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7章 番外:白首不相离

2000年,江西省景德镇,一栋徽式门楼的正厅电话响起。

“喂。”

“喂,新月,你让我恢复的老照片弄好了,告诉你一声。”

“谢了,就知道你肯定能修复。”

“少拍我的马屁了,不过那张照片的时间太久了,要想还原到最初的状态是不可能的,多少会有些失真。不过说真的,你上次和我说你太爷爷总是念叨着他老伴儿当年有多漂亮,我还不相信,看了照片才觉得,你没能遗传下来这么好的基因,还真是浪费。”

“你就不能嘴上积点儿德,唉……我本来还打算为了感谢我最好的姐妹这么辛苦帮我的份儿上,请你吃顿好的,没想到你这么不留情面,还是算了。”新月端起手上的咖啡,倚着沙发。

“别别别……我是开玩笑的,我跟你说,我可是为了这张照片,夜以继日、加班加点的。我都把照相馆里其他的客人的业务排在后面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你不说我都忘了,后天,我还要买票。”

“瞧瞧你这脑子吧,对了,你写的小说我看完了,只是没想到,会是你太爷爷那个时候的,是他老人家讲给你的吗?”

“太爷爷只和我说了一部分,剩下的都是我续写的……”

“妈妈……”新月身后传来软糯的叫声,站在原地的小女孩儿看起来大抵五六岁。

“先不和你说了,楠楠在叫我呢,等我到的时候联系你。”新月挂了电话,半蹲在地上,抱起孩子坐上沙发,“怎么了?是不是被妈妈打电话吵醒了?”

楠楠搂着她的脖子,睡眼惺忪的打着哈切,拨浪鼓似的直摇头,

“妈妈,你在给谁打电话呢?”

“你白阿姨,上次你过生日,还给你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都挂在房间里,还记得吗?”

“记得。”楠楠揉着眼睛四处环视,像是在找什么,“爸爸呢?”

“嗯……爸爸出门的时候,说要暂时保密,不过楠楠这么乖,妈妈就偷偷告诉你。”

新月故作神秘的模样,楠楠附耳过去,她小声的说着,

“爸爸出去给你买礼物了。”

“真的吗?”

小孩子一听见有礼物,自然欢呼雀跃,声音拖得细尖。

“当然了,不过等会儿你要假装不知道,不然你爸又该和我唠叨了。”

“嗯。那我先去看书了,妈妈我们晚上吃什么?”

“……胖鱼头怎么样?”

“好~”楠楠跳下沙发,直奔书房的方向,新月看着她幼小的身影,不甚满足。

她起身回到平日的工作台,摆着书写的笔迹和稿件,还有她写的书。

新月拿起那本刚才白冰说的书,因为总是听起太爷爷说着那时的事情,她觉得是个不错的故事,应该留个纪念。写着写着,也就没停下。

余光瞥见熟悉的身影,偏过头。

“新月。”

“你回来了。”

他放下手上的东西,到厨房倒了杯水,走到桌子旁,

“是你写的新书。”

“嗯。对了,我们后天不是要去太爷爷那儿吗,我还没买票呢。”

“放心吧,我早就买好了。楠楠在午睡吗?”

“睡醒了,刚才还问你去哪儿了。”

“正好,给她的礼物,你没告诉她吧。”

新月心虚的转了转眼,扶着眼镜框,

“没有。”

“那就好……”他好像恍然间发现什么,在买回来的东西里面翻来翻去。

“你找什么呢?”

“我给女儿买的礼物,我刚才还拿在手上的,怎么不见了?”

“你该不会又在找钱的时候,落在收银台了吧。”

他听新月一说,如梦初醒似的,夺门而出,脚上的拖鞋都没来及换。

“哎……顾骁!”

顾骁听见喊声紧忙回头,

“怎么了?”

新月哭笑不得,工作的时候心细如发,怎么一到了过日子的节骨眼儿上,总是要多些提醒。

“鞋,鞋没换。”

顾骁低头一看,在旁讪笑,长舒气,放缓了脚步,又往回走。

过了两天,三口人坐着火车踏上到德化的旅途,新月想拿着出版商给她第一本的成书送给太爷爷。

她想起太爷爷最初提及当年旧事的神情,眼睛里都和着宽慰的满足。

……

1937年,连穆清五年忌辰的时候,他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德化。

当年在上海诀别,穆清手指搭在扳机上的瞬间,日本人的炮火袭击了秦翰所在的学校。

等到炮火息宁,被轰炸的地方哪还能找得到尸身,瑾瑜也未能见到她最后一面。东霖护住他,生生将他拽走,无奈只得在德化的山上,为她立了衣冠冢。

每年如此,若不是有这两个孩子,瑾瑜往后的日子恐怕更加难捱,甚至想过为何自己幸存下来。

那时他一个人照顾儿女,难免分身乏术,欣溶便时常照看他们。

她不在的初年,他经常在夜深人静,两个孩子又睡下,想起两人在栾秀阁那次的相遇。

其实当时,瑾瑜见到她第一眼时,心绪如同倏然激荡的涌潮,又从她本应愉悦的眉目中,看到了难以言表的忧伤。

那之后,就在姚家看到她,瑾瑜先前也觉得,不是巧合。与连穆清每次的言谈,都是心口不一,在以为她只是连家的眼线之前,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就在这样被种种“巧合”的安排下,成了夫妻。其实当时的他,当真因为这门亲事而喜悦。

只是为了对付各种丝丝绕绕又盘根错节的关系,他不得已有所隐瞒,直到两人终于因为当年竹林一见得以敞开心扉。

穆清在失了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在他当时看来无所谓的态度,和言语的铺垫,让他冲昏了头脑。但尽管是这样,他也只能独坐在酒坊中伤神,心里却始终恨不起来。纵有再大的恨意,只要一到她面前,只要她开口挽留,尽数烟消云散。

府上被围困,瑾瑜得知家中境遇,本想单枪匹马的迎击,是薛飞留下的字条。说穆清之前察觉有线人,所以和他说过希望能在危机时出一臂之力。

也正是如此,他冷静下来,放下身段去求魏显荣,这才有机会救出东霖和整个姚家。

紧接着就是每日都难得平静,穆清回德化时,他坐立难安,本是想要吩咐他人暗中保护。

最后还是找了由头,暗中到德化,好在他来得及时,也得知了穆清言不由衷的真相。

瑾瑜更是内疚,决定再也不会将所有都抛诸脑后,义无反顾的相信她,陪穆清走完所有的艰难与开朗。

可是姚家的危机接踵而至,容不得人半分喘息,他又为了这些要做出取舍,甚至背负骂名。

亲人离世,权谋相杀,终于能放下往日种种,和连穆清安然度日。

对瑾瑜来说,那近一年的时间,当真是他有生以来,最自得意满的时光。对他来说,平淡无奇又刻骨铭心,只可惜他未能看到孩子第一眼,这也成了他有生以来的遗憾。

更重要的是,他没能守在穆清身边,没能及时相护,没能以命相搏。

一念之差反倒成了天人永隔,第二年,第三年……日复一日,似乎连回忆都变得模糊淡然,但他心口的疼痛,却是愈发深刻。

已经五年了,瑾瑜也时常幻想着,她会不会还没有死,会不会还在等他……可是想归想,每次都是被自己残忍的自嘲打断这些荒谬的念头。

他带着两个孩子,一如往常,踏上归途。坐在火车的窗边,欣溶不停逗着两个孩子,瑾瑜甚至开始动摇,是不是自己真的应该放弃,是不是真的要接受欣溶的好意。

火车即将发动,瑾瑜堪堪转头,瞥见对面即行的火车,人来人往,也瞧不出什么花样。

他索性转过来,倏然间,瑾瑜似乎感觉到方才的余光,传来熟悉的身影。他忙转过头,那辆车上正拿着车票寻坐的女子,偶然间侧过脸,他近乎要泯灭的希冀恍然冲上心头。

瑾瑜轻唤着她的名字,直奔车门,可是两边的列车已经发动,他站在车厢连接处朝着对面的火车喊穆清。

鲤城火车站里声音嘈杂,两边的距离又远,很快就将他的声音淹没。

瑾瑜虽说不能全然确定那就是连穆清,可是就算真的是自己看错了,也不想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希望。列车员拦住他,两列火车的走向相反,瑾瑜无奈只得看着那车远去。

云宥和云曦悄然跟上来,欣溶方才站在一旁,听见他不断喊着穆清,就知道发生什么。

瑾瑜抱着残念,打听到那列火车的路线,打算寻找她的踪迹。紧接着日本人彻底打进来,他和东霖将家里的妇孺孩子都送出国,带上承德加入了新四军。阿夏和承德结了婚,成了随行的军医。

1945年,总算是将日本人击败,得以解放劳苦大众。他仍然没有放弃,直到在新中国成立时,1949年,普天同庆,共襄盛举。他本想登长城舒意,颠沛了十七年,年近半百,还是没有寻到他想见的人。

就是这样没有想见,那个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蓦然回首,连穆清带着陌生又亲近的目光,停驻在他身上。

十七年的等候,值得吗?答案当然是……

……

总算到了德化,新月和顾骁带着孩子打算买些东西带给老人。新月接到白冰的电话,说是会路过她太爷爷家附近,但是担心两个老人会不记得自己,问她能不能先过去。

新月告诉顾骁,便带了些东西,先到太爷爷的宅院去。

正巧在巷口碰见白冰的车,她将包好的照片放在了里面,两人寒暄了两句,白冰就离开了。

她看着手上的纸袋,慢悠悠的走在经过时光侵噬的街,又换上了全新的外衣。

不知为何,新月像是拆高考的成绩单一样的紧张,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照片,正好走到红砖厝门口。

大门敞着,能看到里面陈旧的匾额,上书“清河堂”,源于海晏河清。

院里的摇椅上躺着鬓发花白的老人,悠然自在,院里的鸢尾开的正好,枝头的喜鹊也在欢呼雀跃。

新月看着手上那张几十年前的结婚照,还有他们最近拍的婚纱照,会心一笑,想着:“太奶奶年轻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瑾瑜在找回连穆清的以后,才发现她并不记得自己,又重新追回她。

后来才知道,当年她在浦东遭受炮火以后,在地下的防空洞醒来,因为受到炮声影响,右耳失聪。之后风雨飘摇,混乱的时候去了西藏,在那里生活了许久。

新月走到太奶奶左面,俯身轻唤,

“太奶奶……”

那老人眯着眼抬头,和蔼的笑容展开,新月捏着那张相片,瑾瑜拿着当年的八音盒,抬着拄杖挪动。

新月急忙走过去,扶着他坐在太奶奶身边。

从不惑到耄耋,终究白首不相离,所有的希冀和失落,等待和仿徨,都是值得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最强全职法师最强全职法师银月赤瞳|现言男主:我只想见见外面的世界(真正目的,吃)恩,真的。后宫们:那是吃重要还是我们重要!男主:我考虑一下。敌人:啊,求你了给我个痛快吧!男主微笑着一边把敌人打个半死一边治愈敌人,此时男主想的是:真解气!吃的。男主一言不合就扑上去吃:谁都别想打扰我(男主表示自己在和吃的过二人世界)。儿子,亲妈只想说一句,你这样真的好吗?(后宫:最强劲的情敌——食物。)争夫尚成功,美女们需努力!
  • 轻云出岫轻云出岫北小溪|现言他和她只是偶然相遇——他是北城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他富有、幽默、英俊又痴情!她是一个从农村走来村姑,除了独自闯荡的勇气,她一无所有!一段协议婚姻,疼了他,也几乎毁了她。直到,另一个他的出现。他说:“云小初,不要再抓着骆无非的衣角,把你的手给我,我牵着你走!”************骆无非是爱云小初的,可他的温柔总会为一个叫“俞婧”的女人流淌!路汉宣是爱云小初的,可他却不能给出他的温柔,谁让她是朋友的爱妻呢?************云小初:“我累了!再也不奢望爱情和婚姻了!”路汉宣:“累了,就闭上眼睛,靠在我的肩膀上!”骆无非:“小初,以后所有艰难都由我来扛!”
  • 男神晋升记男神晋升记呐呐鱼i|现言高高在上的他喜欢上了一个小记者,可是这位小记者却根本不为所动。他用尽各种办法,只想让她明白一件事。他,喜欢了好多年。那喜欢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甜!本文是宠文!特别的甜!
  • 让悲伤落地成灰让悲伤落地成灰一叶飘水|现言有人说正因为有过去的刻骨铭心,才会有如今的痛彻心扉。如果重来一遍,许静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选择,因为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了;消失了四年之久,戴梓晨这次再也不打算让她逃离。 “刚刚对不起啊。” “嗯?”梓晨转头饶有兴致地看着脸色红润的丫头,玩心大起。 许静看着某人越来越靠近的脸庞,紧张的开口,“刚刚,老师集合的时候,我,我语气有点重,不好意思。”说完身体往后,脸右转用嘴大口的呼吸。 脸一红,觉着自己这么被动,壮胆大声说话,“你干嘛突然靠那么近啊。” “刚才你不是都听到了。” “听到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听到,”许静矢口否认,才不想承认自己刚刚都听到什么了。 “那好,我现在告诉你…”戴梓晨伸手圈住她,嘴唇凑了过去,蜻蜓点水式的碰了一下。
  • 我的黑月光女友我的黑月光女友吉祥夜|现言据说每个男人生命里都有一道白月光,娴静,美好,甜美着整个青春的回忆。粟融珵生命里的特么为毛是只黑月光?从五岁开始就在他的天空打雷下雨,将他从此后的人生都照得暗无天日,惨绝人寰……回忆?呵呵!回忆多少钱一斤?我给你钱,都卖给你好不好? 奶奶:绾绾,粟融珵你还记得吗?他从国外回来了! 辛绾:粟融珵谁呀? 奶奶:就是小时候常常被你欺负的,粟家的老大。 辛绾:切,那个哭包啊…… 话说从前有个哭包,后来他长大了…… 后来,我终于知道,原来怕的那个人是你,恼的那个人是你,讨厌的那个人是你,离不开的那个人也是你。从一开始,你就在我生命里,填满了时间的每一个缝隙。回忆,全都是你。
  • 影后太太别高冷影后太太别高冷南辞归|现言靠自己的本事把自己嫁了,许潇潇也被逼无赖,关键是嫁给了一个豪门老公,坐拥整个江山。自己带着5岁的儿子,来到这个家,墨北桀就是个毒舌,没有一句是不怼你的,虽然这样,但他也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爱你,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为什么就你傻乎乎的呢?我不知道你心里有没有我,但我心底有你就好,不奢求太多,你在我身边就够了。”面对墨北桀的一番话,许潇潇发现自己的心早已被墨北桀夺走了。 “傻瓜,我也爱你啊!”听到这句话,墨北桀像个吃了糖的孩子,紧紧地抱住她。 “妈咪,你们不要我了,呜呜呜呜……”
  • 重生九零之依辰风而来重生九零之依辰风而来七七是盆花|现言前世二十三岁的孤女叶蓁蓁,一朝变成叶家村的丫头叶清茗。 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喜乐。 但,父母重男轻女,相依为命的爷爷被人暗害,烂桃花一堆,自己还屡遭各种牵连、欺辱、暗算。 生活不易,但她越挫越勇,从农村到城市,终于佛系的活成了自己最想活的样子。 只除了一样..... 怎么也甩不掉的许辰风正掐着她脖子咬牙切齿:“说,你是谁的?” 叶清茗:“你的,你的!” 不,我谁的也不是!我是我自己的! 天啊,这些烂桃花,不光没好处! 还差点要了她的命! 叶清茗:我太难了! 1V1,男女双强,青梅竹马文,文风温馨轻松搞笑,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 路上我们走走停停路上我们走走停停寒晓乐|现言漫步青春的街角,我们,只是路上的星尘。一语平凡,一言欢笑,一度惆怅,路上,太多的过客,太多的故事,走走停停,挥写出青春的画卷!毕业季,我们的泪水;初入职场,我们的汗水;中途择业,是不舍还是愤然离去;爱情,是死守还是放弃;友情,与君共勉亦或是竞争攀比。我们的青春,我们的人生之路,走走停停...
  • 寒年那夏寒年那夏抹茶味的芥末|现言我叫千夏,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普通的身材,普通的相貌,像我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和豪门世家扯上关系,不过话说回来,他韩年为什么非要娶我这样的丫头呢,真是脑子进水了……
  • 孤单那些年孤单那些年陆梓诚|现言大二那年,林木可以为她再也不会见到何南了,没想到许多年后又见到了他。 “何南当年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面对自己的质问,他居然说不认识自己! 不可能,明明和何南长的一模一样,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