗,才杀了他全家的,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活口。”

洛浅听到三大上宗中这句话的时候,不由愣在了原地。难怪说卷入了一场更大的漩涡,三大上宗每一个的实力都不能小觑。

仇圣抬起头来,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从师门中出来了,我记得上一次见面你师父可是说你实力还差的远的。”

“我闭关两年一出来,没想到师哥竟然就离开了,我想知道师哥心中的也许就是您了,毕竟在师父让师哥历练的时候,你们就认识了。”

“他现在应该还在酒馆中喝酒吧,看得出来你很想见他啊,就在这个县城的几处著名酒楼中的某一处,你去寻找寻找吧。”说完自己倒了一杯茶,又喝了起来。

“老师让我告诉你,秀于林风必吹之。”洛浅缓缓开口道。

仇圣喝茶的手瞬间僵在了半空中,其实他们是师兄弟,不过也只能算是半个,毕竟当年那位老者也是亲自提点过他的。

洛浅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先离开了。”

仇圣点了点头,手一挥示意可以离开了。

洛浅十分欣喜雀跃的离开了青楼,著名的酒馆也就那么几家,不一会儿便找到了其中的一个。

但是大门却是紧闭着的,窗户也是关着的。

洛浅有些奇怪,挠了挠头道:“这么大的一个酒馆,竟然还不是全天都有酒喝呀。”

转身就准备离开。突然间一个人从空中直接砸到了地上。

紧接着两个人之间,把门给撞开,摔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洛浅眉头微微一皱。

几步就到了门外,扫了一眼里面的情况,虽然仅仅只是一眼,但是却愣住了,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个熟悉的背影,那个熟悉的动作,仿佛一切都和昨夜一般,一点也没有,觉得已经过去了几年了。

独孤血脚踩着小二的手剑抵在他的脖子上。冷冷的问道:“杀我者何许人也?”

“杀你的人你惹不起!”店小二恶狠狠的骂道。

独孤血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一剑插在他的手上。

“啊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传来。

“我再问你一遍,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依旧是那犹如冰山一般的语言,听了让人不寒而栗。

“你就等着我们的报复吧!”店小二怒吼一声气息便完全断绝倒在地上。

独孤血急忙弯腰查看,嘴里的毒囊已经咬破,无药可救。微微叹息摇了摇头,竟然忘了,他们这种人,都会有一枚毒囊了。

不过是谁要杀独孤血,独孤血心中早已有了定论,也用不着他说。

“师哥!”

一道熟悉的,发自内心的兴奋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独孤血本来冰冷的面容一瞬间出现了动容,不过,霎那间,又恢复到了那冷若冰霜的脸。

那道声音太熟悉了,是最近这十几年来和他最亲近的女性没有之一。

缓缓的转过头,压抑住自己有些躁乱的心情,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兴奋中夹杂着泪水的脸,还是那般的漂亮动人,白里透红。那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在诉说着这两年没有见到他的难过。

缓缓的开口道:“师妹?”

洛浅没有等他再说下去,就像是一个轻盈的蝴蝶,直接飞扑到了他的身上。

“不是说好了我们要一起下山的吗,怎么你提前走了?”一边说还一边拍打着他的胸膛。

“让我一个人留在山上苦练,我知道你急于报仇,但是真的就差这两年吗?”

虽然见面有千言万语,虽然独孤血像一个冰块,一般的心已经被眼前的女孩有些温暖,但她依旧要保持着那份冰冷,因为他永远忘不了他的潇潇。

洛浅在他的怀抱中,许久之后才放下手,看着独孤血,轻轻的用手摸了摸他的脸。

独孤血下意识的想躲开,但是最后却并没有躲开。

……

“如今朝堂被小人掌管,我们建立一个新的强大的政权了。”

一处层楼的高处,有一个身披盔甲,长袍猎猎的中年人站在城头上高声说道。手中长剑举半空中,双目中战意四射。

下方密密麻麻有数万人之多,他们也都身披铠甲,手拿武器。

“为了我们以后富裕的生活,战!”

下方所有的士兵都高举武器,怒喝道:“战!战!战!”城门缓缓打开数万铁骑起码走出城门,直奔汴京!

整装待发的将士们,随即拥出城池,正是:

十万貔貅镇北畿,斗悬金印月同辉。

旗飘逸水云初起,枪簇燕台霜乱飞。

走在最前方的两个年轻人,低声交谈着。“这一次我们能赢吗?”另外一个年轻人缓缓开口道:“这个皇帝的昏庸无道,绝对不敢与我们正面怼地,他一定会答应我们的要求。”

“如果我们失败了,那可是要被诛杀九族的呀!”

“事到如今已经无路可退,只能进了。”

旁边的那个年轻人听到这一句,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你说的对,做兄弟在心中你感觉不到,说一万句也没有用。自古以来就是富贵险中求,我们也应该求一把。”

“人活着就是为了做成几件大事。”

说完之后,两个年轻人都笑了,双目之中,带着决然,人只有在为自己拼命的时候,才会尽到最大的努力 欲知他们能否攻下汴京,皇帝又有什么行动,且听下回分解。

ps:求阅读,求收藏,求红票,谢谢!如果可以的话,别忘记打赏呀。

(本回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魔道江湖录之魔主魔道江湖录之魔主肮脏的神谕|武侠朝堂腐败,江湖纷争不休,帮派争霸,群雄并起,魔道衰微,我杀人无数,只不过是为在这江湖之中生存,重振魔威。
  • 浪者江湖情浪者江湖情天涯浪君|武侠江湖纷争再起,英雄少年闯荡江湖。心中那颗正义侠情,国恨家仇。
  • 论捕快的自我修养论捕快的自我修养夜猫三百号|武侠我是一个捕快,每天上班下班。 工钱勉强糊口,偶尔来口小酒。 武功完全不会,维护一方治安。 没事上街发呆,有事找我上官。 也想行侠仗义,却被叫做走狗。 但捕快做得久了,也难免会遇上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 破山河破山河察木龙|武侠天下之间太多奇妙的事情,不可预知,但是如果会在最后的时刻,作出哪种抉择,是否还会相同。
  • 铁血风尘铁血风尘暮秋|武侠江湖风云突变,武林盟主遇害,元凶不明。中原各大门派惨案迭起,仇杀不断,而名不见经传的阴阳教却异军突起,其教下门徒依仗邪教武功祸乱江湖,为中原武林种下无边杀机。幸得已故武林盟主之后艺成下山,纵横江湖,最终揭开了阴阳教教主的神秘面纱,使已故盟主死因大白于天下!
  • 临尘初上临尘初上烟茹莲尘|武侠这是一场游戏,一场她不甘、他推却,却又不得不进行下去的游戏。他坐在高堂华殿,对于她的质问说不上话来,眸光深沉嘴唇微动心中默念‘身不由己而已。’人生是她临寒一步一步沿着漓华牵引走下去的,即使她知道这是一场针对她的局。可是她想啊‘他用万般手段成就我的孤独,我怎可轻易放手!’。
  • 一曲江湖行一曲江湖行墨道鸣|武侠断龙脉、绝气运、九州灵气日益不存。 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不光跌跌撞撞闯入江湖后誓要将江湖捅个通透。 还要追寻已经无路可走的长生大道。 这大抵是一个武者在灵气不复以往、气运断绝的年代中,一步步作为前行者,替天下武者寻觅长生、复苏灵气的故事。 神仙、妖怪、侠客、佛门千年古刹、道教武当龙虎、蜀山剑宗倚天而立、你想看的,这里应有尽有。
  • 魔侠传奇魔侠传奇百万里江山|武侠华山论剑,万里围杀。一代侠客杜天奇瞬间变身魔王,江湖门派为其疯狂。相传杜天奇得到未生人的武学秘籍无字天书,此书包罗万象内有乾坤,从古至今独一无二。决战华山之巅,杜天奇含恨战死,一代天骄生死道消。再次苏醒,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天牢,唯我心依旧!魔亦如何,侠亦如何?我就是我杜天奇!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你算老几?
  • 先生乔松先生乔松张轻飏|武侠山有乔松,隰有游龙。生活在大山之中的少年,过了十来年安稳的生活,突然一朝,被人带出大山,经历种种离奇之事后,少年渐渐对当初生活的大山生出好奇之心,于是,少年几经波折,再重回山里....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世。于是,再度出山。
  • 破木珠破木珠紫风来仪|武侠吉林乌拉的一双兄弟,种种变故活出不一样的人生,正与邪,黑与白的大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