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0章 终章

檀魇飞身下床,身上已经齐整了,他也唤出自己的法器,严肃的看着雪嫣。

琅月也逐渐感觉到气氛的不寻常,自己摸索着躲到了床榻的另一角,免得做了炮灰。

檀魇哪里会记得千百年前自己的一桩露水情缘呢,看着眼前的女子愣是没有想出来是谁。

雪嫣却没再给他想起来的机会,挥剑攻了过去,檀魇想要避开,可那股凶猛的剑气还是让伤到了他。

雪嫣接连几剑都让他接连后退,她将龙珠放在体内,疗伤时都没有拿出来过,可如今想灭了他,必须要龙珠才行。

檀魇翻身回击却被她连连避过,他以往都是那个游刃有余的人,此刻却被这女子完完全全的压制,他心中怒气翻滚,想起自己的保命法宝,就按下一些心来,可还没等他捏完咒,雪嫣混合着龙珠力量的一击到了。

檀魇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他瞪大了双眼,嘴中还在低吼着——薛严,他在死去的这一刻终于明白了,她是谁。

雪嫣被他死前的反击击中,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她看向瑟瑟发抖缩在床脚的琅月,琅月满脸泪水,声音颤抖:“别……别……杀……我,求你……”

雪嫣冷漠的收回猩红的眸子:“罢了,你走吧。”

雪嫣撤回自己的结界,飞身离开了。

魔宫这一日都没有安宁过,雪嫣在远处的山上遥遥望着,魔尊死了,群龙无首,有想要另立新君的,有想要卷铺盖跑路的,还有心怀鬼胎的。

入夜后,雪嫣才又回到这里,她找准了姬璎的宫殿,落了下来,藏身在一处人烟稀少的殿内。

“魔后自戕了!魔后自戕了,快来人啊!”

“什么?”

雪嫣正想着如何去刺杀,就听见一阵乱哄哄的叫声,原本安静下来的宫内又开始吵闹,雪嫣也愣住了,化身成宫内侍从的模样,跟着人流末尾一起跑着。

等她到了主殿,看到一个纤弱的身体躺在檀魇的胸口,雪嫣心中却是终于放下了什么,姬璎的法器噬魂旗没了主人的力量拘束,里面的孤魂冤鬼都跑了出来,在大殿内到处飞舞,雪嫣也看到了娘亲,娘亲依旧是没了从前的记忆,且越发虚弱,目光空洞。

雪嫣施法偷偷将娘亲的魂魄引了回来。她悄悄的离开了魔界,去了冥界,送娘亲的魂魄过了渡桥,自然有冥界的特使送她去投胎转世,雪嫣看着娘亲的背影,只盼望下辈子娘亲可以做个普通人。

凌华之前回来后细细查了雪嫣的案子,发现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那个告发的神仙——邗尧,而自己在查探那日他也在,那么他极有可能是那次和姬璎接头送消息的人。凌华这次没有打草惊蛇了,先从佑圣真君那处堂而皇之的把人借回来,囚禁起来。

魔界一连失去了魔尊和魔后,原本在嗔海边严阵以待的魔兵也都收兵了,六界都知晓了此事,魔界原本拉拢的几个部族都纷纷向天界投诚,妖王得知爱女死讯后也是伤心过度,宣布不再参与纷争。

凌华给雪嫣传了信后,雪嫣就启程到了天界,关于她的这件事,总算可以真相大白了。

原本邗尧什么都不愿意吐露,听凌华说姬璎和檀魇已死,便没再犹豫什么,把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一股脑的倒出来了,凌华命手下记下口供,带着人犯和口供一起去了天君那里。

大殿内,天君这几日的眉头总算舒展开了,连脾气都好了不少,见凌华来了,还和煦的招呼:“神君来了,快帮本君看看这副九州清晏图,如何?”

凌华见礼后,便道:“天君的东西自是极好的,只是小神今日为了一桩冤案而来。”

“什么冤案?神君何时办过冤案?”天君还神色轻松的说笑。

“是我宫中名唤雪嫣的小仙,她从未做过魔界的细作,并且天界此次的危机能解,都是雪嫣的功劳。”他说着,将雪嫣绘制的羊皮卷给天君呈了上去,天君面色凝住,接过来看了几眼。

凌华接着说道:“真正的奸细和雪嫣此刻都在殿外,请天君唤他们入内。”

天君似乎是不怎么乐意,面上满是不情愿。

度厄真人此时却也迈步进来了,向天君行了个礼:“凌华请贫道来做见证,不知是何事。”

天君面色尴尬,目光却瞪向凌华。

没过一会儿,天界有品阶的神仙接二连三的都来了,大殿不一会儿就挤满了神仙。

天君的面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叫了人带雪嫣和邗尧进来。

邗尧老老实实的跪下,将自己的罪行都供述了,他的族人都不会再受到威胁,他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何况自己这些日子做的事实在是罪大恶极。他们一族之所以存有暗系灵根,就因为他们是魔族与天族结合的存在,所以即可以修仙,也可以修魔,但避居义绥山就是为了不参与两界纷争,谁知还是被姬璎找了出来。

雪嫣在一旁仿佛在听着旁人的事,面上不悲不喜。凌华却从心中泛起一阵酸楚,这个清白来的太晚了。

天君听完后脸色更加丰富,尴尬交织着难堪,他沉默了半晌,还是度厄真人先开口:“天君,既然是冤案,就还苦主一个清白吧。”

天君清了清嗓子:“既然如此,便恕雪嫣无罪,恢复仙籍。”

“谢天君,只是雪嫣还有一事相求。”

“还有事?”天君仿佛有些不高兴了。

“清澜仙子和破军星君是出于无奈救了雪嫣,如今一个被囚,一个被贬,雪嫣请天君为他们正名。”

天君犹豫着看了看度厄真人,嘴里喃喃道:“这……恐怕……”

度厄真人接过话头:“这天君自然是要官复原职加以安抚的,不然令众仙寒心啊。”

天君听了度厄真人的话不由去瞅瞅其他人的样子,仿佛也期盼着他下这个命令。

他犹豫了许久,道:“是,那便恢复破军官职,清澜仙子也一并放了。破军便升为九星君之首位,清澜仙子便跃升为兜率宫的掌事仙子。”

雪嫣的面上终于露出吟吟笑意:“谢天君,雪嫣如今体内暗系灵根已经被破除封印,不适合再居天界仙位,恳请天君许我做一散修,流连六界。”

天君这回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爽快的允了。

雪嫣走出天宫大门,只觉得身上的担子算是完完全全的卸干净了,如今的她只想快些去过自己的快意日子,她盘算着要先去玄天宗,看看师兄奚泓将宗门打理的如何。

身后一阵风呼啸着逼近了,雪嫣便放慢了脚步,果然一个温和的嗓音响起:“雪嫣,你把本君忘了。”

雪嫣嘻嘻哈哈的回头:“还本君呢,你现在可什么都不是了!”

“是,以后唤我凌华便好。”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不曾歌舞,何为倾城不曾歌舞,何为倾城裳行|仙侠人最可悲的不是生离死别,而是在你逝去的时候,我依旧在倾尽天下的寻你。*念歌:思念如故,踏歌纷来顾城:一顾倾城,倾天下人心
  • 摹仙摹仙归云居士|仙侠千年前,一场浩劫后,仙道被毁了! 千年后,苏陌的一场梦,在应天等人的暗中干预下,九洲众生加快了探索仙道的步伐。 从此,雷泽晶儡、赤焰兽人冰沙海沐、魑魅魍魉、妖魔鬼怪……纷纷出世。 天下谁又能猜想得到,一场巨大阴谋早已暗中布局,欺骗了九洲众生整整一千年! 苏陌只想找到六年前灭苏家满门的凶手报仇,却逐渐卷入惊世大阴谋中。 于是,苏陌艰难险阻寻仇之路、九洲众生苦苦求仙之旅等各种矛盾逐渐集中在一起,爆发了一系列诡秘离奇的故事。 QQ群【云归红尘】【516822823】,一起来修仙!
  • 花千骨之重生番外花千骨之重生番外笔名是雪儿|仙侠花千骨被救活了,她与白子画又会发生什么书呢?
  • 月府仙门月府仙门聪明|仙侠被社会现实所压垮的叶林,在一次看月食的时候意外的穿越到了修真界,以在地球努力的天分,叶林在修真界也开始了努力的修行,只是资质极差的他一直被同门取笑。可是,他真的是资质极差么?还是因为他是带着月亮一起穿越过来所以受到什么影响么?!且看地球青年成为修真界至强的修仙之路……
  • 离月尽离月尽渺无影|仙侠他执一紫剑,立于一树繁花之下。衣袖沾染上一团团朦朦胧胧的花香,三千青丝倾尽风华。满眼桃花,依旧深红浅红。那一眼就定了一世情殇。只有眼眸迷离渐起,流离了谁的年华。方知一梦三生,如今只有寒雪飘满枯萎的枝桠,为年轮披上了层层雪衣。一脚一浅一孤影走向独自白头。时光冷若冰霜,却凝结不了那清冷无双的脚步。只有行单影只,颠沛浪迹在天涯海角,看尽他未曾看过的风景如画。她又独自凭栏,玉阶之上的星星和萤火虫浮游,那一刻即为三生梦魇,相思寸烬。惟有在月镜之中,望他的沧桑容颜,一望断肠……
  • 道稗录道稗录惆怅远行客|仙侠自三元开道、四玄弘法,吾道遂昌。万载以来,螽斯绳绳,瓜瓞绵绵,无不深感先人之遗泽。然吾辈不肖,逐利蒙昧,以致亲疏不辨、远近不分,族人相见,昧同路人,数典每每忘祖之局面,殊为非正常之状况也。今不忍众生愚昧,故择奇人异事志之,以彰天道。若有偏颇之处,必为胡诌耳,不可信之。——刀笔小道
  • 混元天录混元天录希言者|仙侠世界之极,何路可终?混元天上,谁录道名?诸天万界,百世千族,一念一界生,一念一界灭。生灭无穷,唯踏道不止!一个少年,自山林而来,于凡尘中起,又将走出何等道路?
  • 无幽劫无幽劫箫声迷迹|仙侠精灵,由得天地造化生出意识化身成人的种族,他们单纯善良,从生出意识的那一刻,修炼成了他们的毕生追求,只愿与天同寿,长生不老;人类,有着复杂情感的种族,他们彼此勾心斗角,情感极为复杂。当两方不同世界相连,两种不同的种族相遇,彼此间的恩恩怨怨爱恨纠缠又将如何去面对。***********《无幽劫》是一本带有玄幻色彩的古典仙侠小说,可以说是一部“玄幻仙侠”,所以本书的读者朋友也可以把它当成玄幻小说来看。************
  • 父亲去哪了父亲去哪了你来了|仙侠这是一个熊孩子找爸爸的故事,也许也找妈妈,找姥姥,找爷爷,找奶奶。。。。。总之故事你值得期待,
  • 画然仙君画然仙君一识微|仙侠千载寂寥,披图可鉴, 万古壮史,日月明表。 一支画笔明劝诫,一幅巨画著升沉。 天地宝物能者居,山川共鸣仙君起。 …………………………………………………… 安平小子偶得仙尊灵术,后机缘二三执笔飞升,终成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