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章

“轻度胃溃疡,那可是要忌口的。”刘海终于插上了话。

“是的、冷酸辣的谨忌,对了刘海一会儿吃完饭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你也跟我一起去长春。”

“哥、我不去,胃溃疡还是轻度的值得你大惊小怪的吗?”

“不要因为病小而轻视,千里长堤溃于蚁穴这个道理还用我说吗?”实在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心里再度陷入了痛苦之中。

刘海这个青年我不怎么理解,可他喜欢萍儿。萍儿的命苦,还没有开花结果就要凋零了。她没有尝到爱情的滋味,更不知道生活的美好。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自失了?对于刘海是不是太残酷了?我仔细的想着在萍儿有生之日给她最大的幸福。

医院里很静,静的有些让人发毛。萍儿已经睡着了,我不由自主的在病房里点上了一只烟。重度胃溃疡,真不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悲哀,人世间的悲哀莫过于看着自己的至亲骨肉挣扎在痛苦的病魔之中。这是小民意识之中的通病。小病扛着、大病忍忍,到了未了就是这个结果。

街道上的路灯已经息灭了,应该是过了子夜。世界一片的浑沌,各种的喜怒哀乐都孕育在这个茫茫的境界之中。

“哥你怎么还不睡啊?”萍儿从睡梦中醒来,惊奇的说到。

我只有撒了个谎:“刚醒,你要做什么?”

“我想去卫生间。”

“我陪你吧!”

她连忙摇了摇头:“不用不用。

“哥:我怎么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从卫生间回来她没有了睡意。

“还不是因为井口,别人都看到了我风光靓丽的一面,这里的辛苦又有谁能了解。”这时的我只有扯谎。

“不但但全是如此吧?”

“那还能有什么?别瞎猜了。”

“还想七姐吗?”她歪着头,露出了一颗乖乖的虎牙。

“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想什么?”我不知道这个平时少言寡语的妹妹竟然问出了这事,心中不仅一沉:“你嫂子不好吗?”

“很好,可她跟七姐比起来,总有些生分的感觉。真的大哥,我这么说你不介意吧?”

“傻妹子,咱们什么关系,哥还能怪你吗?”

“你爱嫂子吗?”

“当然了,不然怎么会维持这么久时间。”

“别自欺欺人了,她不过是你成功的一块跳板而已。如果她父亲不是公司的经理,如果你没有那么大的欲望,你会娶她吗?七姐死了丈夫之后她就跟我说过要与你破镜重圆。当时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她,可她还是为了你的理想而选择了离开。其实你们两个人活的都很累也很傻,即然两情相悦,何必为了身外之物而相互的折磨哪?”

“她现在不幸福吗?”

“不知道,但是女人心中要是装着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去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哪?”

“如果我现在要是在坚持向前走一步会怎么样哪?”

“不可能了,一切都不可能了。以你现在的身份与地位只有坚持着现有的状况,更何况嫂子一点儿污点都没有。这就是点型的道德绑架吧?”

“不说我了,你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今后想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是小孟那种成功人士还是刘海那样专心生活的模范丈夫?”

“这两种我都不喜欢。”她的脸一红,又默默的低下了头。

“你千万不要象小玉那样,左挑右挑的白白耽误了青春。”

“我怎么会象她一样,她的心中永远都装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哥、我现在觉得,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大,人的思维也是悄无声无息的转变着。就拿小玉来说吧!她明知道你是有妇之夫,却痴痴的消耗着自己的青春,去毫无希望的等待着,她会等到什么哪?”

“不会吧!小玉在我的眼里跟你一样,就是我的亲人,她怎么会往那个方面去想哪?”我听了萍儿的话,心中猛然一震。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送落花。这就是文人笔下那种`精采的人生'吧?哥、从我懂事儿那天起,就只有一种感觉,那便是七姐与你的恋情。可上苍弄人让你俩走到了现在的地步;还有那个吴海霞,你在睡不着的时候可曾想过她哪?”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晚她总是拣我最不想想起的往事唠叨着,我更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王萍得了癌症,多么可怕的事情。当接听了依依的电话,我一下子象丢了魂一样。小萍儿虽然不是我的同龄人,可她对自己很是依赖。才二十四岁的年纪怎么会得了这个病哪?

连亮子回来了我都没有发现:“

“怎么了,发什么愣?”

“噢!下班了,才几点啊?”

“还几点哪!太阳都快落山了,没做饭哪?”

“哎!我给你煮碗面吧!王萍儿得癌症了,明天要手术。”

“什么?王萍,前几天我还在公司见过她一回哪!得的什么病?”亮子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胃癌。”

“会有生命危险吗?”

“不知道,明天去看看吧!”我终于憋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声音也有些哽噎。

“我跟你一起吧!开车还方便些。”

“行!天妒红颜,这么小的岁数怎么就会得了绝症哪?”

“你也别难过了,吉人自有天相。”亮子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下来:“胃病多因饮食,看她那文质彬彬的样子,为什么会得了那种病哪?”

鬼才知道为什么?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人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就象成子说的那样,人到了省肿瘤医院就基本断定了是癌症。王萍并不是傻子,她在被推进手术室前强打着精神微笑了一下。

“胃切除四分之三意味着什么?”我悄悄的问身边的成子。

他摇了摇头:“本来医生建议全部切除的,那就是直接宣布了死亡,只是时间问题。为了有点希望我强行让留下了一点儿,还不知道成不成了。”

我看着强势的成子眼角流下了泪,心中也是一酸:“命中注定她有此一劫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一会儿爸妈就过来,我怎么跟二老交待哪!”他低头看鞋尖。

“人各有命富贵在天,这也许只是萍儿命中的一劫。上苍有好生之德,不会那么绝情的吧!”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成功的大男孩,他现在的样子让我在一次回到了青春那个羞涩的年代。

“老天何时开过眼,朱门酒肉臭,那个年代才过去了多少个春秋?也就是现在好了,丰衣足食。偏偏这个时候我至亲的人却发生了这种变故,七姐你说这是老天在惩罚我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上苍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哪?”

他情感的闸门一下子倾泻而出,即便是满屋子的人,当然还有依依与亮子在跟前。他象失去了礼智一样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肩头,泪水流在了我的脸上。

等待,慢长的等待。六楼手术室休息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大钟的钟针在咯噔咯噔有节奏的响动着。我身边的刘海哭抽着脸,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依依在一旁跟小玉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看着成子,心中默默的祈祷着,愿我所爱的人都能够快乐!~

一个小时后,主刀医师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谁是王萍旳家属?”他脸上带了个大口罩,说话嗡声嗡气的。

所有的人一下子围拢了过去,成子迫不及待的问到,声音也有些颤抖:“我是她哥,大夫有什么问题吗?”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叶总你家老婆飘了叶总你家老婆飘了白狐楚歌|短篇她怎么也没想到投胎失败居然变成了一个奶娃娃,奶娃娃能干啥? 这里没有灵力修炼都是问题,她的翅膀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来,她想飞,飞飞飞…… 多年后 “叶总你老婆飘了,怎么办?” 叶总头疼了,自从媳妇可以飞了之后她是天天飞,一飞就不知道飞哪去了,派人找他们又不能飞。 还有那个小米,居然可以变成人,还是个男人。天天和自己媳妇“双宿双飞”,咬牙切齿的他只能干看……看个毛线看什么也看不着。 他想通了,与其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干着急,还不如自己每次都在后院坐等媳妇回来,给她递水递吃的。
  • 学习与恋爱我都要学习与恋爱我都要躲避重复名|短篇开学第一天,男女主直接同居够劲暴不。。。
  • 翠螺之恋翠螺之恋胡祖寅|短篇顾一平身为教师,却面临母亲早逝家境贫寒的窘境,但他并不气馁,努力克服种种阻碍,大胆追求幸福,终于和漂亮的杜丽丽结为伉俪,完成了一桩美好的心愿。
  • 我为守护陵墓的僵尸王者我为守护陵墓的僵尸王者计划副反应|短篇我是守护墓地的僵尸,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我已经忘记自己曾经是个僵尸,久到忘记了从前的一切,久到我忘记自己的身份,隐隐于世......
  • 狗相机和摄影师狗相机和摄影师挖坑埋伏|短篇同一片天空,不同的两个世界,一条狗和一个摄影师,各自演绎着不同的故事。彼此守护着彼此,彼此成就着彼此。我带你看遍人间繁华,你带我浏览世外桃花。 “拉菲,由于你对人类作出的突出贡献,现特授予你荣誉公民的称号,享有一个人类享有的所有权利。”
  • 随风而叹随风而叹叶铭鹏|短篇有些故事,想倾诉,却不知与何人谈及。 有些感情,怕忘记,执笔诉往事之迷惘。
  • 他如星辰不可及他如星辰不可及昼生月|短篇【新书已发~《傅先生为何那样》】 沈梨嫁给了全A国每一个单身及已婚女士的意难平、求不得、堪称梦中的高富帅、梦外的高岭之花、高冷男神谢煜。 “谢煜,今天不去公司陪我在家玩儿好不好!” 男人毫不犹豫下达了全公司今天放假一天的命令,毅然决然抱着自家媳妇儿宠溺道: “好!” “谢煜,我听说Z国最知名的电影明天就要上映了,我想看首映场好不好!” 男人大手一挥寻了全市最好的电影院果断包下全场后如小奶狗一般讨好似的抱着媳妇儿宠溺道: “好!” “谢煜,后天Z国的影帝会来A国开粉丝见面会,我想去看看!” 男人立马斥下巨资包下一架飞机后宠溺...宠个头! “不准,Z国的影帝有什么好看的,能有我好看吗?!” 沈梨瞧着男人狭长深邃的眸中泛着危险的目光,连忙反手抱住男人蹭了蹭他的脸笑道:“没有没有,他哪有你好看呀!” 当吃瓜群众们发现高冷男神居然是个宠妻狂魔,纷纷捂脸表示没眼看,心中高呼:还我原来的高冷男神形象!
  • 日月情书日月情书过往可书|短篇及时捕捉脑海中闪现的话语,记录每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 万物笙歌万物笙歌鬼门九爷|短篇要进步,就要用拥有一个写手的愤怒,去仇恨比自己好的人,用实力将他超越,在到达顶峰,如果没人可比,那是不可能的,倘若真是如此,那就用仇恨的方法去超越自己!
  • 如果时间可以再重来如果时间可以再重来娃娃脸女生|短篇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切还会发生吗?她还会这样选择吗?我还会这样选择吗?我一次次的问自己,答案却还是一样的,她那么善良,那么喜欢助人为乐,又怎么会见死不救呢?亲爱的,我要拿你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办?亲爱的,下辈子,你一定要来找我,让我再爱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