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喜忧参半

南风劲月担心不已,害怕尚倾雪会出事!

侍卫马不停蹄地请来大夫,为尚倾雪医治。

两个小家伙也被吓得不轻,生怕阿娘又会离开,眼泪婆娑不已。

大夫急冲冲赶过来,就立刻给尚倾雪号脉,只见他眉间露出喜悦之色,然后直接来了一句:“王爷,恭喜您了,王妃这是喜脉!”

南风劲月一听,一下愣住了,突然间回神,大笑:“赏,给本王重赏!”

此刻是画风突变,南风劲月又担忧问:“那王妃怎么还不醒来啊?是不是,身体有恙啊?”

“王妃只是最近有些疲惫,加上衣服穿得太紧身了,导致呼吸不畅,晕倒了!稍后开一些保胎安神药就好了!”大夫临走时,还不忘在南风劲月耳边单独说了几句。

南风劲月一听,咳嗽一声,耳根还泛红。

送走大夫后,南风劲月就守在妻子身边,望着如此娇俏之人,想想以后都要克制,就有些心有不甘,可是为了以后,还是忍住。

良久,尚倾雪终于醒了!

这一觉,她睡得真踏实!

“阿雪,你醒了!渴了吧,来喝口水!”南风劲月小心翼翼地喂着,生怕有什么闪失!

“阿月,你怎么啦?”尚倾雪一觉起来,感觉丈夫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王妃,您现在是双身子,这是王爷给您备的新衣裳,宽松舒适!奴婢,这就为您更衣换上!”丫鬟喜笑颜开地端着新衣裳进门。

“啊?难道我怀孕了!”尚倾雪立刻印证了自己的猜想,之前一直不曾来葵水,原来是这个原因。

“是啊,恭喜王妃了!”

“阿雪,你要当娘了,本王要爹了!赶紧的,回王府,全府戒备!”南风劲月欣喜片刻过后,就立刻想到了日后的安全问题,一刻也不落下,直接回王府。

自从,王妃怀孕了,整个雪城都传开了,自然也就传到了白羽的耳朵里。

白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喝闷酒,一言不发,也不见任何人!

“少夫人,少爷说了不见任何人!请您回吧!”小斯在外拦住了顾二小姐,现在白羽的妻子。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拦住本夫人的路,滚开!”顾氏自从嫁进来后,可就一直过得不如意,处处受到刁难,心里十分不痛快!

“谁在外大肆喧哗,给本少爷滚开!”白羽本王心情就不佳,外面的嘈杂令他心情更是烦闷,直接将酒壶砸向外面。

顿时吓得顾氏惊慌失色,大叫不已!

“白羽,你有病吧!怎么听到雪城那边喜事,不痛快了!有本事,你自己去抢啊!”顾氏也干脆破罐子破摔,一顿大吵大闹!

顿时,夫妻两就开架。

结果,把白家家主给惊扰了,直接过来了,看到儿子儿媳这幅模样,简直是痛心疾首,自从白羽成亲后,家里就时常吵闹不止,现在这门亲事都成烫手山芋。

想想,都是后悔不已!

“你们成何体统,白家的脸面都让你们两丢光了!真是家门不幸!”白家家主真是气愤不已啊,可是无济于事。

这场婚姻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阴谋下的牺牲品,只是利益关系而已!

白羽也很苦恼这样的婚姻生活,可是木已成舟,除了懊恼,还能做什么?

白羽一个人去外面清净,直接去烟花楼潇洒!

此处夜夜笙歌,一派繁华景象!

身在繁华簇拥中,白羽还是很失落。那些丢失的东西,再也难以找回,难道此生就注定如此错过吗?

白羽思索了很久,总觉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太过于诡异,明明设计好的,为什么还是会出现失误!看来,他要仔细查一下那天事情的细节!

看见远处花娘手中的酒杯和酒壶,跟客人喝酒时,在酒壶底下转动一下,给自己倒一杯!这酒怎么喝都不醉,玄机在壶底!

看到这一幕,白羽突然明白了,自己那天晚上被人算计了!

那是谁在背后插了一脚?

白羽绝不会就被人这样不明不白设计了,有人做了局中局,让自己直接钻入这个圈套!

想到这里,白羽立刻召集手下人马,全力调查当日在郡主府的事情!

探子很快就给白羽带来了消息,白羽一看,就发现了一个人的异常。

“蔺时?他?蔺家的养子!”白羽回想之前总总,发现很多端倪!

“看来需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人的一切事情!”白羽直接下令把目标锁定在蔺时的身上!

蔺时站在窗前,突然打了个喷嚏!总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好像有人盯着他。

现在雪域的喜事莫过于多年单身的雪衣王终于娶妻生子了,之前坊间还有传闻说如今的雪衣王是个断袖,可事实胜于雄辩。

蔺时看到现在的结果,也是颇为满意。要是当时,他没有多一个心眼,可现在姐姐的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

回忆过往,蔺时知道姐姐是多么不容易,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后盾护她终生。

这一次的选夫计划是完全按照他的标准来执行的,那么歪瓜裂枣,一律淘汰。想想自己马上就要当舅舅了,心里就颇为开心!

为了姐姐和自己的未来,还有未来的外甥,他一定要小心谨慎行事,以免被对手给盯上。

这些年,他苦心在雪域经营那么久,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姐姐不在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也不必要再事事遵循别人的意志,可以自己过自己的生活。

虽然,雪衣王为人狠厉决绝;但是对于自己的人却是十分护短,况且他是非常爱自己的姐姐,也一定会宠爱她一辈子。

回想起,初遇姐姐的场景,一眨眼过去了十年;这十年来,姐姐一直都在细心呵护自己,给了他这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与温暖!

蔺时很知足现在的生活,能和姐姐这么近的生活在一起,是他这辈子最欢喜的事情。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时,被人惊醒。

“谁?”蔺时突然回头一看。

“时少爷,别来无恙!主上让小的给您托个口信,您也该给雪衣王去道喜了!以表示蔺家对于雪衣王的友好!”

来人是一个跟蔺时年纪相仿的少年,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原来是你,义父怎么舍得派你来了!伤,养好了?”蔺时不屑地看着此人。

以前在蔺府,这两人就一直两看生厌,矛盾重重!

现在好不容抓住对方的小尾巴,怎么会这么容易放过呢?

“放心吧!本少爷还等着看好戏,怎么也得来啊!”这少年死死地盯着蔺时。

“你小子,最好不要在这惹是生非,小心一点!”蔺时知道此人不是个省油的灯,肯定会见缝插针。

“你做好你的事情,本少爷,走了!”说完,这少年即刻消失不见。

蔺时,看着消失的背景,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雪衣王府一派喜庆,到处洋溢着活力。

老管家的脸上是乐开花了,心里想这下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一桩心事。

王府里其他的下人也是乐呵呵,:“咋们王爷总算是开窍了!”

雪衣王听着这些话,心里不觉得聒噪,反而有一种被人羡慕嫉妒恨的优越感!

多年夙愿,今日总算圆满!

南风劲月赶紧找来了大夫,细细询问着关于孕妇和胎儿的注意事项,生怕自己有所纰漏,毕竟人生第一次当爹,还是有些茫然。

大夫细细跟南风劲月讲述了关于孕妇的注意事项,以及夫妻间的生活方式。

南风劲月听得特别认真,甚至还拿纸笔亲自记录下来。

老管家在一旁看的直愣了,心里嘀咕:“这还是那个清冷的王爷吗?”

南风劲月做完这一系列功课,甚至还在全府宣导孕妇注意事项,从吃穿用度到环境变化,都事无巨细一一阐述,整个雪衣王府瞬间是提高警戒度。

尚倾雪所在的院内凡事有台阶的地方,都一一检查,是否地板砖有松动,院子的花草是否能养神,有利于孕妇心情舒畅。

这一波大操作,简直让尚倾雪目瞪口呆,一时间都晃不过神。

“阿月,你也太小心谨慎了,这样搞的我很紧张!”尚倾雪向南风劲月述说着。

“本王第一次当爹,要格外小心谨慎点也是应该的,毕竟经验有限!你是本王不可缺失的唯一,不能在遭受半点伤害了!”南风劲月耐心地安慰妻子。

他心里其实是很担心,毕竟这些年,他在外树敌颇多,有明有暗,谁也不知道危险何时回降临。以前,他孤家寡人,毫无牵挂,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自己最在意的人,自己最柔软的部位已经暴露在外了,不得不做到万无一失。

“你是本王最柔软的地方,是本王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可触碰,否则.......”

“好了,我知道了,阿月!我也会保护好自己和我们的孩子,不要太过担心了!早点休息吧!今天也折腾一天了!”

“好!”

尚倾雪怀孕以后变得格外嗜睡,一天到晚老是觉得自己睡不醒,吃的也很多,感觉这孕期变化也太大了!

这段时间,尚倾雪也不曾出府,一直都待在自己的庭院里,其他来访的客人全部都老管家打发。

“王妃,有人来了,一定要面见你!”老管家匆匆来报!

尚倾雪感到很意外,之前那些人都被打发走了,怎么还会出现其他的人,看来者不善!

来人者是一位小妇人,面色憔悴,身段似弱柳扶风,一看就个惹人心疼的女子,身边还牵着一个两岁的孩子,这孩子无精打采,看样子似乎病了!

“姑娘是何许人也?”尚倾雪将人上下打量一番,随即问道。

“奴婢拜见王妃!本不应打扰王妃的,可是,奴婢也是毫无办法啊!可怜这孩子了?”跪在地上的女子嘤嘤哭泣道。

“哦?说来听听!”尚倾雪很好奇这个扶风弱柳的女子。

“奴婢是之前服侍王爷的,后来被派去照顾虞美人了,后因为主子得宠,王爷也爱惜主子,可是后来好景不长,主子生了孩子,身子弱了,竟一病不起,最后去了!奴婢一人带着可怜的小主子,一路沿街乞讨,才到了雪城,这才见到了老管家!请王妃救救小主子吧!如果,王妃不信,可以一看小主子身上的信物!”这女子哭得到是如梨花带泪般,惹人心疼!

尚倾雪都觉得心疼,何况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呢?心里:“看来,南风劲月这个家伙还有很多秘密没有交代啊?等着吧!本姑奶奶一定给你一一扒出来!看你怎么解释!”

“既然是王爷的孩子,那本王妃自然不能亏待!”尚倾雪看了看孩子身上的玉佩,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南风家独有的,孩子的身份是不会错的!

那么这其中肯定还有其他的原由,看来需要好好查实一番!

南风劲月前脚刚出去视察军务,后脚就有人抱着孩子前来认爹,看来事情不一般。

尚倾雪可不是一般的世家之女,她可是历经风雨洗礼,拼杀战场的女子,管理着那么事务,怎么会被这种小伎俩给吓到!

“管家,你赶紧请大夫为孩子诊治一下,看看是什么原因?”尚倾雪觉得第一要务,就是救治这个孩子!其他的稍后再说,毕竟孩子的生命是无辜的!

“安排这位姑娘在厢房住下,一切等王爷回来再做决定!本王妃乏了,一切交给管家处理!”说完,尚倾雪就瞌睡上头,直接回屋休息了!

老管家让大夫诊治后,大夫吓了一跳,:“这孩子得了痘症,会传染!赶紧隔离,千万不要让王妃接触,毕竟孕期的人,身子骨弱!”

“啊?”老管家吓得直冒汗!

“王妃。王妃刚看过这孩子,这可是如何是好?”老管家很自责,一时间后悔不已,不应该那么冲动带孩子见了王妃!

“什么?”大夫也吓了一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涅磐重生:傻王的倾世王妃涅磐重生:傻王的倾世王妃霸气的花爷|古言她,21世纪的王牌杀手,却穿越成为上官府里最无用的花瓶七小姐。当她成为她时,初露风华,那以是光芒万丈了。当她决定要震惊世人时,当今朝上皇上却把她赐给当朝五王爷的正王妃。他,当今朝上的痴傻五王爷,殊不知他是在扮猪吃老虎。当她遇上了他,就如火花一般的碰撞,到底会发生这样的故事呢.................
  • 狂帝追妻:爆宠小萌妃狂帝追妻:爆宠小萌妃洪荒之力|古言高考理科状元,一朝穿越,成了墙角蹲的小傻姑。路上捡了个小乞丐,结果是流落民间的太子爷。抓了一只大鸟来烤,竟然是神鸟凤凰。包扎个伤口,却撕了王爷的底裤。本来买块地要当个小财主,最后万民拥戴成女王。她咆哮:你们古代人真会玩!!她真的只想很低调。
  • 异世苏醒异世苏醒玲嫣|古言有时候看见的死,未必是死,命运终将会让你遇见你该遇见的人,哪怕是相隔几万年。
  • 江山如娇医妃归来江山如娇医妃归来荨白|古言这是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且看穿越时空而来的医学界高手离陌雪如何拯救自己的哥哥离陌寒。穿越附带外挂,不曾想这外挂是个“坑货”。当遇见自己的真爱-修真界的王;帝无邪。没有情商的她又该何去何从呢?
  • 雪夜梨花雪夜梨花隐身的小纪|古言乐府,坐落于大众王朝中城一隅,毗邻庞大的皇宫。在忠朝开国之初,它本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小器乐机构,只因当朝天子喜爱音乐,犹嗜雅乐,乐府的地位便腾挪跳跃,扶摇直上。 而三十六年匆匆过去,转瞬之间,蒲雪也从一个小小的乐工,成长为乐府首席府令。回首过去,是阴谋,是苦涩,又是幸运,是甜蜜。而最另她难以忘记的,是十五岁初见时,白衣少年乐师那浅笑着的脸庞。 当《雪夜》奏起之时,梨树花开,一曲恋歌悄然盛放。 当阴谋掀开之时,鲜血淋漓,我必用生命守卫吾之所爱。
  • 神医毒妃:废材狂小姐神医毒妃:废材狂小姐日记本|古言她,医药世家的废材小姐,天生丑颜,受尽冷眼;他,黑暗中走出的暗夜邪皇,执掌生死,盖世无双!初见时,她群敌环伺,四面楚歌,那狂傲的眼,璀璨的眸,惊艳了最深沉的昏暗!当浴火重生的她和天神般降临的他相遇时,是劫数,亦或是命数?且看废材毒女如何破开重重荆棘,颠覆山河,玩转天下!这是关于腹黑高冷闷骚男和犀利毒舌无赖女一路逆天的神奇故事!
  • 皇后这官儿不好当皇后这官儿不好当玖念歆焉|古言《本文已弃,请勿跳坑!!!》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怎么就到了古代?还成为了皇后!?南溪没想到皇上也是个高冷腹黑的主……“北夜澈,你要干嘛(○?ε?○)”南溪问。北夜澈勾了勾唇角:“当然是,吃你啦!”春光旖旎……((?(//?Д/?/)?))
  • 亡妃归来:腹黑王爷绝世宠亡妃归来:腹黑王爷绝世宠棠小七|古言她倾心于祁枫,好不容易嫁给他,为他付出了所有,却还是抵不过他的野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庶女成后,魔尊束手就擒庶女成后,魔尊束手就擒小铭子|古言双面娇娃,人前一个样,背后一个样,样样儿都是她被分手时来穿越,生化女博士表示此生做人要低调!但,一不小心降服魔尊,统领大陆,称霸武林,牛哄哄的人生谁能挡?皇后嫡长子,全国企盼,理当为北冥国第一继承者只可惜天生银发,眉心朱砂,天师断言,妖孽之子母后废弃,驱逐蛮荒,竟成为天下第一魔尊当冷漠寒心的他偶遇装傻卖乖的她,人生只剩下:宠宠宠
  • 庶女逆袭通关指南庶女逆袭通关指南晚晚不是婉|古言前方高能! 虞青梧虽是虞将军府庶女却混的连烧火丫头都不如, 摊上了个恶嫡母,亲爹也不管不顾, 虞家嫡长女不嫁的夫君她嫁, 却不料几番折腾落入了国公府里, 有花不完的钱,京城美男子夫君宠, 命运悲惨却有深谋远虑的庶女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 值得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