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入宫

不多时,马车便行到了宫门口,墨晓熙抬眼望去,眼前是富丽堂皇的宫殿,心中思绪万千,自己离开熹国已经一年多了,不知父皇身体怎么样了,早日寻到玉华浆回熹国才是正事。

忽的,有一人碰了碰她的手臂,把她从思绪中拉回,墨晓熙敛了心神在他身后朝宫门内走去。不多时,便在宫人的带领下到了大殿,他们来的并不算早,进去时已有不少的人,皇帝皇后都还未到,还没有开宴,众官员都比较随意,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一进去,便有人注意到了他们,纷纷过来见礼,许是知晓这位爷的脾气,过来打了招呼便散去了。唯一有些好奇的,便是奕王爷身边这位戴着面纱的女子,传言啊,奕王一掷千金只为博红颜一笑,甚至为了替这女子赎身不惜得罪当今太子,可真是用情至深呢。

这时,一名着暗金色朝服的人朝这边走来,挺着微微有些发福的肚子,脸上的肉一颤一颤的,虽让人不喜,却是可以让人看出几分英气来,身旁簇拥了一大堆阿谀的人,墨晓熙瞥了一眼身旁人的衣着,紫金色,心下了然,这位便是临国太子,许亦暮神情有几分厌恶,碍于礼数,朝那太子见了一礼:“见过太子殿下。”墨晓熙也跟着微微屈膝,太子身边那群人也对奕王行了一礼,墨晓熙正要起身,便听太子道:“四弟身边人好没有礼数,也不看看自己是何身份,见了孤竟不行跪拜之礼,是居心不良吗?”墨晓熙从小受尽恩宠,哪里学过这一套,何况熹国人向来不拘小节,想必对行礼这方面要求甚少。

明眼人皆瞧了出来,这是太子殿下被罢了产业心里不痛快,又不好明说这回春楼是自己开的,找人发泄呢。墨晓熙自是知道这一点,压住了同这太子殿下争论一番的心思,那便这么站着,装作没听到?可奕王已然帮过自己一次,若是这次不拜,岂不是叫他难堪,她墨晓熙从出生到现在,还未拜过一个与自己同辈的人,罢了罢了,不过是双膝落地,细细想来也没什么,想着,就撩起裙摆,身子微微向下,身前人却向后转了下,一只手扶着她的胳膊,往上抬:“本王记得,临国天历有记载,仆随主行礼,我既无需像你跪拜,她也便不必,不知二哥这些年的律法都学到了哪里去。”这位太子也是脸皮不薄,嘲讽成了这般竟也还能尬笑两声辞去。

良久无言。

“本王竟是不知,你如此好说话,有人让你拜,你就拜了”,他淡淡望了墨晓熙一眼“本王是不想身边人不懂礼数,碍了本王面子。”身后人顿了良久,道:“多谢王爷,小女子无以为报。”

总是这般,许亦暮想道,她对自己,从来都是客客气气,芥蒂十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夙天下:庶女三小姐倾夙天下:庶女三小姐夙泣|古言她,为了救一个跟她毫不相关的小孩,被车撞死,灵魂穿越到一个花痴,草包三小姐身上。而本尊竟然是因为调戏一个美男,而被人失手打死。他,是大夜国最受宠的王爷,全大夜国所有女子的梦中情人,当她嫁给他为妃时,他冷漠如冰的对她说:“苏衍倾,不要以为你是本王的妃就可以掌管我整个王府,你,只是我王府最卑贱的奴,我心中最爱的人不是你,你只是有一个王妃的名号而已。”她却无所谓的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但他却……为了她喝下致命的毒,并说道:“我中的毒,是你的……情毒。”(本文虐`宠二合一,欢迎跳坑)
  • 王的黑桃后王的黑桃后纳兰长笑|古言她,佣兵界的黑桃女王,却被自己亲手扶持的King拉下宝座。你若不仁也休怪我不义…… 她,没爹疼没娘爱,嫡姐欺压,还无故有了身孕,无依无靠。她该何去何从…… 那一夜,她承受百般折磨,那一夜,她成了她。 五年后,她风华而归,又闪瞎了谁的眼,惊艳了谁的眸…… 只此一眼,便是一生。 片段:“白兮兮,你眼瞎啊!”一声暴怒从身后传来,话音一转,某位爷深情款款又道:“撞我心上了!” “爷,人家本来就是……”犯错的某人还未想好要怎样解释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砸懵了。 “谁教你的?”这些话怎么可能是这位大爷说的。 “咱儿子!”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家儿子……
  • 农女小叶农女小叶简淡定|古言爹懒惰,娘亲忙着生孩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八张嘴等着吃饭。于小叶仰天一叹,被皎阳似火的 太阳晒的都要成鱼干了,还是多想点法子挣点钱。
  • 冥神天下:邪帝的绝色妖妃冥神天下:邪帝的绝色妖妃陌言誓铭|古言【男强女强,1V1】她本是杀手之王,有朝穿越却成了超级废柴。喵的你们的钛合金狗眼都瞎了吗!老娘有神兽相伴,绝世功法、丹药一抓一大把,专治各种不服!哪曾想有一天她一世英名,却栽在了他的手里......
  • 庶女逆袭:兰贵人庶女逆袭:兰贵人赚城木马|古言庶女小谦,出身寒门,命运多舛,先被卖入妓院,蒙义人搭救,脱离苦海,做了官宦人家的义女,后选秀入宫,被封为兰贵人,因独得皇上宠爱而卷入宫闱内斗,逢凶化吉,逐渐掌控大权,成为举世皆知的西太后……
  • 美人如画终成将美人如画终成将凡汐汐|古言好不容易挨过三个月的魔鬼训练的穿越女苏山有出关了,可是谁知道一出门就遇到个妖孽美男被小混混欺负,美救英雄的戏码自己不来演谁演。 “天子脚下居然还有尔等宵小之徒当众行凶,今天我便代官府好好教训一下你们这些恶人。”待她解决完这群小喽啰后 红衣男子发话了:“这位姑娘独身一人,不妨我俩做个伴?” 啥,美男相约,去,必须去。 “阁主,外面有一位女子找你。” “哪来的闲杂人等,让她该干嘛干嘛去。”红衣男子不耐烦的说。 “那位小姐说她叫苏山有,她还说如果你不见的话她就打进来。” “山有啊,我亲自去给她打!”某妖孽摇着扇子大摇大摆的去迎接他的小娇妻了。 苏山有:“皇上,我想上战场!” 皇上:“不行。” 苏山有:“那你怎样才能让我去嘛。” 皇上;“把我带上。”
  • 傲世凰女:妖孽邪王宠妻无限傲世凰女:妖孽邪王宠妻无限琉漓|古言他,外界传闻邪帝。性格阴晴不定,嗜血残暴,心狠手辣,却唯独对她宠溺入骨。她,外界第一杀手。性格肃杀果断,闭紧心房,冷酷不已,却唯独对他敞开心怀。“喂!妖孽!从今日起,你是我苏璃儿一个人的!”他轻笑:“璃儿不知道吗?我一直是你的专属。”
  • 万般故事万般故事清水03|古言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唯留血染墨香哭乱冢。
  • 吾乡归何处吾乡归何处七月幽风|古言她是风尘女子,他是淡雅郎君。她在京城无人不晓,他在京城素有雅名。上元灯节,她精心乔装,扮作男子,却教他一眼识破。他闲来游灯,却惊于她聪慧过人,收敛锋芒。好奇,试探,关怀,爱恋。朝堂秽乱,他已决意不入仕途,一心修画,只愿与她隐居江南,尽度余生。红尘不息,她困于牢笼,苦苦挣扎。几经波折,辗转南北,他与她还能否携手南去,赏杏煮茶。
  • 邪王追妻邪王追妻苏小暖|古言原书名《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她,21世纪金牌杀手,却穿为苏府最无用的废柴四小姐身上。他,帝国晋王殿下,冷酷邪魅强势霸道,天赋卓绝。世人皆知她是草包废材,任意欺压凌辱,唯独他慧眼识珠对她强势霸道纠缠誓死不放手。且看他们如何强者与强者碰撞,上演一出追逐与被追逐的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