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镐京

镐京,大周皇城,天子国都,人间宫阙。

这里有怪人怪事,有疯人疯语,是权贵温柔场,是读书人赴战场,是妖狐鬼魅夜登场。

天下的荒诞不羁,在镐京平平淡淡,直到这天,烟雨绵绵,一辆马车驶入了镐京。

雨花溅落在地面,马蹄踏落在水花。

徐风掀开车帘,少小离家少年归,镐京在巫山雨雾中若隐若现如往昔,只是回家的路记不清了。

有人说十年生死两茫茫,徐风觉得十年荒唐,离开的原因荒唐,回来的原因也是荒唐。

马车停在城南一处宅院,这里有过辉煌,如今败落,杂草丛生,府门匾额也不知被何人拿去砍柴烧火。

“林叔您老没记错路?”

徐风记得在家宅在城北,走的时候留有丫鬟仆役。

林叔是徐家管家,是位花甲老人,没人知道老人的名字,只知道他姓林,所以徐风叫他林叔。

林叔下了马车,老人花白的头发,精神烁烁,拴好缰绳,道:“老夫人吩咐,少爷在京都只准住这里。”

“娘交代的?”

徐风诧异,却没有再问,镐京有很多奇闻怪谈,如有人写成一篇文章,徐母一定在其中。

徐母从不做任何人营生,却有花不完的钱财,从不教导儿子,却也不少儿子吃穿用度,从无母子情深,却不容儿子受半点委屈。

徐风道:“林叔,家里缺银子了?”

林叔道:“家里有花不完的金山银山,少爷敞开了花钱。”

“这是?”徐风指着破落的宅院,脸上是委屈,从小到大是锦衣玉食,这样院子是住不习惯。

林叔道:“院子是破落了些,但架子还在,占地又大,修缮好了也是雕梁画柱。”

“娘呀,娘呀,你这脾气何时候能改改。徐风心里念叨,嘴上说道:“三天,三天后少爷要入住。”

说完徐风要走,却被林叔叫住,道:“少爷,哪里去?”

“喝酒。”

徐风头也不回,走了几步,停住了脚,回头道:“娘有说在京都一定要去那里喝酒吗?”

林叔笑呵呵道:“老夫人说了,少爷喝酒不要最好的,要最贵的,最贵的就是最好的。”

“嗯,是娘说的话。”徐风摇着扇子,撑开油纸伞,寻京都最贵的酒楼喝酒去了。

林叔盯着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嗯,少爷还是少爷?,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银子,莫说三天修葺一座废宅,再盖一座也不是难事。”

镐京,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徐风在街上闲逛,逢人便问,哪家的酒楼最耗银子。

不出意料,没有人搭理徐风,镐京城里怪人怪事见多了,小雨天,说不准是哪家跑出的疯子。

如果有人问,哪家的酒楼有最好的菜,最好的酒,一定有人回答他,但哪家的酒楼最耗银子?京都最纨绔,最游手好闲的权贵富少都不会这么问?

“没有钱寸步难行,钱多了也是件伤脑筋的事。”徐风感慨,就这么漫无目的闲逛。

这次归乡,母亲有交代因由,但徐凤有自己的打算。

有的事情强求不得,有个事情缠绕心头,要有答案。

楼雨相望冷,酒肆茶楼,或喝酒或饮茶,驱寒取暖,走着走着,街道上孤零零的,拐进一处巷子,再也看不见人了,突然,徐风放缓了脚步。

瓦片细碎,有人遮掩身形,在房檐屋瓦间飞速行走,这人脚步极轻,但每次凌空而起,落下后还是会在瓦片上留下细微的裂痕,瓦片碎裂的声音,被徐风捕捉到。

雨天瓦片碎裂声音,寻常人是难辨别的,但是徐风听见了,而且在听见的瞬间,确定了对方的位置。

这是修炼之道,天生万物,自然有规则可循,修炼一途,窃天地之造化,通晓阴阳之理,奥妙无穷。,

修士有五境,极境,道境,真境,灵境,圣境。

来人凌空踏落,瓦片有细微裂痕,只是极境一重天,若是极境巅峰,伐毛洗髓,身轻如燕,踏雪无痕,没有声响,身形如鬼魅。

徐风继续走着,这里是大周镐京,三山修士都要遵循王法。

砰!

瓦片清脆碎裂,来人脚步加重动手了,人如苍鹰扑食,凌空而起,一拳朝着徐风心口捶去。

极境是人体极限,这一拳若是打在普通人身上,断无活命道理,来人是要杀人,只是徐风不是砧板上的鱼肉,自有记忆,修炼之法如刀刻斧凿,在脑海挥之不去。

从前以为脑海记忆如衣服鞋子,人人皆有,后来发现不是。

徐风问母亲记忆的来源,母亲总是说,是你的总是你的,别人夺不去,这是母亲留给你的,奇怪的答案,奇怪的母亲,再后来徐风长大些,知道这世间不仅有人,还有妖族,有修士,有诸多奇闻怪谈。

自此徐风尝试着理解脑海的记忆,走上了修炼之路。

来人拳如猛虎,徐风只是伸出一掌,拳掌碰撞,劲风如刀,屋檐瓦片齐刷刷断裂,来人目中惊骇,手臂如蟒蛇扭转,肌肉先是收缩而后迅猛鼓胀,拳头上爆发出巨力。

极境三重天,一重一层天,徐风已是极境之巅,距道境咫尺之遥,来人这一手,无力起千斤,在徐风眼睛破绽百出,手掌纹丝不动,五指弯曲,来人惨叫,拳头像是被大锤砸中,清脆响声,骨骼碎裂,但是来人也是心性恨辣,另一手化掌为刀,断臂求生。

徐风握着一只胳膊,看着落荒而逃的背影没有去追,有人刺杀,在意料之中。

但是来人即将消失时刻,有一泓秋水霞光自巷口拐角而出,如疾风落叶,来人的头颅滚落,身体倒地,死的不明不白,而一柄长剑直挺挺插在墙壁上,剑刃寒霜,秋水盈盈。

御剑而行,道境高手!

徐风还不及惊讶,却是听见狗叫,而后是一头大黄狗,从拐角夺路而出,小雨连绵,大黄狗却跑出尘土飞扬的感觉,眨眼无影无踪,然后有位红衣少女悄悄探出头,看了眼地上的尸体,看了眼墙上的剑。

红衣少女咽了口口水,左顾右盼,像是心虚的小贼,忽然朝徐风招了招手。

少女咽口水的声音徐风听得清楚,感到脖颈冰凉。一个漂亮姑娘,看了眼无头尸体咽口水。

茶馆说书先生的故事此刻变得记忆犹新,但是徐风还是走了过去,因为姑娘很漂亮,衣裳华贵,英姿飒爽,眉眼间朝气澎湃。

红衣少女躲在墙角,小心翼翼,道:“手臂是你砍的。”

徐风莫名其妙,难不成要分赃,说道:“你要可以送你。”

红衣少女摇摇头,问:“刺客?”

徐风道:“是的”

红衣少女闻言拍了拍胸口,吐了口气,紧张的神情开始轻松,道:“人是我杀的,但我是助人为乐,若是官府问起不要说看见我了,说了我也不承认。”

大周律法,杀人者,人亦杀之,是无罪,这红衣少女是担心误杀平民。

但接下红衣少女竟然蹲下,在无头尸身摸来摸去,最后掏出一个钱袋子,掂了掂,心满意足揣入怀中打算离开。

徐风道:“我答应你,但有要求。”

红衣少女止步,没好气道:“我很穷,没钱。”

徐风笑了,道:“我有钱,我要求你告诉我镐京哪家的酒楼最耗银子。”

红衣少女瞠目结舌,相视而笑,道:“这个好办。”

徐风问:“还有一件事?”

“说!”

红衣少女这次很痛快。

徐风道:“你的名字?”

柳翎!

落霞山,不爱读书的柳翎。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众生霸王众生霸王长山公|玄幻感谢你伟大的“母亲”让我成为恶魔,让我看清人性。为了回报您我将为您征伐万界诸天!——卡锡莫
  • 帝威临天帝威临天白字|玄幻天地分阴阳,阴阳凝成盘,一盘在手,万事不愁。
  • 万世大典万世大典梵海惊鸿|玄幻始于三河,沉于今朝,茫茫仙界,谁主沉浮。青鸽衔信,游历仙三路,天鼓擂动,万界动荡。万世大典将启,天才崛起,万族林立。大难山,小月村,少年的名字“月重生”,挂着竹篓,拿着鱼竿,抱着石碗,向村里的方向走去,村口有井,农妇洗衣裳。玉竹林立,斜竹歪树纵横交错,透过缝隙,炊烟更甚,心更急。
  • 浮云辞浮云辞魔化咸蛋|玄幻他们,在蜕变;他们,想进阶;他们,要长生;他们,欲飞升;我和他们一样,也是凡人,可毕竟,我不是他们。我是云亦随。
  • 尸神异途尸神异途顽皮的小诺诺|玄幻“你有什么梦想吗?”血灵问道,“死了一次了,还能有什么梦想!”蓝诺淡淡的说道,“那你想怎么活?”“怎么活?一家人快快乐乐的活。”“生逢乱世!”血灵平静的说道,“我知道,所以我要杀出一个太平世间!”蓝诺小小的身体,突然间迸发出一股冲天的煞气。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乾坤之落乾坤之落梦幻之晨|玄幻这个没有科技没有和平的日子,“乾为天坤为地,乾坤反转重生天地。”弱肉弱食,实力为尊,在这乾坤大陆的一角将会出现一个新的传奇。”
  • 唤天记唤天记败兮|玄幻有一种寂寞叫做求败。有一种变态叫做不败。穿越的人士们总是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甘、这样或那样的不爽。艾霆云的穿越也许是最痛苦的,他不是小人物、却胜似小人物。他尝过痛苦,却无法领悟众生的痛苦。当然了,艾霆云猜测……那仅仅只是因为自己不是唐僧罢了。
  • 入梦心动入梦心动李芷溪|玄幻再一次大醉之后,醒来便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千方百计的想利用他回到原来的世界可是却爱上了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之后,发现这一切不过就是我做的一场梦而已……可是这个梦却让我秃废了许久,这一场梦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在梦里,我会感觉到心的疼痛,会感觉到身体的疼痛……所以让我很迷茫,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 我不是炽天使我不是炽天使恶狸仔|玄幻万年之后,我要升到这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之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
  • 夜鬼声烦夜鬼声烦李隽滕|玄幻安定了近300年的大陆如今重新风云涌动 人类与其余种族的战争纷乱又重新开始 守夜人继承的到底是能力还是厄运? 五神的契约被神秘的鬼王所打破 策划了300年的梦魇与异魔们又重现人间 这一切是天意还是一场阴谋? 《夜鬼声烦》,新人新书希望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