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2章 避劫

第七十二章 避劫

穿行在万籁俱寂的赤壤地带里,天机谷三小只心情沉重,还未从元明身死的现实中回过神来。

甚至,杜聪看向秦泱的眼神的都颇带些赌气的怨。

这小子以为此事全因秦泱而起,若非秦泱出现打扰他们的任务,岂会有后来的变故。

“喂,这根本不是往器部走的方向,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三人与秦泱奔走了快一日,渐渐发现方向不对,关逡与白晓云倒是没有说话,杜聪可就直接挑起来了。

“我有些私事要去处理,你们若是觉得麻烦,我可以给你们圈出一处安全的地界。”

秦泱一袭素锦白衣,风度翩翩,声音柔和,他不会与杜聪置气,不过元明之死,他自以为自己该担些责任。

只是现在的他,若说回报什么给天机谷,那一来不现实,二来,有什么能弥补已逝之人呢?

这份情,只好记在心里。

“哼,你既然有事情怎么不早说……”

杜聪还在挑刺,关逡此时按住他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道:“在达到玄机岛之前,我们都会听你的安排。”

“关逡!”

杜聪望向关逡,结果一瞧见关逡森冷的眼神,他又乖乖闭嘴了。

“既然如此,你们便在此处等候吧。”

秦泱说着画地为牢,他在面前轻轻划了一下,关逡三人脚下便出现了一个大圈。

“待在圈里,不要出来便没事。”

说罢,秦泱不等关逡三人再问什么,他身影一闪,已然从三人眼底消失。

“喂,要是遇见危险……”

杜聪急声问道,却已看不到秦泱的身影,见此,他胸腔里不禁堵上了一口闷气,又碎碎嚷道:“就把我们晾这儿了?”

“行了,你少说两句,安心等秦泱回来。”

关逡闭上眼睛开始在原地打坐修行,一直没说话的白晓云此刻安慰杜聪道:“我们还是听从徐师兄的吩咐,好好参加九部逐鹿,元明师兄若在,定然也希望你不会这样耍脾气。”

“哼……”

杜聪轻哼一声,没有回话,却也盘坐在原地开始修行。

此刻,息蕴境界的秦泱力量厚实,体内息蕴蓬勃,不像五行精气那般涣散,秦泱稍微借力,他的速度已让曾经的自己望尘莫及。

飞速前进了一炷香的时间,秦泱就翻过了两座巍峨山头。

他站在一处古木参天的林子里,突然止住步子,回首道:“出来吧。”

说完,可惜不见有任何人影出来。

于是秦泱抬起了右手,初时速度缓慢,可当右手止住动作的瞬间,倏然神光一闪,狂暴的息蕴呼啸成风,一张硕大的青蓝羽翼杀机凛然。

“嗖!”

看不清秦泱如何出手,那青蓝羽翼也只出现刹那,不过秦泱周身十几株古木却隐隐有些不对劲儿。

“呵!这么粗暴!”

一道人影身躯臃肿,蓝衫亮眼,他出现在秦泱面前,捂着自己胸前的一道裂口,那里的鲜血汨汨喷薄,可此人浑然不当成回事。

他那吓人的伤口,从左肩一只延到腰部,跟张狰狞的大嘴一般,要自内而外吞掉这个蓝衫胖子。

“这这这,在下爨一,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爨一说着,用手将自己的伤口捋了捋,那伤口竟就不再流血,虽未愈合,却是止住了伤势。

对此秦泱倒有些诧异,他那一晃而过的青鸾法不像曾经那般脆弱,其中夹杂着变换的息蕴符文,会以青鸾法的特有形式运行,久久难以磨灭。

这个胖子随手一抹,就能把青鸾法里符文除去,看来也是个高手。

秦泱静静望着面前的爨一,也不说话,就这样干看着。

“那啥,你这年纪轻轻的,便能领悟法的用途,不再单限于招式变换,实在是难得的武学奇才。”

秦泱听此没搭话,还是干看着爨一。

“我,我这里有份大造化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能让你飞黄腾达,超脱大荒的。”

秦泱继续干看着爨一,久久不语。

“嘿你这,你到是说句话呐。”

爨一被看得很是不自在,在天机谷人面前,从来都是对方视他如虎狼,处处提防,时时防范,他随便一个动作,对方指定要警戒半天。

结果现在到秦泱这儿,对方跟个哑巴似的,也不问,也不答,这爨一可觉得有些麻烦了。

秦泱此时说话了,对爨一,他没有像对天机谷等人那般和颜悦色。

他冷漠道:“有话直说。”

秦泱这话说完,爨一犹豫了一下,道:“行,不跟你废话,跟你做个交易如何?”

“哦?上一个与我做交易的家伙已经上了我必杀的名单,你要作何交易。”

“……”

爨一怔在原地,突然回过神来喊道:“你这人要死哪你,有这么跟人说话的吗,我来找你谈合作,你开口就是必杀名单,还让我怎么往下说。”

“说不下去就不用说了,我还有其他事,你若继续跟着我,我不动手,自然有人会抹杀你。”

秦泱不再理会爨一,转身离去。

他走后,爨一靠在身边一棵古木上,一脸不忿的望着天空,结果突然感受到身体有些倾斜。

扭头一看,自己靠的这棵古木切缝平齐,上半截滑溜溜的倒了下去。

“轰~”

一树倒,爨一感觉有些不妙,环视面前,十几颗一人抱不住的巨木都倒了下来,切口处平滑整齐,如出一辙。

“嘶~那小子施展的是青鸾法吗?可也没听过青鸾法能有这么强横的锐气。”

爨一倒吸一口冷气,心底对秦泱的很多盘算不自觉的云散烟消,转身离开了这片破败的林子。

与此同时,秦泱在另一座山头上,他没有试探爨一是否还跟着他。

只见秦泱闭上双目,他的心跳节奏渐渐缓慢起来,每跳一下都得有十几个呼吸的间隔,而且心跳声异常微弱。

他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在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寻找。

如此直接过了一个时辰多,秦泱猛然睁开双眼,他的心脏轰然震动了一下,力道强劲的吓人。

大灭烘炉以无上巧技炼制的血肉化身都因此断了两根肋骨。

“找到了!”

秦泱握着心口,那里的断裂的肋骨巨疼。

来不及照顾疼痛,秦泱脚下的大地忽然震颤了一下。

“哗~”

这下震颤像是传递着什么信息,遥远的天尽头随之冲天而起一道金黄光芒。

那道光快的离谱,它划破天际,地上的许多生灵来不及感受其威压,已然被股狂暴的巨力掀入地底。

轰咔!

金光所掠之处,击碎了十几处高耸的山头,飞速逼近秦泱。

越近,其中更闪烁出一份毫不掩饰的杀机。

见此一幕,秦泱心底一惊,知晓自己大概犯蠢了,赶忙就要抽身撤离,可他的速度哪里比得上那金光。

咻!

才转过身去,一朵鲜艳的血花便在他肩头绽放,若非躲避及时,这一下定会击破他的心脏,让他这具化身原地暴毙。

还欲躲闪,可金光已近在跟前,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狂暴的威压,重重挤兑着秦泱让他挪不动身子。

“前辈,我是身具凤族血脉的那个小子!”

秦泱赶忙解释。

如此一说,那道金光才缓缓收起威势,光滑消散,其中真身显露,乃是一只金色羽翼的雀儿。

秦泱曾经在赤壤地底中遇见过一只雀儿,那巴掌大的雀儿送他横渡赤壤,去往诡毒林。

如今赤壤地带有些变化,秦泱想来告知这雀儿一点消息。

“你这少年怎么长得这么快?”

金色的雀儿疑惑道,秦泱不禁感慨:“其中变化众多,不好解释,不过晚辈是来告诉前辈,邬魑魅不可能复活了,另外赤壤将枯,前辈可寻到了新的避劫之地?”

秦泱这番话说完,可又点起了那金色雀儿的杀机。

“邬魑魅,你是想翻脸不认人吗!”

“啊?这,前辈,在下并非邬魑魅,只是截了邬魑魅的造化助我成长,若前辈不信,可窥视晚辈的魂魄。”

秦泱此番蜕变重大,他以赤壤地带为养分根基,从中捕捉到了些许邬魑魅的记忆,由此知晓了这大荒中的很多秘辛。

“知晓我能窥视魂魄,你还敢说你不是邬魑魅!”

金色雀儿一声落下,转瞬扫出千万道金羽。

霎时间,漫天金光锋锐,秦泱这回倒是怡然不惧,他反倒张开双手,主动迎接着漫天金羽。

结果一下就被打成了筛子,甚至一只手臂完全被金光冲碎。

鲜艳的血花飞溅,秦泱抑制不住的倒在了地上,很快便气息全无。

那金色雀儿见此,眼底有了些疑惑,他收起攻势,望着秦泱静静等待。

转眼间半刻钟功夫过去,秦泱倒下的地方,休说尸骨,便是半点鲜血都了无踪迹,金色的雀儿是亲眼看着秦泱的血肉融到了身下的赤壤当中。

可秦泱的气息却未因此消失,反倒更加浓郁,金色雀儿只觉得四周全是秦泱的气息,诡异异常。

“你说你不是邬魑魅,那就告诉我,邬魑魅的魂魄在哪里。”

金色雀儿感知到秦泱的气息渐渐凝聚到了一起,知晓秦泱该是要重新出现了。

“当然,赤壤地带中那头刀枪不入,便是守护神都难以打伤的土岩犀,就是邬魑魅藏匿魂魄的居所!”

浓郁的血气缓缓凝聚,一道人型轮廓最终凝实了出现,他体表息蕴流转,化作一袭素白衣衫,秦泱,他安然无恙的重新出现。

望着重新出现的秦泱,金色雀儿忍不住感叹道:“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这事关晚辈性命,不可透露,不过另一件事,赤壤将枯,晚辈有个避难的好地方,不知前辈可愿前往。”

“你说。”

“天机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世丹妃苏鸢汐绝世丹妃苏鸢汐琉璃墨柒|玄幻穿越异世大陆,不知道闺蜜是不是也穿来了,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一路撒娇卖萌一路不断变强,金手指无处不在,只是这位王爷,你不怕我闺蜜拿着刀追着你砍个十天半月吗?
  • 屠浮华屠浮华东居咸鱼|玄幻人之初来性本善,庸师俗物植恶念。 入世身染红尘因,世态炎凉薄情果。 万果加身道归何,一叶扁舟渡凡心。 浮华塔镇入天路,苍生谁破千古咒。 茫茫宇宙,星辰万千,不知乾坤是否有边,有灵之物修炼悟道欲跳出这无形牢笼,然枷锁重重,能勘破者万里难存一。 天阔星得阴阳之气,育生灵已万万年。自万年前一位大能得道列神位后,至此再没有一人能跳出这个星辰,更别探索宇宙之外。 大道难悟却也没有浇灭此星人们修炼的热情,学院林立,宗门罗布,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投身修炼,奈何天道无情不是光有一腔热情就能练就绝世武学,悟性和资质往往断送了千万武学者的前路。 前路未知,前行者只能慢慢摸索。
  • 低调的红莲师兄低调的红莲师兄大火腿肠|玄幻“要么不动,一动惊雷,然后功成名就,悄然离场,深藏功与名。” “你打不过的样子很狼狈,但是你拼命逃跑的样子真的很帅气。” 初墨一直谨记师兄的这两句话,并且一直在试图做这样的人,但是她发现,逃跑是一门艺术,一击必杀更是需要强大的实力。
  • 血脉之怒血脉之怒三年无期|玄幻混沌初开,一灵明石猿破石而出,闯地府,捣龙宫,闹天庭,欺众神。被众妖推为妖王,是为齐天大圣!少年李昊,身怀废石血魂,却意外觉醒绝世血魂,从此踏上了寻父之旅,这一路,注定翻云覆雨!
  • 星辰与大海星辰与大海麦特|玄幻我们的征程,是星辰与大海。但是绝不,也永不仅仅是星辰与大海。
  • 异世深渊异世深渊悠悠风暴|玄幻“将我带到这里的就是你吗?”罗伊问着眼前的人。那人点点头,没有说话。“一时兴起所以造就了这个世界,然后无聊了,早早离开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罗伊继续问着。“我认为,人类能够独自生活、能够选择自己的道路就足够。那个时候我认为已经没有呆在这里的必要。
  • 圣佛录圣佛录是北某人吖|玄幻四方征战,北域有佛,南疆流放,血佛燃灯,魔王真冥,天下大乱,诸神黄昏……
  • 你没系统你不行你没系统你不行饭后余声|玄幻王佐原本是一名底层打工族,一天下班突然被雷劈中,醒来发现轰动系统傍山,从此走上不一样的道路。。。
  • 天路之殇天路之殇大蛇天地|玄幻天路之殇内容简介:大道无形,天道无疆....天路茫茫九重天.............通往何方?是太古?亦或是洪荒?亦还是那一片天地战场?远古惊天大秘.............是谁在造就?又是谁在遮掩?茫茫东海秀丽之波,演绎了怎样缠绵歌泣的爱情故事?蛮荒亘古无尽十万大山又埋葬了怎样的一段历史.........失落了怎样的一部传说?冰封万里的北岭又是谁在断肠哭泣?渺无人烟的西漠又是谁隔断了那一片天地?一段痛彻心扉的血泪史.........一个沉睡亿万载的惊天大秘.........一部关于天路的传说......!
  • 创世神的重生创世神的重生吃货老顾|玄幻一代神尊天骄楚轻云于神武历2115年在天云山遭兄弟背叛而陨落,侥幸大难不死回到神界,踏上了一条创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