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儿行千里路

春天似乎一夜之间来临了,积雪融化,山涧的小溪开始欢快地流淌,河里的水面已经破冰,而绿色一天比一天更苍翠起来。

山上一部分地方已经整理出来,原本黄豆是打算种果树的,后来被黄老汉拦了,说还是种核桃,方便管理,也方便储存。

南山深山里,有很多野核桃树,附近村民秋后,不怕吃苦去打了野核桃回来卖,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而他们需要的核桃树苗,只需春天进山去找枝干粗壮的挖回来就行。

在这片山里还有一大片松林,这是不用动的,只需要维护一下,让它往周边发展就行,每年采摘下来的松子数量也很可观。

最后,为了安抚孙女,黄老汉还是跟船跑了一趟襄阳府买了一批果树苗来,说是准备栽在屋后靠山的地方,留着自己家吃。

黄豆对种植并不是很懂,只能说是个半吊子。既然黄老汉说板栗和松子好,南山镇就有地方收购也利于储存,那么就种板栗松子好了。

另有大片地方,被圈了起来,养了一百多只鸡,一小片地方散养了二十只母羊一只公羊。

小山的好处,就是山不大,便于管理,主要的进出口注意一下,比如养两条狗,几只大公鹅什么的,也就差不多了。

近水的这边养了十来只鹅,四十多只鸭子,黄老汉预备在公鹅里挑出两三只留着看山护家。

感觉爷爷是不是有点腹黑啊,用大鹅看山护院,好像有点狠,小时候乡下孩子看见大鹅就要跑,跑慢了就要被追。

特别那种额头有大瘤的老鹅,红了发紫的那种,别说孩子,大人都怕,一嘴咬过来,就是一个紫疙瘩,疼的钻心。

靠近村子的这一边养了两条狗,是黄老汉在襄阳府特意买的看家大狗,就有点凶悍。白天栓住,晚上放了绳索。

一般人根本不敢近身,有一只反应很快,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是一阵狂叫。

另一只闷声不吭,一度大家都以为它是怂包,直到有一次,有流民想偷上山,一只叫着追着一个流民跑了,另一只却一声不吭,悄无声息跟着另几个流民。

等四个人进了山,它一下就窜了出来,直接扑倒,咬住其中一个。一口咬中,又去追另外三个,等黄老汉听见动静,四个人躺了一地,个个伤在腿上。

另一只狗早追着人跑出了村口,等它换回来,这边战斗都结束了。

果然是,咬人的狗不叫。

小黑,属于自由职业,每天的日常就是打滚卖萌,没事跑到两条大狗身边联络联络感情。或者就跑到鹅群鸭群里,去调戏一番。不过不能被发现,谁发现它去鹅群鸭群就是一顿胖揍。

这些钱买狗买家禽的钱,都是黄家以壮劳力的名义向南山镇贷来的,用黄豆的话说,又没有利息,不贷白不贷,拿别人的钱挣钱的感觉才爽。

黄家湾穿村而过的大路大致铺出了一个路形出来,基本上下雨也不会一脚水一脚泥了。而这个时候,老叔和黄德磊黄德落的行程已经上了日程。

黄老汉在黄豆强烈要求下,湊了三十两银子给叔侄三人。黄豆很干脆地告诉他们,这是给他们三个做本钱的,一人十两,可以合作也可以分开投资,他们自己商量着来。

商船出海,一年到三五年都很正常,船老大会允许船工适当带一点货物,只要不占了货仓就行,一般都是存放在住宿的仓里。在各码头之间挣差价,至于能不能挣到就看经验和眼光。

黄豆翻出了上次在河滩捡珍珠时候捡得匕首,这把匕首拿回来,她就和那块很结实的板砖放在一起,埋在床下垫床腿。

因为不知道它属于什么人,有没有见过血,所以黄豆并不敢去摸它,她甚至还想过这把匕首会不会如武侠小说里一样,削铁如泥,杀人不见血或者认主什么的!

当然只是想象,匕首还是那边匕首,没有什么变化和不同。

黄豆原本准备把匕首给哥哥或者叔叔们的,可是年前黄老汉带着三人去买了崭新的刀具。这把锈迹斑斑的匕首就不够看了。

后来四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东西适合给赵大山,毕竟赵大山有功夫,给他更有用也更安全。

他们这种只会蛮力的,多把匕首真打起来还不如棍棒合适。这么锋利的匕首原本就是为了杀人用的,被夺了,反而会害了自己的性命。

看着这三个胆小如鼠的叔侄,黄豆一度怀疑他们不是嫌弃自己匕首是捡来的,不好看,而是怕死。自己是不是把他们想象的太美好了。这样的胆量怎么去经历大海里的大风大浪的洗涤?

黄豆去找了赵大山,原本黄宝贵说由他们代为转送,被黄豆拒绝了,她觉得自己这么大一个人情不能由老叔糟蹋了。

当黄豆拿出那把匕首,赵大山的眼睛亮了,那是一个强者对趁手武器挡不住的渴望。

赵大山有九把飞刀,这是他爹留给他的,自从赵大川能进山,赵大山就分了四把给弟弟,这次出海赵大川又把四把给了赵大山。

飞刀很小巧,半掌长一指宽,上山打猎做点偷袭的野鸡野兔的事情非常得心应手。近身搏击,它们就成了鸡肋。而黄豆送来的匕首更适合近身搏击的时候。

赵大山很喜欢,可是他不能接受,这个东西太贵重了,他去铁匠铺看过,要想打一把好一点!的刀子最低都要五两银子,而这样带血槽的匕首在南山镇根本买不到。

“我哥哥我老叔都不敢要,他们说又破又旧还丑,爷爷不是给他们买了新的刀具嘛,所以这个他们看不上了。你不要放我这里也没用啊,难道我再扔回东湖去?”黄豆说着,伸出小手指点在刀柄上,把桌子上的匕首往赵大山那边推了推。

“大山哥,我还有事情拜托你。我老叔和两个哥哥以后你要帮我照顾他们,还有就是最好也监督他们日日锻炼。不要求有身手,起码跑起来的时候能够比别人跑快点。”

听黄豆这么一说,赵大山不由啼笑皆非。唔,跑快点,还挺有道理,起码跑得快,也能最大程度减少伤亡。

其实黄豆还想把那块超重的板砖送给赵大山,看见不顺眼的拿板砖往头上呼,多爽气利索,比捅刀子正大光明多了。

就是太重了,拿着不方便,想想还是算了,继续垫床腿吧!

赵大山接受了黄豆的好意,他们四个人以后就是一条船上的兄弟,他多一把趁手的武器对于黄家叔侄来说未尝不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黄豆前脚刚走,赵大山就把匕首好好打磨了一番,打磨过的匕首虽然不漂亮,却锋利的多了。赵大山又翻起家里剩下的品相不太好的动物毛皮,这些硝制过的皮毛因为品相不好,卖不出价格,赵大山就一直留着。

他先挑出一块小的牛皮边角料,准备给匕首做一个护套。又把一些大小不一的皮毛拿去给他娘,想让娘和妹妹抽空给他做几个护膝护腕什么的,留着出海备用。

隔了几天,赵大山给黄家叔侄送来三副护膝护腕,三件贴身背心,而他自己也各留了一套。黄家为三兄弟做换洗衣服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赵大山,给他做了一套冬装。

做衣服是心意,做成冬装送出去就明显不一样的情分了。夏装单薄,费布少,做起来也简单。而冬装无论是用布用棉还是时间都要比夏装多的多。

想着他们都是长高子的高峰期,所有衣服做的都偏长偏大。袖口裤脚下摆都用的收进去的样式,没有松紧绳,就用粗布缝制的带子来收紧,这样哪怕长点也不觉得拖拉。

儿行千里母担忧,临行的日子终于到了,黄三娘和黄大娘并黄奶奶一夜醒来,眼睛都是又红又肿,明显是夜里偷偷哭了。

黄家人今天全家一起吃一顿团圆饭,下午就要送叔侄三上船出海了。黄豆跟着黄桃黄米并两个嫂子一起忙碌,做了一顿大餐。

依然是男人一桌,女人孩童一桌。

菜品丰富,黄宝贵叔侄却有点咽不下去,一家人,除了什么都不懂得孩子,都有点食不下咽。这一别,山高水长,他们再也不是父母身边的孩子,而是一个成年人,去面对自己该面对的风雨。

吃完饭,黄老汉领着儿孙和赵大山一起往码头走去。该说的话已经说给,该嘱咐的也嘱咐了。黄家其余男人都继续上山下地去了,黄奶奶带着儿媳妇抹了眼泪该干嘛干嘛去了。

就连黄豆也没有把他们送到码头,她吃了饭就借口上山,爬到了一株大树山呆呆地坐着。这里可以看见进村和出村的路,可以目送老叔和哥哥们远行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黄豆还是没忍住,任由泪水一滴滴滴落了下来。

送别是为了团聚,希望老叔哥哥们早日归来,平平安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王爷再贱王爷再贱徵名|古言她本是一个小职员,却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在这里,她是皇上喜欢的妃子,但她却不爱皇上,她想要自由,便是逃离皇宫,只是小看了皇上对她的爱,宁可舍下天下也要去寻找她,当她爱上他想为他做些什么时,不曾想,本是二十一世纪高材生的凌筱雨,在这个时代却是一只拖油瓶,成了一个包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遇见的人们遇见的人们音无改|古言此文是架空背景古代文,钟悦自穿越到这个时代,遇见了照顾她的“父亲”,善良坚毅的“弟弟”啊淼,侧福晋处处刁难,太子阴晴不定,钟悦小心翼翼周旋,只愿在这四四方方的府中,安稳度日。她遇见了她的温若谷,钟悦一眼倾心这位温暖谦虚的若谷先生,梦中走出来一般的温若谷虽是投在四王爷门下……两人依旧心心相惜,本想日子这样过,也可。但常常被太子唤在身旁伺候的她,渐渐察觉太子一些异样,竟牵扯上啊淼,钟悦倍感心慌,她想带“父亲”“弟弟”温若谷离开,寻一处安居所,终究天不遂人愿…… 太子府大宴,钟悦身心俱疲的往宴客厅走去。隔着长廊,一眼望见了人群中的温若谷,钟悦呆呆的望着他的微笑,他微微欠身和府中的谋士行礼,他说“旷兮其若谷,这是不才名字的由来”,她霎那看不清别的面孔,听不见谁在说话,她牢牢记住温若谷这三个字。席间,阴差阳错她竟坐到温若谷的旁边,她一度疑心自己打鼓的心跳声已被他听去…… ??“听闻先生博学,钟悦有一字想请教”温若谷认识钟悦从一个字开始,他十分讶异这个姑娘唐突的话语却说的那么自然,似乎是在跟一个老朋友叙说自己的感想“博学不敢当,姑娘请问,在下定知无不言”温若谷说完,只见这姑娘轻点右手的食指……
  • 穿越种田:兽夫太霸道穿越种田:兽夫太霸道临水羡渊|古言新坑《神医凤后:妖孽魔尊,花式宠》→两次穿越,且看她如何袖手医(打)天下!!【1v1、甜宠】倒霉蛋顾晴天意外穿越到兽人世界,为了生存,又做厨娘又治病,桃花朵朵开;老天看热闹不嫌事儿,忽然送给她一个超级坑爹系统!首次绑定触发隐藏任务竟然是,各种羞耻道具无法直视啊!“本宝宝要抗议!要申述!要……”某狼:“要?好啊,那我们继续吧。”要你sister啊,本宝宝是要回家!
  • 皇后是朕抢来的皇后是朕抢来的贾金子|古言冉代之喜欢慕忆桑算下来有十年了, 登上皇位,一声令下便迫不及待把她掳了过来。 嗯? 怎么媳妇不记得自己了? 没关系没关系,朕的绝世容颜没在怕的…… 嗯? 怎么媳妇跟别人都定亲了? 不要紧不要紧,好在没成婚…… 嗯? 这个长得没有朕好看的男人说把朕的媳妇亲了? 好气!这怎么能忍?! 有虎牙的腹黑男主vs没鞭子的软萌女主 小剧场———————————— 为躲黑衣人躲在树上,那人却调笑问:“怕不怕?” 她恼羞成怒的咬了咬唇:“公子是何意?” 那人啪的一声将扇子合住,挑起慕忆桑的下巴,两只小虎牙白皙皙的露在外面散发着撩人的气息,两只眼睛弯成月牙:“小爷看你姿色不错,索性就顺手帮帮你吧。” ……
  • 邪魅魔君之倾世妖妃邪魅魔君之倾世妖妃倾心狐魅|古言【此文已弃】他,天下最强者,魔君,从不屈服于任何人的话语之下,却偏偏屈服在了她之下。她,天下除魔君最强者,妖王,倔强的性质却被他一直护着短,她的一切好亦坏,在他眼中,只有溺爱无穷。他们皆可翻手天下叛乱,负手决定命运,那么,他们便将笑傲天下。我出师,天下乱,我笑狂妄,天下失色!当一代妖王遇上世上最强魔君将会如何?看他们携手归来,秀死你们单身汪!(本文自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美男多多,颜控快来~
  • 腹黑魔后倾天下腹黑魔后倾天下薄北叶|古言她,一代华夏古武世家传人,被迫降于异世,成为慕家废材大小姐,不料谜团却接踵而来,身世如谜,她天赋秉异,身怀重宝,遭无数人觊觎,但她一剑指天,誓将要快意潇洒活于异世,何为佛?何为魔?皆不过世人认知而已!她只须不愧于自己!驭万兽,练神丹,修魂术,天下因她风云动!而当腹黑嚣张如她遇见霸道妖孽如他时,二者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还是披着羊皮的狼也乖乖做了一回小绵羊?某女恨恨道:“今晚我一定要扑倒你!”是夜,某男衣襟半掩邪瞳微眯:“浅儿不是说要扑倒我?”某女邪肆一笑,狂傲跨坐某男身上,却看着身下妖孽脸红心跳,很没骨气的翻身滚下闭上眼睛钻进被子里,某男大笑。【女强男强1v1,美男多多,更有无敌萌宠+天才萌娃】
  • 快穿之女主总被杀快穿之女主总被杀秦慕雪|古言她叫荆灵柔,自从被一个名叫001的快穿系统绑定以后,就开始走在了为惨死的可怜女配报仇的逆袭人生大路上。 奈何现实是非常骨感的。 每一次的世界她的最终结局都是,被女主杀死。 荆灵柔:“……” 001:“与我无瓜” 所以为什么她这么惨啊,我太难了好吧!! 【本文1v1,快穿,系统,爽文】
  • 独宠一世:高冷王爷爱上我独宠一世:高冷王爷爱上我飞奔的茄子|古言身为新世纪的金牌律师,顾兮容宁愿面对那些头疼的案子,也不想玩什么穿越啊!
  • 庶女轻狂:草包七小姐庶女轻狂:草包七小姐西爷|古言她,丞相府草包庶女,被亲人谋害至死。当那双诡异的红眸再次睁开,她早已不是她,而是来自21世纪的杀神之王!当草包秒变绝世天才,锋芒毕露,绝代风华;欺她之人,她便杀之!辱她之人,她便灭之!负她之人,她便除之!而那张人人厌恶,丑陋的脸庞之下,又是怎样的倾国倾城。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邪王,心狠手辣,不近女色,却对她情有独钟······(新鲜出炉,欢迎各位宝宝围观^ω^)
  • 邪王绝宠:极品王妃很倾城邪王绝宠:极品王妃很倾城欧阳玲雪|古言山谷中,她伫立谷底,风清傲骨。大殿上,她身披霞衣,绝代风华。昔日惨绝,她铁腕报与仇敌。今朝璀璨,她脚下铺满血色。揽钱财,收民心,她是北明第一摄政王妃。纳商部,兴军防,她得四国尊敬爱戴。助前世恩侣,惩前世仇敌,她使太子匍匐于地,跪拜裙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以此生为报,抑前生情断。