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曾孙

没几分钟,韶母便已经躺在软乎乎的大床上睡着了,韶颜见状便和别样打了个招呼后,带着韶翊前往筑梦小区安置。

正好碰到了双休日在家的季锦轩,“颜颜,这是你弟弟?”

韶颜笑着点头,“是的,这是我弟弟韶翊,小翊这位是季锦轩。”

韶翊腼腆地喊了一声季大哥,看着十七八岁阳光的少年,这让季锦轩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拉回思绪,笑着问道:“一路辛苦了吧,快进去歇歇。”

韶颜将门锁打开,拎着韶翊的行礼放进屋内,“屋里有浴室,你可以先洗个澡再休息,下午晚点我和妈妈再过来喊你一起出去。”

韶翊点头,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很整洁,姐姐连睡衣和梳洗用品都帮着准备好了,对他真的很贴心。

“姐,你回去吧,我能照顾好自己,你放心。”韶翊不想看着姐姐大烈日下跑来跑去地休息不好,便想催促着让韶颜早点儿回去。

最后,韶颜拜托了季锦轩照看一点自己的弟弟。

等韶颜回到住处的时候见韶母正睡得憨香,只是呼噜声太大了些,韶颜贴心地掩上房门,免得自己妈妈的呼噜声吵到别样,自己拿了个毯子躺在沙发上小睡一觉。

“嘟嘟······”韶颜迷迷糊糊间被电话声吵醒了,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来电显示是韶父打来的。

原来韶父送完韶翊上车后,回到家里没有看到韶母,问了邻居才得知是韶母一早就拎着行礼出去了。

韶父一猜就知道坏了,肯定是老婆子偷偷跟着韶翊去找韶颜去了。

怕老婆子给女儿添麻烦,匆匆将家里的老牛交给邻居照看两天,自己带了一套衣服背着韶翊以前用的书包去动车站,请工作人员帮忙操作买了动车票。

此刻,韶父正在海京的动车站,打点电话是问韶颜地址来着。

一听自己的父亲来了,韶颜一咕噜坐了起来,想要亲自去接韶父,却被韶父阻住了,只要了韶颜的电话打算自己打车来。

韶父坚持,韶颜无奈只得同意,便将地址告知了韶父,然后进屋将韶母喊醒。

韶母一听老头子竟然追过来了,顿时哆嗦了一下,不用想老头子肯定是来逮她回去的。

“颜颜啊,你能不能一会儿和你爸说说让妈多留两天?便说你舍不得我,好不好?”韶母恳求道。

“好,正好爸爸也难得来一趟,咱们一家人在海京到处逛逛吧。到时候你们和小翊一起回去。”想着爸妈年纪大了,以后出来的机会越来越少,韶颜就感慨不已,再说这些年她也没有本事将父亲接出来享福。

见韶颜这么说,韶母顿时放心了下来。

等着韶父到的时候,却是被出租车车费惊到了,动车站到颜颜的住处竟要180块,可是将老头子心疼坏了,庄稼汉一天地里刨食还不定能赚一百呢。

为了不给韶颜添麻烦,韶父咬咬牙自己把车费付了,回去后只能多吃点蔬菜把钱节约回来。

见到韶母后,韶父狠狠数落了一顿韶母这才作罢。

韶颜想着带父母和弟弟一起出去逛逛,韶父一听立马拒绝了,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带韶母回去,怎么还能跟着韶母一起瞎胡闹,给颜颜添麻烦就不好了,颜颜一个月也没多少工资。

最后还是别样站出来劝道:“伯父和伯母应该还没来过海京市吧,我觉得伯父伯母应该看一看颜颜工作的城市,伯母可以和颜颜住,伯父可以和小翊住,咱们也不用去住酒店,住的费用也不用花,吃的嘛,咱们自己买菜做饭也吃不了多少钱。”

听别样这么一劝,韶父多少有些犹豫,后来听着别样偷偷透露韶颜谈了一个男朋友,这才让韶父决定留下来,他要见见这个让他家颜颜喜欢的男孩子,不然他真的不放心。

后来再韶父的要求下,韶颜只好将宿白带到了家人的面前。

经过韶父的考察,对于宿白的初步印象还算是不错的,只是让韶父忧心的是宿白的家境太好了,而自家则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样的家境,韶父担忧宿白的家人瞧不上自己的女儿。

宿白当即表示:“伯父,不瞒你说,之前我爷爷对小颜有点意见,不过,我已经做通了爷爷的思想工作,爷爷也已经答应我会试着接受小颜的。”

想起自己回祖屋见爷爷时的情景,宿白不禁耳朵通红,他告诉爷爷小颜已经有了他的孩子,要是爷爷再拆散自己和小颜,自己就要去韶家做上门女婿,谭老爷子当时一听就怔住了,怔住的不是宿白要去当上门女婿,而是他有曾孙了,谭老爷子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抱到曾孙,这是不曾想到的,这让谭老爷子一颗心都软化了下来。

谭老爷子决定试着接受那小姑娘做自己的孙媳妇,也因此将公司百分八十的股票转到了宿白的名下,只给谭筠留了百分二十股份,其他再多的便不是谭筠能够肖想的。

而听到宿白这话的韶父终于是放下了心,如此,他倒也能放心下来。

不过,这件事韶父还是决定先忙着韶母,不想让韶母给韶颜添麻烦,依照韶母的脾气若知道女婿家如此有钱,只怕是要生出一些事情来。

得到韶父肯定的宿白,在送走韶父韶母后,当晚就赖在韶颜的住处,至于别样,则被宿白打发出去看演唱会去了,宿白买了别样最喜欢的明星演唱会门票,想来别样没有天亮是回不来了。

“小颜,爷爷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让我找个机会将你带回谭家给爷爷看看孙媳妇。”宿白搂着韶颜的腰肢道。

韶颜十分的出乎意料,吃惊地看向宿白,“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之前老爷子似乎还对我有偏见,怎么会这么快同意?”

宿白坏坏一笑,倾身在韶颜耳边一阵低语,听完宿白的话后,韶颜直接涨红了脸,娇嗔道:“你这么能这么说?到时候老爷子要是知道我没有·······岂不是很失望?”

“所以啊,今晚我把别样打发出去了,难道你还想赶我出去吗?”宿白低低一笑道。

韶颜蓦然就明白了宿白的意思,宿白这是想把假的变成真的。

韶颜摇了摇头,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阿宿。”

宿白将怀里的人抱紧,抚摸着韶颜清秀的脸颊,“别怕,为了我们能在一起,也为了爷爷同意,这是最好的办法。”说完温热的吻便落在韶颜的唇瓣上,既而加深这个吻······

这一夜,也让韶颜成功怀上了谭家的曾孙,两个月后宿白带着韶颜见了谭老爷子,两家也很快定下了婚期。

得知这一切的亿神季锦轩只能选择默默祝福。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李美宝李美宝一小孩他姓杜|现言杀伐果断的沈司令家千金沈红绡上一世惨死,灵魂被仇家镇压在一个玉葫芦里不得超生。 机缘巧合之下,玉葫芦碎裂,沈红绡的灵魂重生在了一个婴孩身上。 沈红绡掐指一算,运气真好,仇人还都活着。 哼!各路宵小,那个被你们合谋害死,让你们闻风丧胆的沈红绡杀回来了,只是这次,鄙人名叫李美宝。 等等,请问这个叫唐允的男孩子是个什么鬼?神马?喜欢我? 离我远点啦,我都能当你奶奶了。。 不要缠着我啦! 走开啦! 不要抱我啦! 特么放我下来,谁要举高高!! 妈!徐佳瑶!姓徐的,你看看他!你们管不管他的了啊! 。。。 没人管?! 。。。 啊!别亲我!别亲我! 。。。 哼!谁稀罕你的棒棒糖! 。。。 哼哼!冰淇淋也没有用! 。。。 钻石?还是鸽子蛋大的血钻啊!? 。。。 这个? 。。。 这个好吧,这个我就勉为其难的先收下了,不然我就白被亲了。 。。。 等等! 。。。 我只要钻石,请问外面这个圈是怎么回事?把它给我拆了。。 方便拿? 你骗谁呢,你真当我是个三岁的小孩子,欺负人家没见过钻戒是吧? 。。。
  • 忆昔花间初见时:春风向暖忆昔花间初见时:春风向暖铭若然|现言11年前,她摘了“他的”油桐花,大概,也把他的心一并摘走了。爱上她,在青春,不知不觉的时光里……不知从何时起,他已认定,能配得上他的女人,只有她——慕子熙她爱他,整整一个青春,而他,又何尝不是?!所以,他取消婚约后,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想念,匆匆回国,却听闻,她,结婚了……她在无意得到他订婚的消息,绝望的她,含泪答应了另一个男人的求婚。然而婚后,她却始终与丈夫保持安全距离。结婚两年,相濡以沫的他们,终于相忘于江湖。离婚,没有想象中的悲伤,反倒让她松了一口气。“熙儿,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陆翊宸问“我……可是,我结过婚……”“民政局没有你们的登记信息,所以,你还未婚!”
  • 微止微止Wsalut|现言微风止于秋水 我止于你 这个世界上大抵是有这么一种喜欢,一个打死不说,一个装傻到底。
  • 皇帝变成大明星:来到现代很茫然皇帝变成大明星:来到现代很茫然陌血影|现言弥漫的战火进入盛阳国,君主皇甫骄阳也因情殇被敌国君主剑刺到穿越到现代,可是没想到却来到了一个名叫现代的奇异地方,还遇到了自称自己妹妹的皇甫倾墨,还有那个名叫明星的职业是什么,很茫然啊………
  • 卿卿不了情卿卿不了情翠玲珑|现言刚刚安葬完父亲,家里的客人还没有散尽,人们还都沉浸在丧失亲人的悲痛之中,妻子张婷便急匆匆离家出去了,连招呼都没有打。
  • TFBOYS之婚姻大作战TFBOYS之婚姻大作战白恩兮|现言TFBOYS和三个千金的唯美爱情故事哦,喜欢的多多评论打赏,不喜的勿喷。不定期更新,一般周末更一篇。
  • 王俊凯之我对不起你王俊凯之我对不起你李汐汐|现言第一次写,不喜勿喷啊。。。。。。。。。。。。。。。。。。。。。。。
  • 暮色沉沉声渐落暮色沉沉声渐落离雨歌x|现言我落到今天这下场都是谁害的,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可能会肄业,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可能会落到这种地步,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可能会和他分手。你滚,你滚,你滚啊! 好的,我滚了。 过了好一会儿,房门被人再度敲响,陈暮暮警惕的朝着门口观望了一眼, “谁?” “是我!” “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滚吗?” “我滚了,可是坡太高,路太远我又滚回来了。”
  • 豪宠鲜妻:老公大人,轻轻吻豪宠鲜妻:老公大人,轻轻吻万千|现言许念:“二叔,既然你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厉序:“好,下午腾出时间给我,跟我去结个婚!“…她喊他二叔,是他名义上的侄媳,却爱他至深。为了追逐爱情,她主动提出解除婚约,不惜给自己安排一场“出轨”。临时演员没有出场,厉二叔高调登场,众人面前许她一世白首。她以为先动心的是她自己,却被二叔强势壁咚,以唇封唇,”宝贝,晚动心的人现在没有资格讲话哦。“在她情动之前,他早已深情相望……
  • 朽木逢春朽木逢春玖玖|现言孟荻是顾菁的天敌,顾菁是孟荻的克星。顾菁在孟荻的眼里是个笨蛋。孟荻在顾菁的眼里是个讨厌的捣蛋鬼。这是一个关于成长、关于初恋、关于青梅竹马的温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