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6章 洗澡

叶千落朦胧中,感觉到软乎乎的爪子在碰她。

她睁开眼睛,看到了黑狐放大的脸。

“小黑,你干嘛啊?”

黑狐坐在角落里,瞪着大眼睛:“你不想知道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叶千落揉了揉眼睛:“想,你说吧。”

黑狐娓娓道来:“那日魔尊把你留在宫内,让魅影照顾,可是那魅影串通了一个女人把你送走,装在一个袋子里,我本打算要现身救你的,可是我发现,你我的魂魄相连,你沉睡,我也是变不了身的。”

叶千落就知道,那个魅影不是个好人,可是自己又怕告诉南宫流云,他不相信。

黑狐舔了舔爪子:“这个时候,这个北冥绝就出现了,他救了你,那个女人被魔尊杀了。”

叶千落追问:“绿衣死了?”

“嗯,后来北冥绝说能把你救活,就带走了你。”黑狐说完,就想趴下了,它很久没有睡个好觉了。

叶千落摸了摸它的黑色皮毛:“你睡吧。”

叶千落起了身,伸了个懒腰,环顾了房间,虽然东西摆设不是很豪华,但是有一种心胸开阔的感觉。

就是太旷了。

叶千落唤了白鹿:“白鹿,你对天界,可有什么了解?”

白鹿过了好一会才开口:“主人,我也太惨了吧!”

叶千落边走边问:“怎么了?”她想逛逛这么大的宫殿。

“北冥绝来了,我就要被迫死机,哎!”

叶千落笑了笑:“他也是厉害,居然能察觉你得存在。”

“主人,这北冥绝咋么说也是天界一宫之主,我觉得吧,比魔尊实力大的多。”

叶千落不以为然:“那你就应该,告诉我天界可有什么忌讳之处?”

叶千落出了门,就转了向,也宫也太大了吧……她顺着一条长长的楼梯,向上走,每个门口都有仙女把守。

叶千落心里说着:“这个北冥绝,怎么的都是仙女?就不能用男的?”

她有些担心,这个北冥绝是不是个花心大萝卜。

白鹿回答:“这天界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现任仙帝是上一个的长子,而且天界,女的多。”

“为什么女的多?”

“因为仙界只有仙帝可以生出儿子,所以仙子们就成了他们的后宫。”

叶千落也是佩服,竟然有这样的传统,这跟皇帝的后宫不就是一样了?

“幸好北冥绝不是仙帝。”

这个时候叶千落走到了一个有热气飘出来的门口。

她有些好奇的问了问门口的仙女:“那里面,是什么?”

那个面色有些可爱的仙女行了个礼,回答:“阿紫,参见宫主夫人,里面是宫主要沐浴的汤池。”

叶千落也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洗澡了吧……

叶千落问道:“那,我可不可以进去洗?”

这时另一个宫女,有些不好的语气:“沐浴汤池是宫主的禁地,不允许任何人进去,你一个凡人,有什么资格?”

这个仙女叫阿雅。

叶千落听了这话,才知道原来,他们瞧不起她这个凡人啊……

叶千落一个无所谓的微笑:“我若是进去了,你们能奈我何啊?”

阿紫回答:“那我们的命,可就不保了。这可是禁地。”

语气不太好的仙女补充:“你得命,也就到头了。”

叶千落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她转身走了,她走到了一个大柱子后面测好距离,一个瞬移,就消失了。

她不知道里面的汤池好比一个湖大,所以,直接瞬移进了汤池里……

叶千落抬着手,看着湿漉漉的衣服,对白鹿说:“你居然,还能瞬移?”

白鹿:“主人,你得瞬移术是融合一滴血学会的,自然就在你身体里。”

叶千落将白鹿,摘了下来,放在了池边。

才抬头打量这个偌大的洗碗池。

简直就是太浪费水了。水中一直冒着热气,还温度适宜。池中央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有各色糕点和水果。池边台面很高,只有一个有台阶的地方,可以进来。

水刚好到叶千落的胸口。叶千落脱了衣裳,慢慢的走到了桌子旁,吃死了葡萄。

她走到桌子旁才发现,桌子周围有水下椅子,可以坐下。设计的真是好啊。

叶千落摩挲着身上,希望可以把自己洗白白的时候……

身后传来了声音,“夫人,怎么不叫为夫一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偷无眠:断念绝爱斩情丝神偷无眠:断念绝爱斩情丝熙都枝寒|古言既身为神偷,便注定日夜无眠,生来只属于黑暗和冰冷。桀骜不驯如他,从未被人驯服过——直到遇见她。她的温柔可人、纯洁美好,点点滴滴融化他冰封已久的心,使他泥足深陷于爱情之中不能自拔。可一朝变故,全世界都迫使他挥剑斩断情丝,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到,因为他知道,如斯爱恋,此生绝不会有第二回……
  • 倾城萌女夫君皆妖倾城萌女夫君皆妖景大师|古言经过背叛的陆染染也随着穿越大军穿越了,穿到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相府嫡女身上,传言:相府嫡女是个草包傻女,长相丑陋,某女撇了撇嘴,无语的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一群妖孽美男,像跟屁虫似的追着不放。某日……某女扬起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看着面前的绝色美男,两眼冒着红心的问道:“美人哥哥,约不!别管身后那群老男人”跟在身后的那些人男人们开始不乐意了,闻人左卿深沉的勾了勾嘴角:“呵呵!居然还有人质疑我们的颜值呢!”接着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女人你胆子不小啊,敢背着我们找男人?”帝无殇面无表情的说道,某女转身笑得一脸狗腿“误会,天大的误会,”施羽墨:“这女人的确很欠调教,以后就不必手软了!”那不温不火的语气让某女吓得一哆嗦。南亿楼:“染染你说,是你的美人哥哥美,还是人家美呢?嗯!”某只红衣妖孽微眯双眼,酥骨的声音像催命符般的响起。某女快速的回答道:“当然是你们最美!”某女忍不住泪奔了,为什么冰山王爷!温雅神医,笑面虎世子,俊美的邪教教主一个个的都追着她不放啊!来了位温良的副教主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儿!随便一个人物跺个脚都够她喝一壶!
  • 血凤书惊世灼华血凤书惊世灼华葳染|古言一朝含恨而死,却再次魂兮归来 她誓为自己而活,卷土重来一雪前耻 然而当一切渐渐浮出水面 她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受上天怜悯才有重活一次的机会 更不是天生聪慧天资过人… 父母当年的死因,潜藏在暗中的敌人 周围的一切如一张无形的网笼罩着 且看绝世女子在动荡中执手一人看这一场繁华落尽终归处 “他们谋何我不知,我谋的…是你!” “这人生无趣,本王只想和你下这一局棋,在十丈软红中看看这江山动荡…” “以天下为棋,你我赌这一局,你赢,这天下归旁人,我的命归你,你输,这天下归我,你…亦归我!” ps:男强女强,双商在线,无大虐,无狗血,保证完结,欢迎入坑!
  • 王爷的阴阳宠妃王爷的阴阳宠妃一若红尘|古言阴阳师季凡穿越了,灵魂附在季府嫡女身上,亲爹不疼,后娘不爱。皇上圣旨指婚季府三小姐嫁与夜王爷,传说夜王爷有一个心爱的女子,嫁入府内的几个王妃都无故暴毙。为了自己的爱女,楼氏便让季凡代嫁与夜王。传说中的冷酷王爷居然是一个绝色美男。当他心中那心爱的女子回京时,季凡究竟该何去何从?当被他心爱的女子打伤时,他眼中的那份柔情却让自己心沦陷。渐渐的爱上这个男子,自己却要离开这个世界,究竟要如何她才能与相爱之人携手一生?
  • 今生丢了你今生丢了你云生深深|古言对秦轩欲罢不能,对韩澈又是想往,不能说吃着锅里的看着瓢里的呗,现在那么多人谈恋爱不都因为孤独吗,最喜欢的当然是那个一直陪在身边的。前半生活得如废人,受人摆布,后半生倒是能拿到主导权了,但是又不敢了。
  • 一墨风尘一墨风尘凯小西|古言一程烟雨醉粉妆,可堪醉墨几淋浪。看萧然,风前月下,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画图恰似归家梦,千里河山寸许长。借史遣怀。大苏洲(南宋)末年,独霸江南的江湖组织清流坊,迎来了邻国大玉国(大理国)天下第一的隐世神医兼高手风潇潇;风潇潇年仅十七,自负傲慢,却不想发现清流坊还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一棋,功夫竟然不在自己之下……届时北胡(蒙古)不住侵扰,江湖儿女亦未能幸免于家国之难,十几年间,风潇潇同一棋错错落落……山河色变之际,山野寻常人究竟该何去何从……
  • 情定三生:帝君追妻囧记情定三生:帝君追妻囧记从今夜白|古言第一世,她是花神,他是帝君,郎才女貌,可惜缘分未到;第二世,她是凡人,他仍是帝君,金玉良缘,可惜情深意浅;第三世,她说,我再也不想遇见你了,他却说,梨纤陌,就算到了下世,你仍是我的人。历经三生三世,每一世,她都被他伤的体无完肤,剜心失忆,痛苦不堪。每一世,他都追她,她竟然也乖乖上了他的当,历经数个情劫后,她崛起,终于将他践踏在脚下,将前几世所受的伤全还给了他。“白若尘,我要你尝一下比剜心更痛的滋味。”三生三世,世世皆伤,唯最后一世,她大仇得报,可她问自已,这就是她想要的吗?
  • 鬼王的废材妻鬼王的废材妻殇南石|古言活着是最难的事,可是我要活着,宝宝不争不抢,你们放过宝宝好吗?额额,你们不放过宝宝,别怪宝宝不客气,宝宝要放王爷了。某王爷的眉毛皱成了一团,没好气的瞥了那个臭女人一眼,华丽丽的转个身,把那个女人扛走了。额额,王爷,本小姐也是有腿的。某王爷不管,身后传出一阵尖叫声,王爷好帅。
  • 青天骄云青天骄云黄小蕾蕾|古言他说,就是我喜欢你,在每一日与你相伴里;我喜欢你,在骑马驰骋的风里;我喜欢你,在只有你我二人的萤火虫夜里;我喜欢你,在你为我煮食的灶火里。我喜欢风、喜欢雨、喜欢黄沙、喜欢天地,只因为那里都有你的痕迹。 他说,我所喜欢的那人,是会在我替她撕开粘着血肉的衣服时仍微笑安慰我的人;是会在我耍赖要吃她做的早膳午膳晚膳时会笑笑然后替我去做的人;是会在篝火大会上与我同弹共唱一曲醉情的人;是会在酒醉以后抱着我不撒手一直要来捉我眼中萤火虫的人。
  • 景星凤皇:汉宫王娡传景星凤皇:汉宫王娡传清风白云v|古言【宠文谋略文在真实历史资料的基础上加上合理的艺术想象】 她,是叛臣的后代,无背景,无靠山,一朝被迫入宫,凭智慧于后宫中周旋。 他,是大汉朝的太子,是高处不胜寒的九五之尊,坐拥天下却危机四伏。 皇室争斗尔虞我诈、波云诡谲、暗藏凶险,无人情可言,他与她却在这冰冷、纷扰的皇宫中缔造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 众人皆知一代雄主汉武帝,却不知没有他母亲王娡的周旋盘桓、步步经营,帝位于他根本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