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8章 无论贫困富有,人人窗口都有一轮大月亮

云灿处理完云来的后事,回到常遇文化,作为幕后人员重组了人间幻觉乐队。

都说此生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离别。有去无回,来人间真是无路可走,唯有向死而生。

韦一新苦苦的撑着公司。面对种种残酷,总想要抓住些柔软,比如翁啸。安慰小孩子要给她个洋娃娃,而他生理三十,心里十三。

他的办公桌上有一本写真集,确切的说是翁啸被偷拍的日常生活。出自小村里一个被韦一新收买的开民宿的小姑娘。

当然,想念翁啸的同时,也不妨碍他集邮各款美女,当被他爷爷问道能否从众女友中选一个来结婚时,他抱怨这个妖气妆浓、那个LOW气十足。

常怀义知道他这负气的行为,“你对翁啸是单曲循环、心动模式,可是人家已经下架了。”

“知道的不少啊老头,还知道单曲循环。”

“被困在家里,又不能出去谈恋爱,每天摆弄手机,我几天就会了,没什么意思。”

韦一新审视自己对翁啸的感情,因为恋母而喜欢年纪大的、搞艺术的?他去求证了一下。

追求了一个搞艺术的女孩,比翁啸娇小可人,比翁啸白,也是小颜类型,是宅男眼中无可挑剔的那种,可是在一起没一个月就分了。

韦文青问他原因,他老人家就吐槽女孩侧颜难看,鼻子不挺。

被他一说,倒确实有点蒜头鼻子,美中不足啊。

韦一新曾说翁啸可以去做法官,鼻梁挺拔、一脸正气。

之后又认识了一个豪门弃妇,那种一步三颤的成熟妖娆型,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透着女人的风味。昂着首、挺着胸,任谁见了都在心底默默说一句“够劲儿”,三天分了。

如果翁啸于他是药,是副作用极强、戒不掉的那种。如果是宗教,就是邪教,深陷其中,求生不得。

在这段强迫自己忙到昏天黑地的日子,他第一次梦见了季良,微笑着和他挥手,然后模糊到消失。

也梦见过翁啸两次,醒来胸口似有万斤重物。

在梦里,他们像过去的许多个夜晚一样,同向而眠,可是无论他多么努力,总是看不清她,意识里她的气味淡了,她的温度退去,她的触觉消失,她在离他渺茫的不可计量的距离。

韦一新偶尔花几天时间跑去翁啸那个小村子的便利店,坐在角落里喝啤酒,看着玻璃窗外的行人和飞驰而过的农用车,看着她每天看到风景,呼吸着和她相近的空气。有一次忽然看见翁啸戴着草帽悠然从窗外路过,就像多年前他在酒店等机场大巴她从窗外路过一样。

他压低帽檐,害怕被她认出来,翁啸走进店里时没有注意到他,拿了两包原味薯片就结账离开了。

云来被粉丝唤作永远的云哥,韦一新被谴责没有起到保护责任,每每有相干或类似的事,都被粉丝拎出来比较、指责一顿。

夏末翁啸所在的山区附近都遭遇了泥石流灾害,各界纷纷慷慨解囊,韦一新的常遇文化因为捐款寒酸而被骂上热搜。

翁啸给韦文青发了一张捐款截图,是历年来她以韦一新的名义捐款的希望小学,金额不菲,是之前韦一新给她的所有的钱。

后来就有了某些网友发出的旅行和支教时拍到的常遇文化小学,舆论风向大转。

韦一新收到民宿女孩的消息,她们村这几天也遭遇了泥石流,村民都转移走了,翁啸因为住的偏僻没来的及搬离,而进山的路已经被泥石流阻断,因为停电没人能联系到她。

当韦一新灰头土脸走进那个他在照片上见过无数次的小屋时,翁啸因为几天水米未进而虚弱的躺在床上,他立在那里情不自禁泪如雨下。

“没死,不用哭”翁啸看见他弱弱的说。“你记得我说过小时候有两个关于外貌的愿望吗?”

韦一新也不回答自顾流泪。

“一个是鹤发童颜,另一个你知道吗?”

“什么?”韦一新带着委屈的哭腔。

“胸不要太丰满”

韦一新挂着泪的脸一下子破涕为笑。“还有心思开玩笑,什么审美啊,否则就是小颜巨乳我的理想型了“

翁啸闭着眼略笑一下,“有吃的吗?”

韦一新从怀里取出一块巧克力,剥开递给她。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他的小野鹤他的小野鹤无卿欢思邪|现言施小鹤这辈子就栽在野嘉树手上了。 不管她跑到哪里,平平无奇的校园还是富有神秘的独立岛影堂,是年级万年老二的校花还是最后众人敬仰的影堂圣女。 他,都跟定了。 ** 野嘉树:我承认我一开始遇见她就根本管不住自己了......
  • 不是告别不是告别李穆哀|现言女孩最美好的年纪,单纯的学生,爱上已婚大叔,是福是祸?即使有些感情终究是浮光掠影,但那份刻骨的依恋依然让人心动不已。大二齐杰爱上李慕,大三分手,后来的岁月齐杰不断的寻找,遇见,可始终难以放下。旧爱、新情不断纠缠,到底齐杰该怎样选择,是重新开始,还是选择继续等待?
  • 又甜又盐的吻又甜又盐的吻青白一夏|现言被生活磨砺地鸡飞狗跳的时候,被精力折磨地面黄腰粗的时候,你会不会经常想起曾经的美好和那个小心翼翼地吻。 “我一直保护着我的初吻,想把它送给我一直想走到最后的人。” 闺蜜曾经问她“你后悔么?” 可是后悔什么呢,后悔嫁给老公么,还是后悔当全职妈妈呢?可惜人生不能像小说里描述的那样能穿越,能有金手指,能开天辟地无所不能,可是人生可以假装已经披上了铠甲,可盐可甜地一往无前。 以此文致敬一直这么坚强的自己和像我一样坚强的你。
  • 那一抹阳光那一抹阳光沐阳公子|现言她是一位患病学姐,平淡安静的生活着,从没想过自己的一生有何改变,只要活着,挺好。他是一位阳光学弟,用爱将她包围。爱情是什么?就像一抹阳光照进你的心田,淡淡的,柔柔的,暖暖的......几年后,她病愈,他却消失不见,变身霸道总裁?哼,看我怎么降服!
  • 货车帮货车帮旷野微尘|现言通过描述几个奋斗在货运战线上的司机师傅的平凡生活,反应劳动人民的勤劳智慧和爱恨情仇。
  • 总裁爹地:妈咪要出轨总裁爹地:妈咪要出轨古阿璇|现言她是白家的长女,母亲刚去世,父亲就娶了小三进门,白莲花妹妹和继母在她和父亲结婚的当晚给她下了药,买通了混混想要毁她清白,她从那些混混的手里逃走躲进了酒店的一个房间,却不想在那个房间里清白同样被别人玷污了。继母对父亲的挑唆,让父亲不顾父女之情把她赶出家门。天大地大,她的容身之处在哪儿?她在闺蜜的帮助下,到了巴黎,却没想到一个月后检查出了怀孕。怀孕了?她该要这个孩子吗?六年后,白晓凌带着两个奶娃娃回归她的祖国,Z市!当初什么的白莲花妹妹,继母都去死吧!攀亲戚?谁跟你亲?
  • 你是动心的开始你是动心的开始慕幼卿|现言【撩妹技能max的高冷总裁】vs【霸道御姐千面教主楚悦童】 云嘉述,人称地狱修罗,心狠手辣无情之至,在外人面前是个高冷不近女色的冰山美男,只有自己的贴身特助才知道,自家主子妥妥的是个宠妻狂魔 楚悦童,人称千面教主,当红设计师Avril,杀手风云人物榜上常年的No.1,至理名言:唯风景和美男不可辜负 “不好意思先生,有人举报你偷窃请跟我走一趟”某女脸不红心不跳拿出自己在网上9.9包邮办的证件 “哦?是吗?”某男漫不经心的敲打着大理石的桌面“请问我偷了什么呢?” “你偷了我的心” ………… “云嘉述,本小姐最后再说一遍我看上你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第一你从了我,第二我从了你”楚悦童抬起胳膊将手抵在云嘉述身侧的墙上话音刚落,云嘉述反身将楚悦童壁咚在了墙上“我也给你两个选择,是嫁给我,还是我娶你” 看霸道御姐如何攻略高冷总裁,成功解开总裁的撩妹技能 “老公,你说把我的名字寄到你家户口本上需要几天到货?” “…现在就可以”
  • 瑰色小妖在现代瑰色小妖在现代涂陌|现言女中学生被玫瑰花妖附体,从此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到底该由谁掌控这具身体?强大的那个说了算!乖乖女的形象屡被颠覆。花妖别闹,乱告白,瞎打脸的行为是不对滴~
  • 冷少霸爱,孽缘冷少霸爱,孽缘伊绮|现言那双黑泽的眸子里蛰伏危险的阴鸷,幽暗的眼底带着强烈的占有欲,痴恋,疯狂,扭曲,狂爱,深情,以及无视一切的不在乎。 他,是世界五大势力之首,暗门的少主。 尊贵的身份,完美的外表,温柔的性格,谁知道这具身躯里藏着是一个怎样的魔鬼。他说:玥,不要怪我,你只能是我的。 他说:权利,金钱,这一切他都不在乎。可是为了得到她,他会不择手段,也要将这些握在手里,谁也不能阻挡他,就算亲情。 他说:别想着逃离我身边,要不然我会忍不住将你囚禁,永生永世。 他说:玥,求你,不要走那么快,等我。 场景一: 温暖的室内,那张大床上卷缩着一个纤细的身子。 一男子站在床边,深深的注视着那张睡脸,眼底下隐隐的泄露出痴恋。 “呆瓜。”场景二: 破烂的仓库里,她手举枪支指着自己的脑袋,脸色苍白如纸,目光怔怔的看着对面那个人,似乎不敢置信的不停低语:“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变得那么可怕,那么让人恐惧。 这样无视生命,无视亲情,无视血缘,无视一切,不择手段,就为了.得到她。 作者独白:就是想写这么一段爱而不得,痴恋成狂的感情。某伊任性,宝宝们要多多包容,笔芯。注: 1:这书是【史上最强腹黑夫妻】后续二部。主角:冷翎玥,冷谨轩。(不喜慎入) 2:这书是重生文。 3:无血缘 4:一如既往的铁血文,简介是错误的。 特注:前方深坑,入坑请慎重。
  • 影帝一直在稳定性别影帝一直在稳定性别一池弯秋|现言本书原名叫《今天你变性了吗》 当变性后的敖叶出现: 真香前—— 路人:敖叶?这名字真特么怪。 真香后—— 路人:啊啊啊,敖叶男神快看我,喔,天,他的腹肌!老子要加入黑眼圈粉丝团! 当变性前的敖叶出现: 真香前—— 键盘侠:这人写的书怎么这么垃圾,导演的电视剧怎么这么垃圾!! 真香后—— 键盘侠:我的天!!敖靓也长得靓!超酷!完全不输她哥哥!不行!老子要加入靓仔粉丝团! …… 路人:奇了怪了,为啥没有敖叶敖靓兄妹俩的合照? 真爱粉·佟骁:通宵熬夜,戴上黑眼圈,必成靓仔! ———————————————————— 这就是一个人(误)妖的故事,搞错了,这是靓仔变成酷boy,又从boy变成girl的高冷故事。 敖叶:别熬夜,要不然,第二天醒来会发现自己变性了… 敖叶冷漠脸:所以想要保护自己,你就必须学会通宵熬夜。 双处!通宵熬夜的我很干净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